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晨练

作品:《六零俏军媳

    “才没有呢一会儿让您看我们的表现。”红缨皱皱可爱挺翘的鼻子娇声道。

    “那等会儿我考校你们。”战常胜眉眼弯弯地看着她道。

    “我去外面等您。”红缨转身拉开房门,“博达哥哥,你也起来了。”看向他身后的景海林道,“景伯伯早上好。”

    “你爸呢不会没起来吧”景海林眉头一挑,声音温润如玉般道。

    小别胜新婚,虽然他们不能做什么难道不能说什么

    听在战常胜耳朵里,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很抱歉让你失望了。”

    景海林脸上的笑容僵住、难掩眼中的遗憾,看着战常胜脸上得意的表情,好想揍他怎么办

    “我好了,可以走了。”洪雪荔了提着篮子出来道。

    “走吧”战常胜大手一挥,一行人出了学校。

    “等等我,姐夫。”丁国良边追边喊道,一路奔跑追了上来。

    “你怎么跑来了。”战常胜有些意外地看着他道。

    “可算是赶上了。”丁国良追上来道,高兴地说道,“姐夫,你回来了。”

    “小子,考得不错。”战常胜拍着他的肩膀道。

    丁国良目光又转向景海林道,“景老师谢谢你。没有您的栽培我可考不上。”

    “谢他做什么俗话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战常胜轻哼一声道。

    “姐夫就是再靠个人,也得有个领路人,少走弯路不是嘛”丁国良耿直地傻不愣登说道。

    “对对,国良说的太对了。”景海林笑得双肩不停的耸动,显然是非常的高兴。

    真是个傻小子,“不走吗”战常胜黑着脸看着他们道。

    “走走”景海林喜笑颜开地说道。

    “你怎么来晨练了。”战常胜看着小舅子问道。

    “这不是考上军校了,得锻炼身体,不然跟不上,自己挨罚没关系,拖累集体可就惨了。”丁国良挠挠头笑道。

    在军校住了这些日子,可没少见到连坐,尤其是老爷兵们回来,可劲儿的折腾学员们,那哀嚎声至今在耳边回荡。

    绝对不能给姐夫丢人

    一行人跑到了沙滩上,沿着沙滩又来回跑了大约半个小时。

    战常胜回身看着气喘吁吁的丁国良道,“小舅子,不错嘛”

    丁国良深深吸一口气,呼出一口浊气,“幸好停下来了。”不然非出丑不可。

    “这才是热身运动,下面才是主题。”战常胜目光转向两个小家伙在心里满意的点点头。

    “爸爸,您的进步好大。”景博达惊喜地看着自家老爸道。

    景海林闻言满脸的黑线,这到底是谁家的儿子,专门来拆台的。

    景海林体能是上来了,可是跟眼前这个脸不红,气息依旧稳定的战常胜相比,还差的远呢

    战常胜看着两个小家伙道,“来,比划、比划,让我看看。”

    “是”

    两个小家伙肃穆着一张脸,开始打拳,挥的是虎虎生威,很有架势。

    战常胜满脸柔和地看着他们俩道,“嗯目前看来没有偷懒。”

    受到表扬的两个小家伙,脸上的纯真的笑容比绽放的桃花还娇艳。

    “去站桩吧”战常胜看着他们两个道。

    马步桩是练习武术最基本的桩步,因此有“入门先站三年桩”、“要学打先扎马”的说法。马步桩双脚分开略宽于肩,采半蹲姿态,因姿势有如骑马一般,而且如桩柱般稳固,因而得名。

    战常胜手里那着树枝条,看着他们俩个谁的姿势由于站久了而松垮下来,这手里的树枝就会立刻抽打过去,帮他们提提神

    他们俩立刻就调整姿势,乖乖的站好。

    战常胜来回的踱着步,手里的树枝轻轻地拍打着左手,“站桩即使累了,也要牢牢的记住标准的姿势,动作要领。练功时两腿并立,两脚平行站好。两膝弯屈半蹲,两大腿微平,脚尖内扣,五趾抓地,重心落于两腿正中,膝部外展与脚尖垂直。”手里的树枝敲打在景博达的身上道,“裆部撑圆,同时注意保持头正、颈直、含胸、收腹、提肛、立腰、开胯、沉肩、收臀。”

    景博达紧绷着小脸,才短短半个小时,衣衫已经被汗水给浸透了,脸上更是汗如雨下。

    “就是这样”战常胜满意地点点头道,“想练种花功夫,不论是少林功夫还是太极,都必须得先把桩给我站好了。马步站得好,可壮肾腰,强筋补气,调节精气神,而且下盘稳固,平衡能力好,不易被人打倒,还能提升身体的反应能力。”

    “太极”景博达一脸惊喜地看着战常胜道,“战叔叔,是真的吗”

    虽然景博达他们也站过桩,但战常胜从未告诉他们为什么站不懂的他们只是战常胜要求,他们则听令行事。

    “鉴于我不在这两个月里,你们的表现令我满意,所以先教你们基本功。”

    景博达高兴的忘乎所以,姿势自然就走样了。

    “啪”战常胜手里小树枝抽打在他的身上,看着他们又道,“光站桩不行,得需要配合的呼吸方式,在吸气和呼气时要注意顺其自然,柔和轻缓,绝不能用力。吸气时,用意念“引气”,由鼻慢慢通到丹田,此时腹部自然凸起。呼吸时要细慢、深长、缓和、均匀。待气呼净、略做停顿后,再进行吸气的锻炼。”

    “姐夫,我现在练可以吗是不是晚了些。”丁国良凑过来道。

    “肯定是晚了,跟着练吧”战常胜看着双眼放光的小舅子道,既然上了军校,没有一副好的身体是不行的。

    丁国良拉开架势开始扎马步,战常胜手里的小树枝,敲打着他调整姿势。

    “好了,记住这个姿势。”战常胜说道。

    景海林看着两个小家伙站的腿肚子都打颤了,心疼地说道,“好了,好了,都半个小时了,累了咱就歇歇。”

    “爸景伯伯我们还能坚持。”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咬着牙坚持着。

    红缨看着没有发话的爸爸,怎么敢站起来,“爸,我们站多久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