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剪指甲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搬着小板凳坐了下来,手伸进洗脚盆里,轻轻的按摩着她大白脚丫子,“是不是像吹了气的猪蹄啊”

    “都肿成这样了,天气凉了,你穿妈给我做的布鞋好了。”战常胜边按摩边说道。

    “咦啊”舒服的丁海杏发出奇怪地声音。

    听在战常胜的耳朵里,真是如喝了hunyao一般,如果不是知道杏儿大着肚子,他会以为她在使美人计。

    “那个你别发出奇怪的声音好不好。”战常胜低着头闷声说道。

    丁海杏抿嘴偷笑,“你按摩的太舒服了,哎呀真的好舒服,感觉脚都变小了。”

    “杏儿,你这脚趾甲都快长成鹰爪了这么长。”战常胜看着她长长的脚趾甲道。

    “你不在家,我大着肚子,腰都没办法弯,根本没法剪。”丁海杏可怜兮兮地说道。

    “你等着我给你剪,我拿剪刀。”战常胜起身从缝纫机里拿出指甲刀,重新坐在了小板凳上,将指甲刀放在了床上,然后用擦脚布,将她的脚擦干了。

    战常胜移了一下小板凳,将丁海杏的脚搭在了他的腿上。

    “等等先剪手指甲。”丁海杏伸出手道,“你看看手指甲也长长的,快长成九。”猛地改口道,“鸡爪子了”

    战常胜将抱在怀里她的脚丫子放下,抓着她的的手调侃道,“要不要来给泡椒凤爪。”

    丁海杏看着他调侃道,“你要不要啃啊”

    “怎么你的手指甲也长这么长。”战常胜很随意地问道。

    “妈来了,什么活都不让我干,所以指甲长长了,也没发现。”丁海杏嘿嘿一笑道。

    战常胜拿着她的手,“杏儿你躺床上舒服些,只要手伸出来好了。”

    “哦”丁海杏撤回手躺了下来。

    战常胜抓着她的手,开始咔嚓、咔嚓的剪手指甲。

    “你这样剪,指甲不会到处乱飞吧”丁海杏担心道,落到床上可是会扎人的。

    “不会我会很小心的,剪下来的指甲都掉进了水盆了里。”战常胜瞥了眼手下方的洗脚盆道。

    “你要小心点儿,不要剪着我的肉了。”丁海杏提醒他道。

    “只要你不乱动,不会剪着你的肉的。”战常胜保证道。

    战常胜剪完指甲,还细心的用指甲刀上的锉刀,磨了磨指甲。

    “好了。”战常胜看着她圆润的透着粉嫩的指甲,“头朝这边。”放下指甲刀,然后扶着丁海杏起身,头换了个方向躺下。

    咔嚓、咔嚓剪完了另一只手,扶着丁海杏坐起来,眼看着这剪过手的指甲刀,要剪脚趾甲,条件所限,不能有两把指甲刀。

    丁海杏在心里默念了一个清洁咒,将指甲刀清洗干净。

    战常胜又把丁海杏双脚的指甲又给剪了剪。

    “你呢你用剪剪吗”丁海杏看着他的宽厚的大手道。

    “不用,你看我手,指甲都不长。”战常胜伸出双手道,将指甲刀放回原处,弯腰端起洗脚水,拉开房门出了卧室。

    “妈”战常胜一出门就看见了丁妈,不好意思将洗脚水躲了躲。

    丁妈看着他的做派,还有什么不明白,嘴角直抽抽,杏儿要是敢对女婿不好,看老娘怎么收拾那丫头。

    眼前的男人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啊

    丁妈若无其事地说道,“你刚刚泡脚了啊”

    “是啊是啊”战常胜忙点头道,意识到自己晚饭后去洗的澡,他赶紧又说道,“我喜欢睡前用热水泡泡脚。”

    “赶紧去倒了吧”丁妈催促道。

    “哦”战常胜端着洗脚水蹬蹬跑到了卫生间,将洗脚水倒进了便池里,然后又用水冲了冲,洗洗手才回了卧室。

    战常胜倒不是怕丁妈知道,只是丁妈知道又该给杏儿上政治课了。

    战常胜插上房门,脱鞋上床,看着丁海杏钟的如大象腿般的双腿道,“杏儿,肿的这么厉害,有事吗不行的话,咱们去医院看看。”

    “不用,正常现象,我的身体,我知道。”丁海杏侧身躺着看着他道。

    “真没事”战常胜不放心地问道。

    “真没事”丁海杏看着他道,“你帮我按摩一下好了。”

    “行”战常胜催动体内的真气,给丁海杏按摩,真气外加他也懂得了穴位,太极心法上就有全身的穴位图,所以他按摩起来事半功倍,将丁海杏按摩的如同小猪一般,舒服的直哼哼舒服的昏昏欲睡

    渐渐的手不老实了起来,他的手在她的身上肆意地抚,即便隔著衣物,丁海杏也能清楚感觉到他手掌的热量,像是带著特殊的魔力,将她身体里的想念之火彻底的点燃。

    “杏儿”战常胜声音沙哑地看着因欲望使得丁海杏的双眸染上了水雾,不再像平时那样清亮而水润透明。在战常胜看来,却是媚如狐妖,虽不主动,但勾得人心里痒痒的。

    “我想亲你了怎么办”战常胜乌黑的双眸变得氲黑,灼灼地盯着她道。

    “那就亲呗只是亲亲。”丁海杏媚眼如丝,看着他妖娆的一笑道。

    话落就就发现自己的嘴唇被他温热的薄唇给封上了。

    “唔”丁海杏向后仰着头,承受着他的热情,后背紧贴着他强壮滚烫的胸膛。

    柔软的唇尖在他嘴里顽皮游走,轻触每个甜蜜部位,顺着口腔顶伸向喉咙,再向侧面移动,沿着齿龈滑行,潜入舌头底部。

    丁海杏主动,他怎么能落后呢彻底点燃两人的热情,战常胜化被动为主动,他的舌头如同是火力凶猛的枪支,在她的口腔中扫,将每个角落都侵占。舌尖一一舔过她的牙齿,在她的上颚打转,引得她不禁浑身战栗。

    不断地探索她性感的每一个角落,恣意的驰骋带来无限的满足,飘飘然入仙境。可战常胜似乎仍然不满足,又来同她的舌头纠缠,引导著她的舌头与自己的共舞,舌尖相抵,或是互相缠绕。

    他的舌头环绕住她的唇,彻底覆盖,强有力的收势更能让她心神荡漾。

    嗯

    丁海杏发出短暂急促的呻吟,在宁静的夜晚显得特别的明显。而对方也像是受到了鼓励,吻得更加具有侵略,非要逼得丁海杏继续发出这般甜腻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