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命根子’

作品:《六零俏军媳

    “姑姑哪里来的粮票。”丁国栋问道。

    “你们忘了我妈高升了,公社财政所的所长,又是省内的粮票,除了自己的发的,不够的妈有足够的正当的理由,提着粮食到粮管所兑换粮票。”

    “那姑姑吃啥都给你了。”丁国良立马说道。

    “有有,我妈留有粮票,至于不够的话,那个”应解放不好意思地看向丁妈。

    丁妈还有什么不清楚的,“有我们呢还能饿着你们姑姑了,她也就中午在公社食堂吃顿饭用得上粮票。加上夏收、秋收的时候去生产队蹲点儿,生产队会给她一些粮食的,所以饿不着。”催促道,“好了,好了,快走吧时间晚了。”

    “等一下。”丁海杏叫住向外走的他们道。

    “杏儿有事吗”战常胜回头看着她问道。

    “常胜将你用的那个柳条箱子,给解放先用,上面有锁,用着方便。”丁海杏紧接着又道,“回头在让我哥再给你编一个。”

    “行没问题。”战常胜爽快地应道,转身朝卧室走去道,“我去拿。”很快拿出一个柳编的行李箱递给了应解放道,“这个给你放贵重物品和衣服。”直接塞给他道,“拿着吧”

    “还有脸盆、暖水瓶、毛巾、牙刷、茶缸、饭盒、肥皂这些你都带了吗”丁海杏看着应解放就问道。

    “这毛巾、牙刷、茶缸、饭盒带了。”应解放不好意思道,“别的我没带。”

    “看也知道。”丁海杏说道。

    “剩下的我拿给你。”战常胜开口道。

    “姐夫,哪能让你在破费呢”应解放拍拍自己的荷包道,“我带钱了,我买。”

    “买什么买家里有,我和你姐结婚的时候,收到不少的暖瓶和脸盆,在家里放着生锈啊”战常胜看着他道,“等着我给你拿”

    说着进了卧室拿出一个藤编外罩的暖水瓶和一个搪瓷脸盆。

    白底大红的牡丹,上面还写着红双喜。

    应解放见状有些为难道,“这个是不是太艳丽了,我一个大男人用这个盆太娘们兮兮了。”

    “这还不简单换一个。”丁国良看向战常胜道,“姐夫可以换一个吗”

    “这是结婚别人送来的脸盆中,这个是最素的了。”战常胜将东西放在了八仙桌上,“搬家的时候全搬过来了,想着谁家结婚随礼得了,结果现在也没用到”

    “那就算了吧不麻烦你们了。”应解放不好意思道。

    “那个你要是不嫌弃用我们的洗脸盆好了,暖黄色的,纯色的。”丁海杏想了想道,“想用的话,就在卫生间脸盆架上。”

    丁国栋闻言去拿了过来,应解放见状立马点头道,“这个好,这个不招摇。”犹豫了下道,“只是姐我这拿着就用不太好吧”

    “拿着吧这些需要工业券,咱家有用不到的,你还非要去买啊”丁海杏指着他道,“解放,跟姐还见外。”

    “谢谢姐夫、姐”应解放微微欠身道

    “都齐了吧在想想还缺啥”丁国良心细地问道。

    “好像没了。”应解放仔细再脑中过了一遍摇摇头道。

    “解放不像我们,什么都是学校准备的。到后勤仓库人人领一份。”丁国良遗憾地说道。

    “这还不简单,到时候缺什么再回来拿不就得了。”战常胜淡淡一笑,淡然地说道。

    “那咱们走吧”丁国栋拿起桌上的脸盆与暖水瓶道。

    丁国栋和战常胜拿着行李,骑着车载着应解放去了学校。

    战常胜他们一走,国良直接回了学校,红缨则找景博达他们玩儿了,家里就剩下丁海杏母女两个。

    丁海杏看着丁妈道,“即便我姑拿粮食换也换不到那么多粮票吧兑换粮票数量上有限制的,即便找找熟人能多兑换多少。”

    这一时期国家为了保障供需平衡,对城乡居民的日常生活用品实行计划供应,按人口发放粮票、布票、油票等。

    这个时候,票证就是“通行证”,就是“护照”就是“命根子”,有时没有票证,有钱也寸步难行。这表面上看起来轻飘飘、软塌塌的纸票,就是好使、管用,具有硬性和刚性,响当当的。

    这个时候,吃饭需要用粮票,吃油需要油票,穿衣买布需要用布票,割肉需要用肉票,这是人人都需要的,是日常生活所离不了的。

    城里人发粮票,而乡下人要想兑换粮票,就得拿着户口本到公社粮管所兑换所需的粮票。

    丁妈有些为难地看着她,丁海杏目光深邃地看着丁妈道,“我就知道说吧到底怎么解决。”

    “这事你千万别告诉常胜。”丁妈不好意思地说道。

    “不告诉他”丁海杏才恍然道,“你们把常胜寄回家的五斤全国粮票给换成了本省的粮票。”

    “嗯”丁妈看着她满脸纠结道,“不然咋办解放不向国良上大学,国家全包了。”拉着她的手道,“一斤全国粮票换二斤本省粮票,很划算的。”

    “妈,您这可是违法的”丁海杏压低声音道。

    “瞎说什么我们这是换,拆借,急别人之所急,需别人之所需。违什么法民不举官不究。”丁妈镇着脸大义凛然地说道。

    “呵呵”丁海杏摇头失笑道,“好好,妈说的对,放心粮票给了你们了,您想怎么处理都行。”

    丁妈闻言可算是送了口气,“好在现在年景好了些,又让在海里扑腾,这未来的日子一准比前两年好多了。”

    丁妈看着她站了起来道,“你这是要上哪儿,睡觉去吗”

    “我上厕所。”丁海杏说道。

    丁妈扶着她上厕所,期间还忘数落她,昨天的事,她使唤的常胜团团转,她都看在眼里了,“嫁给这样常胜,你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那又怎么了我这么辛苦的给他生孩子,不使唤我男人,我使唤谁去。不这样他怎么知道女人生孩子的辛苦,不这样,他怎么体会这当爸爸的是动词,而不是名词。”丁海杏嘿嘿一笑俏皮地说道,“我使唤别人,您女婿就该急了。最重要的是他喜欢、他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