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4章 不欢而散

作品:《六零俏军媳

    “给你。”沈易玲气呼呼地将野餐箱子塞给了他,踩着重重的步伐朝自己的自行车走去。

    丁国栋神色晦暗不明地看着她的背影,内心深处轻轻的叹了口气,两个人根本就不是同路人,还是不要有交集的好。

    来时兴冲冲,高兴地不得了,回去时,沈易玲如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

    全程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有耳边呼呼的风声。

    老实说,最初的心,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到了合适的年龄,也该结婚了。找一个人嫁了顺便气气自己的固执的老爸,然而清风吹动,吹皱一池春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看上他,是因为他的理智吗她也说不清,理不清,却让她不得不正视起来。

    两人骑进了校园,丁国栋下了自行车道,“停下来,我将箱子还给你。”

    “不用了,你给红缨吃好了。”沈易玲头也不回地说道。

    “我就放在这里,你如果不要别人拿走好了。”丁国栋固执的将箱子解下来,将它放在了地上。

    沈易玲无奈地从自行车下来,支好了,鼓着腮帮子瞪着他,提着箱子就走,一句话也没说。

    丁国栋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看着她推着车子越走越远,直至消失不见了,才转身回家。

    aaaaaa

    沈易玲提着箱子回到了家,一脸的怒气,一副别惹我,我很生气。

    将箱子放在茶几上怒瞪着,半天都找不到自己的声音,攥紧拳头凌空使劲儿捶着,“气死我了。”

    “你不是去野餐吗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沈母从楼上下来,诧异地看着她道,坐在她身旁道,“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这脸鼓的跟青蛙似的。”

    “我不想去,所以又回来了。”沈易玲咬的牙根痒痒的说道,挪动身体看向沈母道,“妈,我是不是很差劲儿个性不好,自我为中心,从不顾及他人的感受”

    “哎呀谁敢在你面前说大实话啊这个人咋那么了解你呢”沈母惊讶地说道,非常感兴趣地说道,“这个人妈一定要会会。”

    “妈”沈易玲嘟着嘴不依道。

    “快告诉,那个不怕死的勇士说的。”沈母好奇地问道。

    “我自己说的。”沈易玲气呼呼地说道。

    这丫头不知道在哪儿受了啥刺激,回来就乱发脾气,打开野餐箱子,看着里面的蛋糕、面包脸色不好起来道,“你这丫头竟买些不扛饿东西,以后不许买了。”指着她道,“回来让你爸训你吧你爸最讨厌西方的一切。居然还敢买。”

    “去野餐不都带这个,难不成让我带烧饼、油条加咸菜。”沈易玲现在满肚子委屈,又很生气,她只不过想让他吃过从未吃过的,怎么就成了奢侈乱花钱了。

    又不是经常吃,八百年还不知道吃过一回不

    真是气死我了

    aaaaaa

    丁国栋回到了战家,丁妈一开门看见是他,“哎这么快就回来了,厂里的事办完了。”

    “嗯办完了。”丁国栋点点头道,走了进去,坐在了客厅里面无表情的。

    “哥,你是不是做错事了,挨批了。”心思细腻的丁国良问道。

    “没有,我没做错事”丁国栋摇头道。

    “那你的神色不对劲儿。”丁国良看着他道,“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我去看看杏儿和沧溟。”丁国栋顾左右而言他道。

    “别,我姐和沧溟在睡觉。”丁国良赶紧说道。

    “大哥,你看。”应解放展开小外甥的画像道。

    “这是咱家沧溟。”丁国栋惊讶地说道,“画的还真像。”

    “大哥,做个木头相框表起来,给咱爸和姑姑寄去,解解馋。”丁国良看着他说道。

    “行,我现在就去做。”丁国栋在丁国良送婴儿床来的时候,拿了一套木工工具。

    所以做起木工活来,小意思。

    木头相框而已,四条窄窄的木头边,做好后将画像固定在了里面。

    “找些报纸来,包好了,马上寄回去。”丁国良起身去卧室从书桌上找来旧报纸就要包相框。

    “等等”丁妈甩着湿漉漉的手从厨房跑出来道,她刚才在厨房洗碗,杏儿刚刚遵从战常胜离开时的要求加了一餐。

    “干啥妈”丁国良回头看着丁妈道。

    “先拿一张白纸包着,不然的话报纸上的油墨会把画像弄脏的。”丁妈赶忙说道。

    “那干脆用白纸得了,这报纸太不保险了。”丁国栋立马说道,“你们等着我去服务社买。”转身离开了家。

    再回来时,手里多了一张白纸,将画像麻溜的包好

    “我现在就去寄这样,爸和姑姑也能早一点儿看见。”丁国栋说着就抱着相框起来道。

    “去吧时间还早。”丁妈送走了他,战常胜就推门进来了,“妈,快来,我捕了老些鱼虾。”

    “姐夫,给我。”丁国良急忙跑过去,接过他手里的篮子道,“哇姐夫今儿中午有口福了。”说着将东西送到了厨房。

    卷起袖子和应解放两人将那些食材处理干净,帮忙做饭。

    而战常胜在卫生间收拾了一下自己,就钻进了卧室,看着他们母子俩抱头睡得香甜,于是坐在了书桌前学习功课。

    “咦你回来了。”丁海杏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看着床前的身影道。

    “怎么不多睡会儿。”战常胜放下手中的笔,转过身一手搭在书桌上,一手搭在椅背上,脸上挂着温暖的笑意。

    “你才应该睡觉呢晚上都是你起来给儿子换尿布。白天又要上课,真是辛苦了。”丁海杏不好意思道,“我是不是不太合格,到现在没给儿子换尿布。”

    “月子里得好好的休息,落下病根可是一辈子的事情,我一打坐根本就不会疲乏。”战常胜面色柔和地说道,“咱儿子乖着呢饿了哭两声,画地图了哭两声,平时也不见他哭,躺在你身边大眼睛忽溜溜的直转,也不知道能看见什么真是好照顾的很,人家都说,老战你家怎么就听不到婴儿的啼哭声,可见咱儿子有多乖”勾唇浅笑道,“所以这时候可别跟我客气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