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2章 这也要比

作品:《六零俏军媳

    “你这样红缨会不高兴的。”景海林提醒他道。

    “我可没有重男轻女,而是打仗始终是男人的事情。”战常胜低沉的声音分外的醇厚。

    这个观点景海林认同,让女人上战场,是男人无能的表现。

    “老景,老子可是二比一,在数量上超过你喽”战常胜得意地朝他瞥了一眼道。

    景海林闻言满脸的黑线,没好气地说道,“你幼稚不幼稚,这也要比。”

    “二比一哦”战常胜手指比划着二道。

    气的景海林,冲口而出道,“老子要质量,不要数量。”

    “喂,我女儿很差吗文武兼备。”战常胜黑着脸道。

    “红缨是很乖巧懂事,你这儿子可才刚出生一天。”景海林提醒他道。

    言外之意,这日子长着呢长成什么样犹未可知。

    战常胜又不是傻瓜,听不出弦外之音,“哦这点儿你放心,我能把红缨教的这么好,也能把儿子给教好了。”真是大言不惭,话落挑衅地看着他。

    “不就是生孩子吗老子也生不就得了,打量谁不会生。”景海林气急了口不择言地说道。

    战常胜闻言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能气的斯文的景海林失态,啧啧也算是他的本事,怎么能不开怀大笑呢

    客厅内笑声自然传进了卧室。

    “他们俩个聊得很开心。”洪雪荔闻声笑道。

    “不知道聊得什么”丁海杏好奇地看过去道。

    “好了,我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洪雪荔说着从兜里掏出五毛钱,塞到了小宝宝的手里。

    “嫂子,这太多了。”丁海杏看着孩子手里的钱道。

    “我想给这么多。”洪雪荔财大气粗地说道,“我不像他们负担重。”忽然又道,“怎么我的钱拿着扎手啊”

    话说到了这份上,丁海杏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收下了。

    洪雪荔站起来看向依然舍不得移开眼睛的景博达,“博达走了。”

    “妈,再待一会儿。”景博达不舍地离开道,“时间还早。”

    “不早了,都快八点了,你平时这个时间都上床会周公了。”洪雪荔拉着他的手道。

    “妈”景博达拉着长音撒娇道,“爸爸和战叔叔还没聊完呢”

    丁海杏温柔醉人的眼神看着景博达道,“这么喜欢小宝宝啊”

    “嗯嗯”景博达点头如捣蒜道。

    “那博达画我们如何记录他的成长过程。”丁海杏温润地双眸划过一抹幽光道。

    景博达眼前一亮道,“好啊好啊”

    “那等你星期天有空了,拿着纸和笔好好的看着弟弟,画画如何”丁海杏轻柔细语地说道。

    “好”景博达高兴地应道。

    “现在满意了吧可以走了。”洪雪荔拉着他出了卧室。

    “我送你。”红缨跟着出了卧室。

    “博达他爸,我们走吧”洪雪荔看着客厅内吹胡子瞪眼睛滴景海林道。

    “走”景海林立马站起来道。

    “姥姥,我们走了。”景博达路过厨房时,看着丁妈道。

    “这个拿走。”丁妈端着笸箩筐出来,里面只放了一个红鸡蛋,感觉特不好意思。

    人家都是送十来个鸡蛋,而景家豪气的送来二斤鸡蛋,只回一个喜蛋,心里自然怪过意不去的。

    “婶子,心意到了就成了。”洪雪荔温润如水般的双眸理解地看着她道。

    战常胜将景家三口送出了门,看着他们进屋门,才转身回了家。

    aaaaaa

    景家三口一进门,景博达就迫不及待地说道,“爸、妈你们在生一个弟弟、妹妹好不好。”忽然突发奇想道,“最好是龙凤胎,这下子弟弟、妹妹都有了。”

    景海林积极响应道,“博达说的对在数量上超过他老战。哼”

    洪雪荔闻言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们俩道,“你们两个够了啊这生孩子是想生就生的,还生双胞胎,真愧你们想的出来。”忽然黑眸轻转道,“其实生孩子也简单,从垃圾堆里再抱来两个好了。”

    景海林闻言哈哈大笑,特意地拍着景博达的肩头。

    “哎呀爸有什么好笑的。”景博达脸红的如猴屁股似的,“是那些人讨厌,总是开这些恶劣之极的玩笑。”

    住在这家属院里,那些叔叔伯伯,总是逗他们这五六岁狗屁不通的孩子,说他们是从海里捡来的、从垃圾堆里拾来的、从大马路上抱来的。

    景博达小时候被吓哭的回家的,身后是长辈们的哈哈大笑。

    爸爸、妈妈很是无奈的对于这些开玩笑的长辈,说他们,肯定不听。

    那么只能哄自己的儿子景博达了,一家三口站在镜子前,你看我们长得像,是爸妈亲生的,怎么可能是垃圾堆里捡来的。

    后来景博达在遇见类似的玩笑的时候,都是视而不见,你越哭他们笑的声音越大。

    “妈,不要在说这糗事好了。”景博达不好意思道。

    “好了,不说了,不说了。赶紧去刷牙、洗脸、洗脚睡觉去。”洪雪荔推着他进了卫生间。

    看着景博达洗漱干净,上了床,洪雪荔才去卫生间洗漱,回到了床上后,拿起床头柜的一本毛选看了起来。

    景海林洗漱干净回来,掀开被子坐在了床上。

    洪雪荔感觉到身边的动静,抬眼诧异地看着他道,“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咋不去书房挑灯夜战了。”

    景海林朝着洪雪荔凑过去,那意思很明显,我们深入探讨生命的起源。

    洪雪荔伸手捂住他凑过来的嘴唇道,“你不会真的如博达一样,给他生个弟弟或者妹妹。”

    “呜呜”景海林被捂住嘴只能点头。

    洪雪荔将手中的书放在了床头柜上,松开了手道,“这博达小不懂事,你也怎么跟着瞎起哄。”

    景海林坐直了身体,严肃地看着她道,“怎么你不想生啊”

    “这么多年咱们又没有避孕,再也没怀上,命中注定只有博达一个。”洪雪荔洁白精致脸上微微掠过了一道淡淡黯然,多子多福,她也想生,博达一个人太孤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