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1章 ‘打劫’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温柔地看着儿子,声音低沉柔和道,“我也没想到会来这么多,还都挤到一起了。”

    “想不到你的人缘这么好。”丁海杏黑眸闪烁的看着他笑道。

    “这个估计我这次实习成绩好,为学校争光了。”战常胜深邃锐利地眸光落在窗户外道。

    “说起这个,学校没什么奖励吗”丁海杏满眼小星星一脸的财迷样儿道。

    “胡思乱想些什么”战常胜黑眸染着笑意,弹了她个爆栗道,“学校口头表扬就好了,你还想要什么”

    “啊”丁海杏好不失望地说道,“人家最不济也发一条毛巾,暖水瓶什么的,连个奖状都没有。”

    “实习成绩好是应该的,这不是学员的应尽的本分嘛”战常胜眸光深沉地说道,调侃道,“咱家的毛巾,暖水瓶还少啊”

    “哇哇”小家伙突然哭了起来。

    “哎哟爸爸、聊天,忽略了我们了。”战常胜一脸温柔地看着他道。

    “快看看一准又画地图了。”丁海杏催促道,说着找来干净的尿布。

    “啧啧不止画了地图,还埋了地雷。”战常胜熟练地擦擦他的小屁屁道,随手将脏尿布扔到了床边。

    丁海杏嫌恶地惊叫道,“战常胜,那尿布你往哪放呢那是咱们的床。”

    战常胜瞥了一眼脏尿布,神色如常地说道,“哦儿子的有什么好厌恶的,他现在不就尿在咱们床上了。”

    “你不恶心我,你心里不舒服吧”丁海杏打了冷颤,受不了道。

    战常胜手麻溜的给办了坏事的小子换上干净的尿布,“等我换完了在拿出去。”不紧不慢地说道,“好了,这下子小肚肚舒服了吧”起身将脏尿布给拿了出去,尿布上有胎便,他直接悄悄地给扔了,被丈母娘看见要念叨了。

    战常胜再回来时,丁妈和红缨都在卧室,“你来的正好,我把他们送来的礼,全让红缨记下来了,上面高家还给小孩子送了块布料,给孩子做裤子不错。”

    “谢谢妈和红缨了。”丁海杏看着她们二人道,将礼单递给了战常胜道,“放起来,以后按礼单还礼。”

    “哦那估计还不上了。”战常胜摇头轻笑道,“他们比我大,孩子吗虽然不小了,可要等到结婚,估计咱就不在这儿了。”不过他还是抽开了抽屉,放了进去,“等回来从别的地方还礼吧”

    “还是城里人富裕,你看看他们来看你们都送的鸡蛋。”丁妈感慨万千道,满脸笑容地说道,“本来我还担心鸡蛋不够吃呢”

    战常胜闻言不好意思地招认道,“妈那是我要求的。”

    “啥”丁妈闻言脸一下子阴下来,担心地问道,“会不会影响你和同事的关系啊哪有人要求来看喜的人送什么呢”

    “你又打劫人家啊”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道。

    “妈,妈,您误会了。”战常胜赶紧摆手道,“这是约定俗称了。这些年日子艰难,无论是粮食还是副食品都定量,如果要保证产妇做好月子,只能这么干。”慢条斯理地又道,“在城里同事之间都是这般拆借的,比如谁家结婚,都搜刮我们的糖票、烟票什么的,只靠自己那真是攒到猴年马月都攒不齐,真要等你攒齐了,估计也过期了。过期作废”

    “唉”丁妈感慨道,“人活着都不容易。”

    “战叔叔,丁阿姨。”景博达蹦蹦跳跳地跑进来道。

    “老景他们来了。”战常胜起身出去道。

    丁海杏看着窗外彻底黑下来的天,景家这时才来,是为了避开人群。

    唉

    由于房门洞开,所以景海林一家三口就走了进了客厅了。

    景海林看着他笑道,“恭喜了,喜得贵子。”

    景博达拿着笸箩筐递给了战常胜道,“战叔叔,这是给丁阿姨补身子的。”

    “谢谢”战常胜接过笸箩筐,掂了下重量,有二斤呢随即递给了丁妈道,“妈收好了。”

    孩子们朝两家长辈打招呼,又寒暄了两句。

    “妈,走我们去看弟弟。”景博达抓着洪雪荔的手道,“战叔叔,弟弟睡了吗”

    “还没呢快去吧”战常胜拍拍景博达的肩头道。

    战常胜看着他们进了卧室,才看向景海林道,“坐,我们坐下说话。”

    两人在客厅坐下,红缨迅速地从厨房倒了两杯热水过来放在战常胜和景海林茶几上,又跑去了卧室。

    丁妈将礼收到了厨房,拿着小锅接水熬小米粥,知道了宝贝外孙,要喝米油,所以丁妈只熬小米粥,没有放鸡蛋、也没有放红豆,纯粥。

    aaaaaa

    卧室内,景博达趴在床边道,“妈,您看弟弟胖乎乎的多可爱啊”伸手摸摸他的脸颊道,“这皮肤好软、好滑溜。”

    “你小心点儿,别伤着弟弟了。”洪雪荔提醒道。

    “妈,我小心着呢”景博达甜甜的一笑道,“你看弟弟冲我笑呢”激动地说道,“呀他抓着我的手了。”

    “你看他手好小,手指修长。”景博达喋喋不休地说道。

    洪雪荔看着丁海杏温柔地说道,“怎么样乃下来了吗”

    “没呢估计得三天了。”丁海杏微微一笑道,“这事我说了不算。”

    “我那边有乃粉我给你拿过来好了。”洪雪荔起身道

    “不用,不用,我们打算用小米油坚持这两天。”丁海杏星眸里折射出一道幽光,温婉地说道。

    “能行吗婴儿还是用乃粉的好。”深受西方影响的洪雪荔,婴儿要么母乳喂养,要么乃粉,没听过用小米油喂孩子的。

    “能行我们都是小米粥喂大的。”丁海杏精致的脸上勾出了一道清雅如莲般微笑,“小米油可是好东西”

    aaaaaa

    客厅内“恭喜了,这一儿一女,凑成了好字。”景海林面带笑容真诚的说道。

    “谢了。”战常胜眉宇间尽是笑容道。

    “我说生儿子有那么高兴吗”景海林好笑地看着他道,平时一脸严肃地他,此时柔和的不像话。

    “当然了,老子后继有人,子承父业,你说我能不高兴吗”战常胜语态轻松,声音分外柔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