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5章 一个比一个倔

作品:《六零俏军媳

    “城里住房紧张,都恨不得把四合院变成大杂院,一股脑的全塞进去。”战常胜拍拍她的手道,“再说了能买房子的没有家底儿、背景的怎么可能。”看着她宠溺地笑道,“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既然她说没事,丁海杏就不放在心上了,忽然食指指着他道,“没有我出面你就把我的户口从杏花坡牵出来了。”

    “我手续齐全,为什么办不出来。”战常胜奇怪地看着她道。

    丁海杏摇头轻笑,淡然地说道,“我看是你身上这衣服,绝对的正直可靠。”所以办事效率才这么高,没有被当成皮球被推来推去,双眸深沉地看着他道,“这么说我爸也知道了。”

    “对啊没有他在杏花坡和公社开迁移证明,我怎么去派出所给你办户口。”战常胜淡淡一笑道,“明天抽时间给咱儿子上户口去。”

    “你买了房子没人住,会很快破败的。”丁海杏担心道。

    “这简单,让大舅哥搬进去,全当看房子了。”战常胜轻松地说道。

    “你说的轻松,我哥那驴脾气,肯定不会住的。”丁海杏微微摇头道。

    战常胜竖起食指,高深莫测地说道,“山人自有妙计。”

    “什么妙计”

    丁海杏这边话音刚落,“哇”的一声,清亮的婴儿啼哭声划破了宁静的夜晚。

    “这是咋了”丁海杏爬了起来道,“不是吃饱了。”

    “你躺着、躺着,我来,我来。”战常胜指着自己说道,人已经麻溜的冲到了婴儿床边,“指定是画地图了,喝了点儿米油,直肠子”掀开小被子,打开包被,果然尿的湿漉漉的。

    战常胜拿走脏尿布,看着儿子的小屁屁直乐“呵呵”

    “你笑什么”丁海杏不解地问道,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满脸地黑线道,“快给儿子盖上,不怕着凉啊”没好气地说道,“那小辣椒就那么好看。”

    战常胜笑而不语,看神色是稀罕的不得了。

    丁海杏突然想起来道,“对了,看看儿子小辣椒是否包皮过长,还有包茎”趁着孩子小,痛神经没有发育成熟,早发现、早治疗,不会影响孩子的发育。

    战常胜听得一头雾水,干脆把儿子给抱了过来,直接交给了丁海杏,“你说的,你自己看吧”

    丁海杏看了看,包皮不长,轻蹙起了眉头,等人不在的时候,在帮帮儿子。

    笨手笨脚的将包被给盖的是在让战常胜看不过眼,出声道,“还是我来吧”

    丁海杏赶紧把儿子递给了他,战常胜熟练的将孩子抱好了,小家伙也睡着了,轻轻地抱起来他,轻手轻脚地将孩子放在了婴儿床里。

    小家伙只是轻轻皱了下眉头,然后又舒展眉头,甜甜的睡了过去。

    儿子睡着了,丁海杏瞥了眼门口,压低声音道,“妈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回来。”生怕惊醒了孩子。

    “我去找找。”战常胜闻言立马说道,“你赶紧睡吧”

    “把灯关掉。”丁海杏小声地说道,“灯光刺眼。”

    战常胜随手将灯绳一拉,房间陷入了黑暗之中,半掩着房门就出去。

    拉开客厅的灯,才抬脚打开房门出去,走到了楼前,正巧遇到了,找大舅子的丁妈。

    “妈,怎么就你一个,大舅子呢”战常胜迎上去问道。

    “他回厂子了。”丁妈走过来说道。

    “那他吃了吗”战常胜追问道。

    “吃了”丁妈板着脸说道。

    战常胜在迟钝也听出了丈母娘不高兴了,“妈咋了,您生气了。”

    “我气那混小子,不回来吃饭也不吭一声,这么近的距离,跑一趟能累着了。”丁妈语气不善地说道。

    “这么近,大舅子为什么没回来吃饭”战常胜奇怪地说道,从家里到图书馆足有也就十来分钟的脚程。

    “我去了,图书馆黑漆漆,我也没敢进去,不过自行车却在,我在图书馆外面等了每两分钟,他居然从里面出来。”丁妈生气道,“没说两句话,他就匆匆的走了,害得我也没问出来他为啥不回来吃饭。”

    “人平安就没事了。”战常胜好言好语地又道,“快要吹熄灯号了急着赶回去。后天星期天等他来了再问不就得了。”

    “也只有这么办了。”丁妈只好如此地说道。

    两人回了家,在熄灯前,洗漱完后,各自回房间上床睡觉。

    aaaaaa

    沈易玲风姿绰约的离开,丁国栋任劳任怨的搬书。

    吃完饭的沈易玲被自家老妈抓了壮丁,帮着缠毛线。

    沈母看着已经是大龄青年的闺女道,“玲儿,年级不小了”

    “妈,您要是继续您的老生常谈,那这毛线您就自己缠吧”沈易玲严肃着一张脸非常有气势地开口说道。

    “好好好,我不说了。”沈母赶紧闭口道,可怎么能憋得住,闺女一年一年的年级越来越大,这不成家,也不是个事儿。

    “妈,不提结婚,可玲儿,这去舰上当兵不行啊”沈母摆事实讲道理道,“这你从小在舰上玩儿到大的,对女人来说有多艰苦你不也是不知道。就别提你爱干净一条,哪有那么多淡水。”

    “妈这些都可以克服,男人可以,我也可以。”沈易玲梗着脖子不忿地说道,“新艇生活条件要好意些。”

    “能好到哪儿去新艇上就5吨淡水除去艇的机械需要外,剩下不多的一部分,要给30余人用7天。不仅生活环境艰苦,工作环境也艰苦。夏天热的要死,冬天虽然有锅炉,但能跟家里比吗”沈母满脸愁容地看着她道,“你说你去通讯部门多好,接接电话,收发一下电报,那些需要女孩子,你干嘛非犯倔。”

    “不上艇也可以,我去海军陆战队。”沈易玲语气硬邦邦地态度强硬地说道。

    “你我不跟你说了。”沈母闻言气的脸都绿了,放狠话道,“你就跟你爸倔吧等你当老姑娘好了。”

    沈易玲深深的凝望了她一眼,黑眸轻闪道,“那个妈,我要嫁给一个普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