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亲密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样一个热情的深吻,自然让两人很快便沈溺其中。

    嗯哼

    丁海杏紧紧拽住他的衣服,承受男人疾风骤雨般的亲吻。

    一吻结束,丁海杏被吻得瘫软在他的怀里,呼吸微喘。一双水眸仿佛有千里烟波,盈盈秋水,半眯着眼看他时勾人的很。

    战常胜似乎意犹未尽的,轻轻舔了舔嘴唇,又在她的粉唇上带着响的“啾啾”嘬了几下。

    感觉不尽兴,缓过气息来的他,他的双唇又覆了上来。

    这回男人像是吃饱了一样,不再强硬地侵入,反而含住他的下唇,认真的吸吮。同时,一幽黑的深不见底的双眸,直勾勾地盯著丁海杏那娇俏的容颜。

    丁海杏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缓慢的亲吻反而更加旖旎暧昧,酥麻的感觉从尾椎蔓延上来,在他的身下化成一汪春水。

    而战常胜深邃漆黑的双眸中,满是赤果果的热情,眼底窜出的火焰,将她心底的思念彻底点燃,也将她的理智一点点烧尽。

    丁海杏清晰地感觉到他的身体热得可怕,如同一团熊熊燃烧的火。

    战常胜的手在她的身上肆意地抚,即便隔著衣物,丁海杏也能清楚感觉到男人手掌的热量,像是带著特殊的魔力,同他一起燃烧。

    战常胜的一只手还揽在她的大肚子上,支撑著他的身体,而另一只手则在认真地研究她身上敏感的地方,不规矩地游走。

    沿著她的脊椎上下反复地滑动,怀孕后身体本来就非常敏感的她,没想到竟会如此的敏感,无论男人的手掌移动到哪里,身体都会变得又酥又软,身体开始违背她的意识,不受控制得贴合他的身体。

    战常胜很高兴,但也无比的郁闷,杏儿现在这样,也只能,过过手瘾,过过嘴瘾,不能有实际的进一步深入的行动。

    身上的重机枪早已子弹上膛,却只能偃旗息鼓,紧紧地搂着杏儿,感受他的如此贪婪的想念。

    “呵呵”丁海杏在他怀里发出闷声的笑声。

    “小坏蛋等生完孩子老子在收拾你。”战常胜咬牙切齿地说道,话落在她圆润的肩头轻咬了一口,强烈地表达着自己欲求不满,好不哀怨。

    平复了情绪后的战常胜松开了她,一翻身,四仰八叉的躺在了床上。

    不能与杏儿并肩作战、干革命,战常胜转移话题道,“照我现在的上课的速度,明年夏天就可以下部队了。”

    “好啊”丁海杏脸上挂着愉悦的笑意道,“你这个好战分子不是喜欢冲锋陷阵吗在大后方待着感觉憋屈的慌。”

    “妈担心的对下部队的话,不是在附近的海岛,就是在海边,条件艰苦。总之不会如学校这般待在市中心,生活舒适、便捷。”战常胜侧过身子一手支着脑袋,一手轻抚她的大肚子。

    “怎么你想把我丢在这里。”丁海杏也是侧着身体微微眯起眼睛看着他道。

    “我是想你考虑清楚。”战常胜低垂着眼睑慢悠悠地说道。

    “口是心非的家伙。”丁海杏气呼呼的张嘴咬了他锁骨上方一口,在他耳边呢喃道,“你去哪儿,我去哪儿,别想把我们娘几个甩掉。”随后躺在他身边道,“说不定到了那里我过更舒心。”俏皮地说道,“鱼游大海”

    战常胜激动想要抱抱她,却发现他被大肚子给顶着,一脸的懵懵地看着她。

    “哈哈”丁海杏笑得花枝招展的。

    “咳咳”门外传来丁妈的咳嗽声,“天不早了,早点儿睡,年轻人节制点。”

    丁海杏捂着嘴,细碎的笑声从指间溢出。

    战常胜却红着脸一脸的尴尬,明明没干什么,却有种干坏事,被家长撞见的囧状。

    战常胜长臂一伸摸着了灯绳,一拉,屋子里一下子陷入了黑暗。

    从后面将她圈入自己怀里,“睡觉。”郁闷无比的战常胜挤出两个字。

    “你不打坐吗”黑暗中丁海杏问道。

    “今儿我想抱着你们娘俩睡。”战常胜轻轻环抱着她道,“实习是可没少打坐。”想起来道,“你怕热啊我听说孕妇的体温比平时要高。”

    “不是我是怕影响你睡觉。”丁海杏枕着他的胳膊道。

    “怎么会你睡觉不老实,会把我踹下去吗”战常胜在她耳边轻声呢喃道。

    “不会”丁海杏困了打着哈气道,“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声音越来越小,

    刚刚睡下去没多久,丁海杏就被尿给憋醒了,摸着枕头下的手电筒。

    丁海杏一动,战常胜就醒来了,“你干什么”

    “吵醒你了,我上厕所,你继续睡。”丁海杏打开手电筒道。

    战常胜拉开灯坐了起来,先下了床,“我扶你过去。”扶着她坐在了床边,弯腰将鞋给她穿上,然后扶着她出了房门。

    “我自己可以的。”丁海杏扶着他的手道。

    “孩子没有爸爸,还是你没有男人。”战常胜脚步一顿没好气地说道。

    丁海杏闻言脸上泛起甜蜜的笑意道,“那我就不客气了,可是要使劲儿的使唤你。”

    “我妈,你婆婆不也是这么说的,没关系,来吧”战常胜扶着她进了厕所。

    一晚上丁海杏折腾了战常胜三次。

    生物钟准时的战常胜轻手轻脚的起身,丁海杏睁开眼看着他道,“你也起来干什么我不上厕所。”

    “是我该晨练了。”战常胜压低声音道。

    “这么快天就亮了。”丁海杏坐起来。

    “你起来干什么快躺下去,再睡会儿。”战常胜将她给重新摁到了床上。

    “话说,你现在每天晚上都这么上厕所频繁吗”战常胜坐在床边看着她紧张兮兮地说道,“会不会是病了,咱上医院看看吧”

    “这是正常现象。”丁海杏嘴角一弯看着他道,“好了,你去晨练吧我在睡会儿。”

    “我走了,你睡吧”战常胜起身走了出去。

    战常胜出了卧室,红缨刚从卫生间出来,“爸,昨儿睡的好吗”

    “睡的很好”战常胜眸光慈爱地看着她道,“怎么样我不在家你们晨练有没有偷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