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表扬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一直站,学到老,站到老。”战常胜看着他们道,“马步是练武前的基本功之一,所谓“练拳不练功,到老一场空”,意指空学那些拳谱套路上的招式,而没有实际进行全身肌肉的重力与耐力训练,最终将会沦为花拳绣腿。”

    看着他们又微微摇头道,“这站桩是基本功,如果吃不了苦的话,趁早就算了。没有毅力的孩子,别打算学真功夫,还是早点回家吧”

    “我们不怕吃苦。”两个孩子异口同声道。

    战常胜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今天就到这里吧起来放松活动一下。”目光看向早已坚持不住的丁国良道,“小舅子,初学者能站5到10分钟就可以了,欲速则不达,过犹不及,会损伤身体的。”

    丁国良听见后,一屁股坐在了沙滩上,“哎哟我嘞个亲娘,看你们做的轻松,没想到这么难”

    战常胜看着他们道,“快起来做放松运动。”催促道,“快点儿,你看你外甥女在做了。”

    丁国良艰难的爬起来,抖抖手,抖抖脚,扭扭腰胯,活动关节的放松摆腿等动作。

    战常胜在他们做好了放松运动后,“我现在教你们按摩,可以尽快消除肌肉和关节的疲劳,避免造成膝部习惯性变形和关节肌肉拉伤。”看着他们坐在沙滩上,边教他们认穴位,边说道,“马步桩功练习,属于静力的负重功法锻炼,因此大腿肌肉及膝关节负担较重,在站桩前后应做充分的腿部和腰胯活动。”目光看向摁穴位摁的龇牙咧嘴的丁国良道,“小舅子要当兵了,出操训练后,就要按摩,这样才能保证第二天下来床。”

    “哦”丁国良认真地点点头道。

    景海林席地而坐,眸光清明地看着他道,“我说老战,你这么折腾孩子们有用吗真得会像那些评书演义里水上漂,飞檐走壁啥的”

    “啧啧”战常胜砸吧着嘴道,“老景啊亏你还是读过书的,跟我一直讲什么科学。你居然相信演义里面的飞檐走壁,三岁孩子都知道那是假的。”

    一番话将景海林给噎了个半死,“既然是假的,那还练什么我觉得西方的搏击术也挺厉害的。”

    景博达一听,坏菜了,赶紧道,“爸爸,不辛苦,一点儿都不辛苦,我喜欢站桩,站一辈子都没问题。”

    本来火气升上来的战常胜,飒然一笑道,“还是博达识货。”轻哼一声又道,“不跟你一般见识。”

    战常胜看着景海林道,“别以为我是乡下的土包子,你那什么自由搏击,我也见识过。”

    “你咋见识过”景海林好奇地眨巴眨巴眼道。

    洪雪荔半掩脸庞,偷笑,孩子他爸,真是积极的像组织靠拢,说话都咋呀咋的了。

    “你忘了,我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子弹打完了,拼刺刀的时候,不就见识了西方的自由搏击。”战常胜不以为然地撇撇嘴道。

    景博达和红缨、丁国良,却是非常感兴趣的围在战常胜身旁道,“快说,快说。”

    “其实所谓的西方搏击术,基本上都是着重于肌肉力量的增加和外部形体的训练,训练方式不外乎负重练习以求得体格的强化,以供搏击所用,即所谓“外强”。”战常胜双手放在膝盖上,一脸淡然地说道。

    “那就是所谓的外强中干吧”景博达开口道。

    “没错我们种花武术,相较于外强,更着重与中干,也就是内调。即内部机理的调整和用力习惯的养成,讲究以固有体态能量最大限度地发挥,所以西方拳手大都体形彪悍,爆发力强,而种花的内家好手往往体格瘦弱,但一击之下,攻击力却极强,这就是中外两种体系搏击术研究的主题和方向差异所形成的,而站桩就是在这种训练理念下所形成的一种极具代表性的训练模式。”一句话结束道,“站桩是种花武术所特有的一项训练,是种花武术区别于西方搏击术的一大特色。”

    “那我们光站桩是不是就无所不能啊”丁国良沙哑着声音问道。

    “你怎么提出这么笨的问题。”战常胜戳戳他的额头道,“站桩是训练的一个组成部分,甚至是一个重要内容,但绝不是全部,更不能代替其它训练,它只是解决了搏击所需的一部分要求。内家拳对桩功十分重视,但也还要经过走步、推手、发力等专项训练才能用于实战。如果只是一味地站桩,不进行专门的发力练习,不进行实战的磨练,就想在打斗中克敌制胜,是自欺欺人。”顿了一下道,“就如同你每天早上出操,只是锻炼体能,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忽然严肃地看着丁国良道,“小舅子,既然考进来了,可要认真的学,不能给我和你姐丢脸,要比其他的学员更加的严格要求自己,我可是不会心慈手软的。”

    “是”丁国良朗声回答道。

    战常胜忽然笑眯眯地说道,“小舅子,当然也不能辜负了你景老师的希望。”

    “我只是顺带的吧”景海林语气不忿地说道。

    “哎呀老景这么有自知之明啊”战常胜夸张地说道。

    丁国良目瞪口呆地看着姐夫和景老师开启新一轮的唇枪舌剑。

    红缨看着他微微一笑道,“小舅舅,习惯就好,习惯就好”随即站起来道,“好了,我们去帮洪姨捡些海鲜,该回去了。”

    休息的差不多了丁国良他们冲向海边,在海滩上忙碌起来。

    “哎你们怎么不捡小梭鱼啊捡回去,腌好后,放在铁锅里,烘烤一下酥脆好吃。”战常胜看着他们对海里游来游去的小梭鱼视若无睹,于是说道。

    “姐夫,这小梭鱼开春的时候吃好吃,现在不好吃了。”丁国良看着满脸疑惑的他,解惑道,“这梭鱼是以水底泥土中的有机物为食物。春天,梭鱼刚从休眠期中苏醒,进食量少,体内干净,但到了夏季,梭鱼大量进食后,体内泥腥味过重、再便宜也没人吃,味道自然要差很多。它可是海边最难吃的鱼之一,如果不是我姐做的好吃,白给我都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