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8章 报喜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国栋大跨步的跨出了大门,“妈”下了台阶走到了自行车前道。

    沈易玲桃花眼弯成了,月牙,真是心里儿美的冒泡。这次就算了,下次一定要你正式将我介绍给婶子。

    丁妈闻言一抬眼看着他说道,“你这孩子,你干啥了,吃饭也不回来。”

    “没干啥”丁国栋紧张地说道,“妈,你赶紧回去吧我也赶紧回厂子,不然一会儿关了大门就进不去了。”话落急匆匆的骑着车子朝外走去。

    丁妈愣是没追上,眼睁睁地看他越骑越远,只好作罢,转身回家。

    沈易玲在丁妈走后,才走了出来,自言自语道,“丁国栋你给我记着,害得我跟缩头乌龟似的,我从来都是正面出击的。这笔账算在你头上。”

    “阿嚏阿嚏”突如其来的喷嚏让丁国栋差点儿从车上给栽下来,揉揉鼻尖道,“这是谁说我呢”

    残月如钩,按不清路况地丁国栋歪歪扭扭的,一颠一簸的将车子给骑回了厂子。

    洗漱一下将自己摔在床上,睡死了过去。第二天一早起来,整个人如散架似的,肌肉酸痛。

    自言自语道,“真是日子过的太好,才干了那点儿活儿,就浑身闹革命,龙口夺粮的时候,日夜连轴转,都没这么累看来以后得像妹夫学习锻炼身体。”

    aaaaaa

    丁妈和战常胜回了家,洗漱过后,就各自进房,上床睡觉。

    战常胜则盘腿坐在床上打坐,由于儿子睡前喝了小米油,结果一晚上画了四副世界地图。

    一画地图就哭,战常胜摸到手电筒,赶紧说道,“你继续睡,我去看看,儿子咋了。”他这个当爹地就赶紧给儿子换上尿布。

    第二天战常胜依然是神清气爽,这是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天傍晚时分又有人来看喜了,沈校长和校长夫人亲自来了。

    带来了二斤鸡蛋和三尺灯芯绒布料,正好给孩子做身衣服。另外塞了小月娃一块钱。

    这礼可真够厚的,丁海杏打趣道,“沧溟他爸,看样子,校长大人很看中你。”

    “因为我给学校长脸了呗”战常胜淡淡一笑,淡然地说道。

    这话虽然难听,太功利,可也是事实,人跟人之间就那么回事人家捧着,咱就接着。你没用,人家也看不上你。这小学生,人家老师还喜欢学习好的学生,不待见学习差的。

    aaaaaa

    “丁丰收同志,电报、电报”邮递员李亮,人一进村子就高喊了起来,站在朝丁家走的大路上,嗓门洪亮,老远都能听见。

    一大早正在吃饭的丁丰收听见邮递员的声音,将手里的筷子和玉米饼子扔到笸箩筐里,如疾风一般,从上面蹬蹬跑了下来。

    “李亮同志,这么早。”丁爸看着他高兴地说道,“吃了吗来我家吃。”

    “吃过了。”李亮笑眯眯地说道,“我是来报喜的,恭喜了,大队长您做外公了,你闺女给你添了个大胖小子。”

    “哎呀真的吗”丁爸瞪着大眼简直不敢相信道,“预产期不是在后天吗怎么就生了。”

    “呶这是电报。”李亮将电报递给了他道,“你自己看,上面写得很清楚。”

    丁爸打眼看过去,爸,杏儿生了个儿子。

    “你这闺女不怕费钱,写的清晰明了。”李亮指着电报道。

    “谢谢”丁爸高兴地忘乎所以道。

    “大队长在这里签个字吧”李亮将钢笔帽拧了下来,将钢笔递给了他,丁爸在单子上填上自己的大名,又将钢笔还给你了人家。

    李亮拧好笔帽,将钢笔插在了中山装的胸兜里,“好了,我去别的村送信了。”

    “哎等一下。我去给你喜蛋。”丁爸忙叫住他道。

    “喜蛋”李亮看着他手里的电报道,才收到电报就有了。

    “我们算着日子,昨儿才做好的。”丁爸大笑道,“你等着,我给你拿,这喜蛋你可不许推辞。”

    “行沾沾你家的喜气。”李亮爽快地应下道,丁大队长家的喜气不能不沾,看人家的日子蒸蒸日上,谁不羡慕。

    丁爸疾步朝家里奔去,丁明悦看着风风火火的大哥就问道,“哥,你干啥咧这么着急”

    “杏儿生了个大胖小子,你当姑奶奶了。”丁爸抓了三个染了红皮的鸡蛋就跑了出去。

    “哥你拿着喜蛋去哪儿啊”丁明悦追到门口问道。

    “给李亮。”

    空气中只留下丁爸说的这三个字。

    丁明悦闻言就知道为什么了,原来是战女婿打电报报喜了。

    李亮看着三个喜蛋说什么都不收,这年月大家都清楚,鸡蛋贵重,鸡腚眼子是银行,他怎么好意思收。

    “大队长,一个就成了。”李亮拿了一个喜蛋道。

    丁爸硬往人家兜里塞都没塞进去,“你这小同志。”

    “我走了。”李亮骑着自行车,如脚踩风火轮一般,飞也似地朝村外走去。

    丁爸见状,还有什么不明了,人家一大早专门给自己来报喜了。

    丁爸转身回去,这人情他承了。

    丁爸回到了家,坐在了炕上,乐得跟个傻子似的。

    “哥,你可快别笑了,在把嘴里的饭给笑喷了,咱就别吃了。”丁明悦看着他好笑地说道。

    丁爸抻着脖子将嘴里的玉米饼子咽了下去,拍着炕桌“哈哈”大笑不止。

    “虽然是喜事,可大哥也不用这么夸张吧”丁明悦笑着说道。

    “呵呵我当外公了。”丁爸一脸傻气地说道。

    “我还当姑奶奶了,不对从杏儿这边说应该叫姑姥姥。”丁明悦随即说道,脸上也是绷不住的笑意。

    兄妹俩跟傻子一样笑够了,才继续吃饭。

    由于秋收丁明悦现在在下面的乡村蹲点儿,而她就在蹲在了杏花坡。

    杏花坡地少人多,早就颗粒归仓了,而别的村镇还没干完,丁明悦就窝在了杏花坡难得的清闲。

    虽然秋收过了,但海上养殖却铺陈开来,每天忙的要死,今儿海上风浪大,所以等风小了,在驾船出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