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套话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国栋出了家门,将行李箱夹在了车后座上,然后骑着车子,迎着晚风朝校门走去。

    丁国栋骑着车子出了校门大约十多分钟,就看见了站在马路牙子上朝他招手的沈易玲。

    丁国栋一脸的惊讶忙从自行车上下来道,“你这是在等我。”

    “碰碰运气,没想到你还真是连夜回厂里。”沈易玲背着手娇声笑道。

    “你怎么知道我要回厂子。”丁国栋好奇的问道。

    “战教官回来了啊”沈易玲给出一个最简单的答案道。

    “你等我有事吗”丁国栋问道,紧接着又道,“我急着赶回去。”

    “这里不是只有你急着回去。”沈易玲噘着嘴说道。

    “那你”丁国栋如水般的双瞳紧紧的盯着她道。

    “你还欠着我的谢礼呢”沈易玲伸着手向他讨要道。

    “我根本就没时间。”丁国栋皱着眉头道。

    沈易玲双眸泛起笑意道,“那现在陪我到海边走走,就当是谢礼如何”指指夕阳染红的天边道,“天黑之前肯定放你离开。”

    “那好吧”丁国栋回望她片刻道。

    丁国栋推着车子朝海边走,沈易玲跟在他的身旁。

    黄昏时分,斜阳返照山光水色,交织成一幅飘动着的画面,瑰丽无比。

    两人一路走到海边的沙滩上,丁国栋将车子支在一旁,踩在松软的沙子上,感受湿咸的海风带来的阵阵凉意,一扫白日里的暑气。

    晚霞染红的天空,在沙滩上赶海的人正在弯腰寻宝,寻到宝的脸上自然挂着开心的笑意。

    看得丁国栋会心一笑。

    那温柔的笑意,轻轻叩着沈易玲的心扉,晕红的脸庞,也跟着染上了笑意。

    “你带我来这里就这么干巴巴的看着。”丁国栋收起脸上的笑意不解地看着她道,真是奇怪的女人。

    沈易玲看着被夕阳染红的海水,漫不经心地问道,“像你的年纪为什么没有结婚”抬眼看着他道,“以你的年纪,在乡下早就结婚了。”看着神色不自在的他道,“怎么不好回答吗”

    “我觉得你没必要知道这个吧”丁国栋奇怪地看着她道。

    沈易玲被噎了个半死,好半天找回自己的声音道,“我想知道”

    “你我谈论这个问题,你不觉的尴尬”丁国栋指指她又指着自己道。

    “这有什么好尴尬的,有什么不可说的。”沈易玲轻飘飘地说道。

    “你既不是上门说媒的媒婆,也不是我未来的丈母娘,对我刨根问底做什么”丁国栋好奇地看着她道,心里嘀咕我结没结婚,管你什么事

    “媒婆”让沈易玲想起那戏文里的媒婆,一颗黑痣挂嘴上,叼个旱烟袋,然后太阳穴贴两片黑膏药一想起那个奇丑无比的形象,沈易玲就满身的恶寒“还是丈母娘好些”沈易玲又在心里啐道,呸瞪大眼睛,没好气地看着他道,“我有那么老吗”

    “所以你的问题,我不会回答”丁国栋目光清亮,一本正经地说道。

    沈易玲眸光渐深,压住微微弯起的嘴角道,“那就把我当做你未来的丈母娘可行。”

    “咳咳”丁国栋被她的惊人之语给惊的直咳嗽了两声,撩起眼皮子看着认真的她。

    “啊”沈易玲微微一笑,耐心地看着他。

    丁国栋稳住心神,看着她神色肃然道,“你别胡闹了,你多大了况且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不会回答你这个问题。”拒绝的干脆利落直接。

    沈易玲眉眼含笑道,“那你有过结婚对象吗”

    “有”丁国栋坦白地说道,“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在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年纪,自然有结婚对象。”

    沈易玲错愕地看着他,随即莞尔一笑,不动声色地问道,“你母亲来了,你父亲怎么办”

    “家里有我姑姑,有她照顾我爸爸。”丁国栋说道。

    “哦你姑姑跟你们一起住啊”沈易玲很简单的就套出了丁国栋的家里的底细。

    “是啊”丁国栋说完眼眸轻闪,抬起清灵地双眸看着她道,“等一下,沈同志,你在调查我的户口吗等你有了女儿我才能做你的女婿,不过到那时你会嫌弃我老的。”

    “呵呵”沈易玲耳边几缕调皮的碎发,被风吹的凌乱,弯弯的秀眉轻轻挑起,一双桃花眼似笑非笑地凝视着丁国栋,嘴唇微微勾起透着隐隐一股俏皮的笑容,“既然有结婚对象,为什么没有结婚,是你进城后,看不上农家女了。”

    “不是”丁国栋忽然恼怒地说道,他最恨的就是陈世美,双眸燃起熊熊怒火瞪着沈易玲一字一句地说道,“现有的条件,娶个媳妇儿意味着多一口人吃饭。”毫不避讳地说道,“我家养不起,所以没能结成婚,而她嫁给了能给他粮食的家庭了。”神色如常,只是简单的叙述,“就这么简单,你满意了吧”

    “呃”沈易玲一脸惊愕地看着他道,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道,“抱歉提及你的伤心事。”忽然竖起食指道,“作为补偿,我知道你家都有谁了你还不知道我家的情况呢”

    “我父母健在”

    “我没兴趣听这些。”丁国栋转身朝自己的车子走去,“如果你要说这些,天不早,我该走了。”

    “我有四个哥哥,三哥牺牲了。我混了个高中毕业证,其实我想当兵,可家里不同意。”沈易玲摁着他的车座,边走边说道。

    丁国栋闻言特意瞄了他一身戎装,想骑车也没法子骑。

    “我想上艇,可我爸不让,只能做文职。”沈易玲气的嘟着嘴道,“不让我当兵,却非要我嫁给当兵的,真是气死我了,我才不要做男人背后一直等待的女人。”

    丁国栋被动地接受着她介绍自己的家庭情况。

    “为了抗议我爸的不公,所以就蹉跎到了现在。”沈易玲微微一笑道,“我的军事成绩比男兵们都好,可惜我这么好的素质啊”

    “说完了吧”丁国栋停下脚步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道,“前面是学校,请你高抬贵手。”看向她放在自行车座上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