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3章 观念差异

作品:《六零俏军媳

    “落后了啊快来追我啊”沈易玲娇声笑道,清脆悦耳的笑声,回荡在蓝天碧海之间。

    丁国栋闻言面色有些迟疑,她明媚娇艳的笑容很有感染力,随即又抛开杂念,追了上去,既来之则安之,偷得浮生半日闲,享受难得的假期。

    两人骑行了半个小时,到达了沈易玲所说的目的地,一处僻静的海滩。

    丁国栋提着野餐篮子走向沙滩,走在细细绵绵的沙滩上,看着远处辽阔的大海,令人陶醉。洁白的弧形沙滩,沙质幼细,晶莹洁净。

    丁国栋停下脚步将野餐箱子放在沙滩上,然后打开,从里面拿出油纸布,铺在了沙滩上。

    沈易玲一走上沙滩,爽利的将脚上的一双皮鞋,就那么边走边踹了,两只鞋还隔的老远。

    丁国栋见状微微摇头,真是不爱惜东西。

    丁国栋将野餐箱子,放在了刚刚铺好的油纸布上,然后将她的皮鞋捡起来,放在了身边不远处。

    沈易玲高兴地甩着臂膀,嘴里不停地发出赞叹,“这么太美了,看得人心情舒畅。”高兴地像个孩子似的,在沙滩上转起了圈圈。

    丁国栋无语地看着眼前明明是一个大人,却幼稚的像个孩童。

    “我真是太高兴了。”沈易玲在沙滩上蹦蹦跳跳的,“谢谢你啊”

    “你高兴就好。”丁国栋说罢坐在油纸布上,秋风拂面,鼻翼间拂过湿咸的海风。

    蓝色的海水涌起滚滚浪花,浪涛层层堆在沙滩上,又快速的退下去,往远处望去,天和海连在一起,没有边际,使人心旷神怡。

    沈易玲蹦累了,跑过来坐在了油纸布上,“骑了一路过来,有点儿渴了,我们喝点儿什么吧”

    “你想喝什么”丁国栋打开手中的野餐箱子,里面码放着整齐的东西。

    “给我拿瓶汽水。”沈易玲勾起手指捋了捋耳边被吹散的秀发道,看着白色的海浪从天边涌来,温柔地亲吻着沙滩,那缱绻的柔情蜜意温馨浪漫

    丁国栋先拿出军用水壶,摸着还温温的,拧开盖子,洗了洗手。

    沈易玲意有所指地说道,“看看入乡随俗了吧生活习惯是可以改变的,前二十年的生活习惯和后六十年的生活习惯,那个时间长。从不情愿到情愿,从情愿到高兴。”

    丁国栋不可置否,将水壶递给了她道,“你也洗洗手。”

    “你也把鞋子脱了吧现在的沙滩温呼呼的一点儿都不凉。”沈易玲建议道,“踩上去很舒服。”凑合着洗了洗手,将壶盖拧了上去,放在了油纸布上。

    “我没关系的。”丁国栋轻轻摇头拒绝道。

    “光着脚很舒服。”沈易玲满脸笑意地说道。

    “没关系。”丁国栋抬眼看着她说道,清晰的让她看到自己眼神中的拒绝。

    沈易玲唇边挂着一道淡淡的微笑,声音分外柔和道,“我不会嘲笑你朴实的劳动群众的作风的。”

    “呃”丁国栋一头雾水地说道。

    “破了洞的袜子啊”沈易玲双眸柔和地说道,“听话啊”口吻像是哄小孩子似的。

    “没有,我的袜子没有破洞,露着大脚趾和脚后跟。”丁国栋一脸正色地说道。

    “那你把鞋脱了,很舒服的。”沈易玲看着他脚上的千层底的布鞋道。

    “你为什么非要把你的意志强加给别人,我不想脱鞋,你干嘛这样。”丁国栋面容平静看着她道。

    “好好好,不勉强,你随意。”沈易玲原本清亮的双眸,变得幽深了起来,这家伙真是小看他了,不动声色间处处提醒着他们之间的差异。

    以为这样就能让她知难而退,真是太小看她了,她就脾气倔,不然也不能跟她爸斗争了这么多年。

    丁国栋看着野餐箱子里琳琅满目的好吃的东西,黑眸晃了晃,“你不是想喝汽水吗自己拿吧我不知道什么是汽水”

    沈易玲闻言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忽然拿起汽水瓶,一本正经地说道,“你看这个就是汽水记住了吗”然后又介绍道,“这个是蛋糕、这个是面包、这个是果酱,抹在面包上的。”进而又道,“这个午餐肉你知道吧还有这个鱼罐头”

    丁国栋感觉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些他怎么可能不认识,虽然没有吃过,但去百货商场购买商品的时候,在食品柜台上见过。虽然不要票证但那价格可真是让人望而却步。

    丁国栋忽然正色道,“你看我们之间又出现分歧了,你买这些理所当然,而我这辈子绝不会花二、三十块钱来买这些中看不中用的。”说着起身走到了自己的自行车旁,从车筐里将丁妈装的泡菜罐头瓶拿过来道,“这是我妈腌的,我最喜欢吃的,你我之间的差异还不明显吗我这辈子都不会想你一样花冤枉钱去买你所谓的面包、蛋糕”

    沈易玲被说的无地自容,这些对她来说真的是容易的很家里父母宠着,虽然三个哥哥不在身边,可宠她绝对没少一些。

    沈易玲噘着嘴说道,“那我跟你吃咸菜好了。”

    “你能迁就我一次,两次,三次你能迁就我一辈子吗”丁国栋直白切残酷地说道,“变的不像自己是你想要的吗”

    “哎呀你就不能包容我吗”沈易玲耍赖道。

    “我不想委屈自己,去迁就你。”丁国栋真是不留余地地说道,“你以自我为中心,从来就不会体谅别人,站在同事一场的份上,提醒你一下。”

    “你可真是会扫兴,害得人家好心情被破坏殆尽了。”沈易玲将橘黄色的汽水放了进去,“这个咸菜我就要吃。”拿过罐头瓶放进了野餐箱子,啪的一下合上野餐箱子,“回家你满意了吧”

    沈易玲得回去好好的想想,接下来该怎么走勾着自己的鞋过来,双脚拍拍,将上面的沙子拍掉,穿上自己的鞋,站了起来。

    丁国栋起身将油纸布折好了,递给了她,“箱子给我,我拿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