第565章 尚方宝剑

作品:《六零俏军媳

    “那我就大力的使唤你了。”丁海杏俏皮地看着他道,“沧溟他爸,给我倒杯水。”

    “好的,请稍等。”战常胜笑着回应道,说话当中起来,转身出了卧室,转瞬间就端了杯热水过来,放在书桌上,“还有什么需要”

    战常胜将她扶了起来,“我扶你起来。”将被子放在了她的身后。

    “你忙吧我没事了。”丁海杏斜靠着微笑着摇摇头道。

    战常胜轻蹙了下眉头道,“是外面的声音吵着你了。”

    “对哦你说外面怎么了星期天也不休息,天天喊一二三四”丁海杏好奇地问道。

    “这不马上十一国庆了,市里举行大型的国庆大游行,我们学校也要出一个方阵,所以大二的学生们正加紧训练呢”战常胜解释道。

    “国庆大游行,那肯定热闹着的吧”丁海杏遗憾地说道。

    “当然热闹了,祖国的生日,比传统的春节还热闹。”战常胜话落才想起来,杏儿出不了月子,只能老实的待在家里。

    “别担心,明年国庆咱们在看呗年年都有。”战常胜宽慰她道。

    “还能怎么办”丁海杏无所谓地说道,端起水杯轻轻抿了一口道,“你忙吧不用管我。”

    战常胜重新坐好了继续看书,大约半个小时后,儿子睡醒了,他则有条不紊的给儿子换尿布,然后将一早上收集起来的脏尿布去洗干净了,端了出去。

    高进山挤眉弄眼地调侃道,“啧啧老战咱可是堂堂的团级干部,还给儿子洗尿布呢”

    “团级干部怎么了有规定团级干部不能洗尿布的吗你给我拿出规章制度来我瞅瞅。”战常胜板着脸,义正言辞地说道,手依旧麻溜的将洗干净的尿布搭在晾衣绳上。

    人家如此镇定如斯,让高进山笑话如一拳打在棉花上,无力的很。

    “哎你丈母娘不是在吗”高进山小声地说道,“你洗尿布,有损咱大男人的威严。”

    战常胜弯腰从脸盆里将拧干的尿布拿出来,抖开,冲着高进山使劲儿的抖了两下子,水溅到了高进山的衣服上。

    “喂老战,你这也太不地道了吧”高进山拍拍自己衣服上的水点子。

    “哟是你啊没看见你。”战常胜抿嘴偷笑故意滴说道,“你别担心,这尿布我洗干净了,不脏,再说了这童子尿可是好东西。”

    “咦你别说了。”高进山赶紧跑开了。

    “真是的,我就不相信你儿子那童子尿没有浇到你身上过。”战常胜晾完尿布,端着脸盆,边走边说道。

    战常胜走进卧室坐在椅子上,看着丁海杏喂孩子,这姿势越抱越熟练了。

    丁海杏抬眼看着他,黑眸轻闪道,“我好像听见你在外面跟人说话。”

    “哦你说老高啊嘲笑我给儿子洗尿布呢”战常胜随意地说道,丝毫没放在心上。

    丁海杏黑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他道,“你真不怕有损你大男人的威严。”

    “老子的威严是在工作中挣回来的,非常时期不照顾老婆孩子怎么能行这个爸可不是白当的。”战常胜看着儿子的小嘴嘬个不停,“这家伙真能吃,都能听见他咕咚咕咚下咽的声音。”

    丁海杏闻言脸上泛起分外温柔地笑意。

    “杏儿,今天我看见大”

    战常胜的话没说完就听见丁国栋的声音,“我回来了,相框已经寄出去了。”

    “沧溟他爸,博达画的咱家的画像就跟照的照片一样,画的可好了。”丁海杏高兴地说道,“糟了,没让你看见。他们急着给爸和姑姑寄回去。”一脸抱歉地说道。

    “这有什么我儿子抱在怀里,还用得着去看画像吗”战常胜不以为意地说道,“叫那小子再画不就得了。”

    被丁海杏这么一打岔,战常胜也忘了将丁国栋跟个女同志的事情忘了说了。

    “我回来了。”红缨随后进来道。

    “回来的正好,咱们马上开饭。”丁妈走到厨房门口看着红缨说道,然后扭头看向卧室的方向道,“常胜出来吃饭啦”

    “这就来。”战常胜起身道,“我去吃饭了。”

    丁妈他们三个做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色,做酸菜鱼的酸菜辅料都是腌咸菜坛子里的咸菜、酥皮虾、辣炒蛤蜊、肉末海参、椒盐虾虎、最后来一个黄花鱼丸汤。

    大家纷纷落座在八仙桌上,战常胜拿起筷子问道,“杏儿加餐了吗”

    “加了,你走后不久我就给杏儿加餐了,鲫鱼汤面,外加两个荷包蛋。”丁妈忙说道。

    “外面好热闹,我看着操场上在不停的列队,连星期天都不休息了。”丁国栋好奇地问道。

    “为国庆大游行进行的操练,到时候咱们都去广场上看,好看的很。”战常胜看着他们说道。

    “明年我也要参加表演的方队。”丁国良羡慕地说道。

    “那你可要好好的操练。”战常胜瞥了他一眼道。

    “我可是这届新兵中列队没让教官教训的。”丁国良看着他说道。

    “就这点儿要求啊”战常胜微微摇头道,一副失望的口吻。

    “姐夫,我一定做到最好。”丁国良挺胸抬头,斗志昂扬的说道。

    “这才对嘛听你姐夫的。”丁妈拍了下丁国良的肩头道,“常胜这孩子要是不听话,你就给我好好的训他,钢不锤炼,怎么能炼成一块好钢。可不能像前两年似的,炼出些破铜烂铁的。”

    “妈,您不用这么狠吧”丁国良一脸哀嚎地说道。

    “可是妈,他是我小舅子,属于得巴结的那种。”战常胜别有深意地说道。

    “没事,妈给你尚方宝剑”丁妈立即说道。

    “妈,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就说了。”战常胜黑眸晃了晃不紧不慢地说道。

    “怎么了”丁妈关切地问道,“国良有什么不妥吗”

    “立正”战常胜突然大喝一声。

    已经形成条件反射的丁国良放下筷子,腾的一下站起来,挺胸抬头,抻着脖子将嘴里刚咬下的大馒头给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