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理所当然VS奢侈浪费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想都别想,你爸不会同意的。”沈母瞥了一眼书房压低声音道,犀利地眼神审视地看着她道,“你是不是有交往的对象了。”

    “就我这样的人家敢和我交往吗交往一个你们给我搅黄一个。”沈易玲语气不善地说道。

    “你爸给你介绍都不错啊一个个小伙子多精神啊”沈母热心地说道。

    沈易玲耳朵微微一动,眼角的余波看着书房的门口,故意大声地说道,“他不让我如意,我也不会让他如意。真把我逼急了我给你们找个儿媳妇回来。”

    “儿媳妇”沈母眨眨眼意味过来后,一脸惊恐地说道,“你要要找个女女的”

    “是啊找男的你们给我搅黄了,我就只能娶个儿媳妇了。”沈易玲明媚艳丽的面容此时笑意融融地看着她道。

    “你给我小声点儿,被你爸听见了,气出个好歹来,我拿你是问。”沈母脚丫子踢踢她的脚道,“知道你态度坚决,妈不提了,不提了。”

    “妈不是我说,我哪里差了,我可比他们那些老爷兵强多了。”沈易玲怎么也想不通,固执的老爸为什么只让她当文职兵,“我的军事素养陆战队员都比不上我。”

    “没有为什么打仗是男人的事情。”沈母简单地说道。

    “老封建”沈易玲噘着嘴不满地说道。

    “不是我们老封建,部队是一个集体,没人愿意跟你组队对吧”沈母biubiu一句话,直接扎心了。

    沈易玲死死的咬着下嘴唇,尽管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等沈易玲帮着沈母缠完了毛线,看着窗外天色已黑,此时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了,这才想起来图书馆里的丁国栋。

    “妈,我走了。”沈易玲站起来转身就跑了,如一阵风一般,沈母想叫都没叫住。

    看看紧闭的书房大门,唉重重的叹了口气。

    沈易玲,出了自家洋房,撒丫子就跑,心里却嘀咕那家伙没那么笨吧都这时候不会没走吧

    以疯狂的速度跑到图书馆,看着灯火通明的图书馆,三步并作两步,蹬蹬跑上了楼梯。

    砰的一声推开了图书馆大门,“丁国栋”沈易玲气息如常地喊道。

    丁国栋感觉前所未有的累,瘫坐在地上,感觉双臂累的都举不起来,衣服被汗给踏湿了,如同水里捞出来的,肚子也饿的前胸贴后背的。

    听见沈易玲这个恐怖女人的声音,第一是想躲避起来,不想让她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

    可是这腿跟不是自己的一样,连站都站不起来。

    大晚上的图书馆清冷异常,沈易玲脚上的皮鞋哒哒哒敲击着木质的地板。

    既然躲不开,丁国栋开口道,“我在这儿”

    沈易玲闻声蹬蹬跑了过来,“你还真的还在这儿。”看着狼狈的他道蹲下来道,“你没事吧”

    “我都搬完了,麻烦你点收一下。”丁国栋双手撑着地,抬眼看着她狼狈地说道。

    “你这个笨蛋,你不知道那是我故意刁难你的。”沈易玲看着他心疼地说道,这家伙居然把自己累成这样,抬眼看着原来空荡荡的书架,此时被码放的整整齐齐的。

    “我又不是傻瓜,我怎么会不知道。这种搬搬抬抬的是男人的事。我多搬点儿,你就会。”丁国栋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猛然住嘴,站了起来道,“既然干完了我就走了。”

    沈易玲闻言心头微动,黑眸见涌出一丝丝感动,看着傻乎乎的他,真是好不可爱。

    “你在这儿等着,我去给你拿点儿吃的。”沈易玲看着他劝说道。

    “不用,我回厂里吃饭。”丁国栋勉强站了起来道。

    “你现在回去厂里食堂的炉灶都凉了,哪里还有饭菜。”沈易玲戳破他的谎言道。

    “没了就不吃了,我还不饿”丁国栋话音刚落,肚子却不合时宜的叽里咕噜的叫了起来,刷的一下,他这脸红的如猴屁股似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沈易玲抿嘴一笑,握拳轻咳了两声道,“看来你的肚子,比你的嘴要实诚多了。”桃花眼轻轻流转,折射出细碎的光,“你是叫我自己动手,还是你乖乖的给我坐下。”捏了捏双手道,“不信你可以试试,我说到做到。”

    丁国栋抬眼清楚了看见她眼中的坚持,乖乖的拉着椅子坐了下来。

    “等着,我去给你拿些吃的。”话落沈易玲蹬蹬地跑了出去。

    这时候无论是家里还是食堂估计都没有饭菜了,去外面的国营食堂这个点儿也关门了。所以沈易玲直接跑到了服务社,买了点儿桃酥还有一盒午餐肉,凑合吃点儿东西好了。

    丁国栋看着眼前所谓的饭菜,“那个你就让我吃这个。”

    “怎么你不喜欢。”沈易玲挑眉道,“不喜欢也没办法,这个点儿只能吃这个。”

    “不是不喜欢,而是这得花多少钱啊太奢侈了。”丁国栋摆手道,从小到大吃过的次数一个巴掌数的过来。

    “你只有吃这个了,食堂的炉灶都熄了,国营饭店也打烊了,没有别的。”沈易玲将东西直接塞给他道,“这个也没多少钱谈不上奢侈。”

    “对我来说就是奢侈”丁国栋重重地点头道,“这些是你这个城里长大的无法懂的。”说则将两样东西放在了书桌上。

    沈易玲拉了张椅子坐在他的对面,幽黑地双眸闪烁着,“你想说什么想说我们俩生活环境不同,各自的生活习惯不同。”

    既然被她给说穿了,丁国栋索性点点头道,“嗯嗯你看你视为理所当然的,我却认为是奢侈浪费。”

    “钱挣来就是花的,而且买的是吃的东西怎么能说奢侈呢”沈易玲理所当然地说道。

    “你看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丁国栋指指她,又指指自己道,随即又道,“窥一点而知全豹,行事方式,为人处世方式不同,可以预想今后。”微微摇头,“永无休止的争吵这样的生活不是你想要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