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1章 伟大的母爱

作品:《六零俏军媳

    “国栋等一下,我去给你拿点儿。”丁妈转身进了厨房,揭开了坛子上的大碗盖子。

    “妈,不用拿那么多。”丁国栋站着厨房门口道。

    “妈腌了整整一大坛子。”战常胜走过来道,“妈腌的特别好吃,最是下饭。”

    当然了,空间水腌的酸菜,好吃的能吞掉舌头。

    丁妈拿着干净的罐头瓶装了满满一瓶,走过来递给了丁国栋。

    丁国栋接过瓶子,离开了战家。

    而战常胜由于要出海,所以和大家说了一声,就走了。临走前看着丁妈嘱托道,“妈,上午给杏儿加一餐,下奶了那鲫鱼给杀了,给杏儿清炖了后,下手擀面。”

    战常胜专门用各类票证和钱,让徐大海在村子里淘换了些麦子,自己磨了些比富强粉还白的白面,专供杏儿在月子里吃。

    鱼汤里下面,外在加两个或三个荷包蛋,务必保证月子里营养跟的上。

    红缨洗完碗筷,应解放抹餐桌,扫地收拾厨房两人分工合作,很快就干完了。

    红缨跟家里人说了一声就去找景博达玩儿了。

    不过两人很快就又回来了,因为景博达答应要给小月娃画像。

    “博达你拿的什么”丁国良好奇问道。

    “专业的素描画夹。”景博达笑眯眯地说道,不等他们追问,就继续说道,“我来给弟弟画像。”

    “你”应解放持怀疑地态度问道。

    “解放舅舅,博达哥哥画的非常棒,我见过的,跟照片似的。”红缨看着他说道。

    “是吗那太好了。”丁妈赶紧说道,“快快进去趁着我家沧溟刚刚睡醒了”

    小家伙睡得早,早上也起的早,大人们吃饭的时候他又睡着了,真是太贴心了。

    红缨和景博达快步走过去,敲了敲半掩着房门。

    丁海杏赶紧收拾好自己,将儿子放在了床边,才道,“请进。”

    听到丁海杏的声音景博达和红缨才走了进去。

    “哟武器都带来了。”丁海杏调侃道,“坐”指着床前的椅子道。

    景博达拉开架势开始作画,因为临来时洪雪荔告诉他,小月娃睡眠多,如果睡了就不要打扰,如果没睡就要加快在脑子中的记忆力。

    “你们等博达画好了再看,别去屋里打扰,人进去太多,对婴儿不好,太吵了。”丁妈看着他们两个道。

    “知道,我们两个大男人一直待在我姐的房间里也不好,她干些什么也不方便。”丁国良笑嘻嘻地说道。

    丁国良看着应解放道,“怎么样在学校跟的上吗老师的授课方式习惯吗能听懂吗”

    “才刚开课不久,我正在调整,目前还好。”应解放温暖的一笑道。

    “不会的就问我,我给你补课。”丁国良拍拍自己的胸脯道。

    “我不会客气的。”应解放笑道。

    学业上的事情丁妈插不上嘴,在生活上丁妈问道,“室友们好相处吗没有欺负咱是乡下出来的吧”

    城乡差异从古至今一直都有,虽然现在的打天下的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路线,天下是泥腿子们打下来的,可城里人一样看不起乡下人。

    那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歧视的眼神随处可见。

    “没有我的那七个室友都挺好相处的,他们也都是市里所辖的公社跟我一样。”应解放微微摇头道,看着他们关切地眼神,“放心我不是受了欺负,忍气吞声地家伙,我会反抗的。”

    “有什么事和家里说,别害羞。”丁妈拍着他的肩头道,“我们可不觉得是负担,明白吗”

    “明白。”应解放点头道,“可是真没什么目前看来真的很友好。”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等相处久了就能看出人品如何了”丁国良卷起袖子道,“妈鲫鱼呢杀了没,我来杀。”说着起身到了厨房,找到了新鲜的活鲫鱼,拍晕了,站在水池前熟练的刮鳞、开膛

    “还说解放呢你呢跟同学相处的如何”丁妈追着进了厨房问道。

    “我挺好的。”丁国良笑道。

    “舅妈,需要我帮什么”应解放卷着袖子追进厨房道。

    “不用,你二哥干着呢”丁妈指指正忙活的丁国良道。

    “那我帮忙剥葱姜蒜好了,打下手好了。”应解放积极地说道,总这么白吃白喝的不好,妈来时的就嘱咐过他,到了他姐家,有点儿眼色。

    “你姐不能吃这些,会影响奶水质量的。”丁妈赶紧说道。

    “那炖鱼的话,怎么除鱼腥味,还能好吃了。”应解放惊讶合不上嘴道,真是想象一下感觉就恐怖。

    “现在知道你妈妈喂养你们多辛苦了吧”丁妈看着他们数落道,“不但没有葱姜蒜,连最主要的调味的盐都不能多放。你们想想那味道。”

    “咦”丁国良和应解放噘着嘴,再是鱼或者肉,不能祛除腥味儿,不能有盐,怎么喝的下去。

    “要整整吃一个月。”丁妈追加了一句道。

    “母爱真伟大。”俩人齐声说道。

    “那葱姜蒜,我姐不能吃,我们中午饭能吃吧”应解放机灵地说道,总之不让帮忙不行。

    “那你干吧”丁妈看着这些热心的小伙子只能说道。

    “国良我可警告你,别打着你姐夫的名号不干正事,处处要照顾。”丁妈严肃地说道。

    “妈,我是那种人吗”丁国良回头看了一眼丁妈道,“妈,您不知道,恰恰相反的是,那些知道我是战教官小舅子的老师们对我更加的严厉。”吐槽道,“他们认为我做的好是应该的,做的不好加倍惩罚。”

    “就应该严格的要求你,千锤百炼,才能锻造成一块儿好钢。”丁妈认真的点头说道,“你这学习也跟种地一样,你不好好的种,糊弄地,地将来也糊弄你,没有出产就喝西北风吧你不好好学习,就等着将来人生糊弄你吧”

    丁国良一脸的惊讶道,“妈您说的好有哲理啊”

    “我不懂什么哲理不哲理的,这是现实。”丁妈看着他们道,“你们俩这么好的条件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然我们三个人胖揍你们一顿。”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