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买房上户口

作品:《六零俏军媳

    “好名字。”丁妈笑道,“这文化人取得名字就是不一样,这要是在乡下,给孩子取名,不是铁柱就是铁蛋儿。”

    “呵呵”丁海杏闻言笑了起来,那土土的名字真的很接地气。

    丁妈一拍大腿道,“真是吃完饭,忙着接人,都忘了去图书馆找找你哥了。这家伙这么晚了,也不说回来吃饭,不回来也不说说一声。”忙起身道,“我去找找。”

    “妈,我去吧”战常胜抱着孩子站起来道。

    “行了,你抱着孩子呢我去找,图书馆我也知道在哪儿。”丁妈朝他摆摆手道,

    丁海杏从枕头边摸出手电筒递给了丁妈道,“拿着它方便。”

    丁妈接过手电,急匆匆地走了。

    丁海杏端着碗继续喝小米粥,“你别一直抱着他,抱惯了可咋办”

    战常胜闻言轻轻地将孩子放到床上,“你瞅他吃饱了就打起哈气来了。吃饱了就睡,幸福的日子啊”

    丁海杏将小米粥喝完,战常胜看着她道,“还吃吗”

    “有就吃没有就算了。”丁海杏随声说道,不感觉饿,只是不能浪费粮食。

    战常胜起身去了厨房,看着煤球炉上温着小锅,就知道还有,又盛了大半碗,刮干净锅底儿,先用水泡着。

    将小米粥端给了丁海杏,“慢慢吃,有些烫。”战常胜小心地叮嘱道。

    “爸妈、还有事吗”红缨站在门口看着他们道。

    “没事了,你赶紧洗洗睡吧明天还上学呢”丁海杏看着她温声说道。

    “去吧剩下的事情有我呢”战常胜扭头看着红缨也道。

    “那我睡觉了。”红缨转身离开。

    战常胜看着丁海杏吃完饭,去洗碗的时候,泡着的锅已经洗干净了,不用猜,红缨洗的。

    洗好碗,放在碗柜里,战常胜回到了卧室,从抽屉里拿出了两样东西递给了丁海杏。

    “这是什么”丁海杏拿着东西一脸的好奇,“户籍本”抬眼看着他道,“说道户口,儿子的户口随我,可就是农村户口了。”

    这年月孩子的户口随妈,不管城市还是农村。

    丁海杏噘着嘴道,“你说气人不,这孩子不跟妈姓,却必须跟妈一个户口。”

    “你打开看看。”战常胜看着她手里户籍本努努嘴道。

    “不会是我的吧”丁海杏调侃着打开了牛皮纸色的外皮,看着户主的名字,一脸惊讶地看着他到,“真是我的。”好奇地问道,“你怎么做到的。”

    “看第二样。”战常胜神秘兮兮地指着她手里的薄薄的一张纸。

    “卖什么管子。”丁海杏嗔怪地看了他一眼,打开了手里纸,“房产证明”不解地看着他道,“这你好好的买房子干什么我们买了也住不着啊”眼底闪过一丝狡黠地光芒,佯装生气道,“还是你不要我们了,要把我们分出去。”

    “胡说什么”战常胜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样子说道,“这两样东西在手还想不出为什么”

    “不知道”丁海杏对此真的不在行,你要说后世,在城里买房子,“不会是有了房子就有了城镇户口。”

    “嗯”战常胜郑重地点点头道。

    丁海杏挠挠头,眼中尽是疑惑道,“可是城里不都是单位分发的福利房,可以私人买卖吗”担心地紧抓着他的胳膊道,“你不会犯错误吧其实有没有城里户口我无所谓,只要儿子是城镇户口,将来教育方面方便些。”

    丁海杏说的是实话,对于城里户口她是真的没那么看重。

    重生到这个时间点,还真有些尴尬,你说在往前些,埋头苦读几年咱高考考大学,赶在运动前,大学毕业自然就成了城里户口。晚些时候等到恢复高考也能参加高考,通过自身改换门庭,只是那时候年级大了。即便不考大学,趁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做个有钱人谁还在意户口。

    这个时间段儿,考上大学,也毕不了业啊变数太大。

    她也不可能回来就去参加高考,根本没上过学,突然去考大学,简直是脑子被驴踢得节奏。后续风险太大。

    凡是必须师出有名,才行

    有空间在吃喝不愁,在农村种地也不错,尤其现在可以海上养殖。到了海上,那就是自己的天下。

    “我也是考虑到没有户口的孩子后期在教育、医疗方面会很麻烦的,所以才买房一劳永逸的。”战常胜闻言拍拍她的手道,“别担心,我这绝对是正当途径、完全合理合法。其实我也可以求人,弄个招工指标。可是人情债难还,我也不想占国家的便宜。”顿了一下不紧不慢地又说道,“你说的对,城里都是单位分配房子,不过不代表没有房子买卖。我让上面的老高帮忙找找,嫂子是本地人,熟悉情况,还真让他给找到了,城里有一家要举家搬去港岛,正好我买下了其中的一间。”

    “其中的一间”丁海杏挑眉道,“这话怎么说的。”

    “他是两进的四合院,分开卖的,要是一起卖不好卖。谁有那么多钱买房子啊”战常胜声音低沉道,“咱们买的后院一隅,我看过了只要堵上门,而后院本身就开着门,就独门独院了。”

    “花了多少钱”丁海杏问道。

    战常胜伸出一个巴掌,丁海杏咂舌道,“5000元。”那可是巨款。

    “你怎么猜的,你男人我身价加起来也没五千,是五十啦”战常胜惊讶道。

    “我一孕傻三年嘛”丁海杏随便找了个借口道,“五十块钱,是不是太少了。”

    “我去看过了,后院一隅,曾经是养牲口地方,有三间耳房,整理一下还蛮好的。”战常胜看着她浅笑道,“把牲口棚和马厩一拆,院子还挺大的。至于为什么这么便宜,后院养牲口的地方,没几个人愿意买,自然就便宜了。况且咱的主要目的是房子,所以院子的哪儿一块儿就随便了。”

    “不对呀你们这样买房,这有关部门能同意。”丁海杏惊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