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咬我吧!

作品:《六零俏军媳

    “国栋在,我们回来吃了饭,再去。”丁妈说道。

    “那正好,我刚刚做了些鸡汤面。”红缨连忙说道。

    “你怎么才做饭”战常胜看着红缨道。

    “我让红缨在我家吃饭好了,可她非要自己做的着吃。”洪雪荔无奈地说道,“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走走,咱们进屋说去。”战常胜看着他们道,“你们吃饭了吗”

    “这不也才刚做好,过来叫红缨来着,你们就回来了。”景海林跟在战常胜身后说道。

    “真是麻烦你们,打扰你们吃饭了。”战常胜不好意思道。

    对于战常胜突如其来的客气,景海林还真不适应,也是两人互掐斗嘴,斗惯了。

    “这有啥子的,你也赶紧忙吧有是你就说话,别跟我们客气。”景海林声音也分外柔和了不少。

    “我不会客气的。”战常胜看着他们道。

    “时间紧,我也不跟聊了,赶紧进去吃饭吧你这几天肯定忙。”景海林挥手催促道。

    战常胜点了点头,直接跨进了家门。

    红缨则把汤面端了上来,拿着从食堂打来的馒头,“爸、姥姥,快吃饭。”

    洗完手出来的战常胜和丁妈坐在餐桌前,抄起筷子吸溜吸溜的吃着。

    眨眼间十分钟,战常胜就将馒头和汤面唏哩呼噜的吃到了肚子里。

    丁妈看着他放下筷子,赶紧说道,“常胜,你等等我,我马上就好。”

    “妈,不用那么着急,今儿晚上我去陪夜,您在家休息好了。”战常胜看着她说道。

    “那怎么能行,你一个人怎么能照顾的杏儿他们两个呢”丁妈说什么都不答应道,“你们知道怎么照顾刚出生的小宝宝吗”

    “妈,我晚上陪夜,您白天陪床,日夜都陪,您怎么熬得住。”

    战常胜的话,让丁妈无话可说,他继续又道,“妈,我会照顾他们母子俩的,再说了医院有护士医生,真有什么了,我们可以问她们,坚持两天就能出院了。”

    “那好吧”丁妈只好应道。

    战常胜说服了丁妈,起身先去将吉普车还给校长大人,然后回来拿着丁海杏专门要的暖水瓶一满瓶水,“妈、红缨我走了。”

    “爸,爸,等等”红缨看着回望自己的战常胜道,“我什么时候去看弟弟啊”

    “明儿晚上吧晚上叫你大舅舅带着你去,又能将你给送回来。”战常胜想了想道,“不着急,等出院了,以后天天都能看见弟弟。”

    “那好吧”红缨点头道。

    “常胜,天黑了,路上骑慢点儿。”丁妈叮嘱道。

    “知道了,妈,我走了。”战常胜提着暖水瓶又扛着一床薄被子,就出了家门。

    战常胜推推病房门,“咦这门怎么打不开啊”自言自语地说道。

    “谁”丁国栋听见动静,立马走到门口道。

    “是我,大舅子。”战常胜提高声音道。

    丁国栋立马打开门,食指放在嘴边,“嘘小声点儿,杏儿还宝宝都睡了。”

    “哦”战常胜轻手轻脚进了病房,将被子放到了另外一张小床上,将暖水瓶放到了床头柜上。

    “你怎么把门插上了。”战常胜看着睡着的丁海杏道。

    “这不是怕人家偷孩子吗”丁国栋忙说道,“还是插上房门保险点儿。”

    战常胜点了点头,绕过病床,去看了看自己的儿子红底黄花的包被里,里头有个红彤彤的人儿,小脸儿还没有他手掌心大,头发很密,皮肤红红的,眼缝长长的,可见是个大眼睛,能清晰的看见眼睑上的痕迹,是双眼皮。脸上的肌肤嫩得让他都不敢下手碰触,生怕自己粗糙的手,把宝宝的肌肤给刮破了。嫣红的小嘴儿时不时动一下,可爱的很。

    这是我儿子,看的战常胜心都化了,闭上眼压下内心的五味陈杂,妈您有孙子了。睁开眼又恢复了先前的深不见底,“大舅子,晚上我陪夜,你早些回去吧”

    “我也没事,我留下陪着你们好了。”丁国栋看着他道。

    “大舅子,你留下来,杏儿想干什么都不方便。”战常胜隐晦地提醒他道。

    丁国栋闻言脸一红,“那我走了。”

    “哦对了,你明儿晚上要来的话,你载着红缨一起来,她想快点儿见到弟弟。”战常胜看着他嘱咐道。

    “知道了。”丁国栋忙点头道,“我走了,不打扰你了。”

    战常胜将他送到了门口,看着他走远了,关上房门,一扭身就看见丁海杏睁开了眼。

    “醒了,想干什么”战常胜两三步走到病床前道。

    “我想上厕所。”丁海杏扶着他的胳膊挣扎着坐起来,“扶我去厕所。”

    “那可不行,你现在不能招风。”战常胜立马拒绝道。

    “那我怎么”丁海杏傻呆呆地看着他道,这里也没有卫生间。

    “这简单,病床下有便盆,在屋里解决,我去给你倒。”战常胜蹲下将便盆从床底下勾了出来。

    丁海杏也知道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急着上厕所的她,也只好扶着床蹲在便盆上,就地解决。

    战常胜则将床上的卫生纸换掉。

    丁海杏解决完,顺便排除些恶露,掂上新卫生纸,重新躺在床上。

    战常胜则端着便盆出去了,很快就回来了,将冲洗干净的便盆放在了病床下,又出去洗了洗手才回来。

    坐在病床前,眼巴巴的看着丁海杏道,“感觉怎么样还疼吗”

    “感觉想咬你一口,生孩子真是痛死我了。”丁海杏娇嗔地说道,早就听说生孩子是十级疼痛,真正经历过,才知道那是真疼,疼的恨不得撞墙。

    战常胜卷起衬衫的袖子,将胳膊伸到她嘴边道,“咬吧”

    丁海杏一脸错愕地看着他,浅笑道,“你还当真了,你那手臂肌肉硬的跟石头似的,我还怕搁着牙呢”宽慰他道,“虽然生的时候,痛得想撞墙,可是现在生完了,就像是做梦一样,没事了。”好不夸张地说道,“我觉得明儿没事的话,我可以出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