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伟大的理想

作品:《六零俏军媳

    清冷的月光如水一般幽幽的散发着水银般的光辉,皎洁而明亮。

    战常胜坐在操场边的双杠上,看着幽幽月光,轻轻叹了口气。

    “你也会叹气真是少见。”景海林双手一撑坐在了双杠上其中一根杠上,“怎么不舍得离开”

    “嗯”战常胜悠悠然地说道,“比起学校,我还是更喜欢驻地。”

    “明年毕业后申请过来不就得了。”景海林轻松地说道,“不用这样跟深闺怨妇似的,可真不像你。”

    战常胜扭头看向他一撇嘴道,“还要继续忍受你一年真是,唉”长长的叹了口气。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景海林轻哼一声道,“你这张破嘴,我就不该同情你。”

    “哈我用得着你同情吗”战常胜没好气地说道。

    “别以为这次实习成绩好,就沾沾自喜,未来一年你的课业会加重的,不会如此轻松的。”景海林在心里摩拳擦掌,看我怎么折磨你

    “小人”战常胜吐出两个字道。

    “我怎么小人了”景海林不服气地看着他道。

    “你心里是不是在想,在学习上给加担子,好折磨我啊”战常胜施施然地说道,嘴角挂着痞痞的笑容道。

    “你咋知道的”景海林惊讶道。

    “你只有在学业上嘲笑我,攻击别人的弱点,胜之不武。”

    景海林立马说道,“彼此、彼此,你不也是吗”

    战常胜闻言摇头失笑道,“你还真是寸步不让。”

    “呵呵”景海林也跟着笑了起来,忽然正色道,“不过我说的是真的,课业量会很重,人家学四年的课程,你要在两年内学完,你说呢”

    “是有点儿不过没办法,现在缺人才啊”战常胜理解道,“只能在今后战争中学习战争了。”

    “跟我比起来你幸福多了。”景海林望着幽幽皎洁的月光道。

    “这话怎么说的”战常胜好奇道。

    “祖国不强大,我们这些在海外的人被各种各样的歧视,我在军校读博士的时候,有一个霓虹的室友,当时即便霓虹战败了,他依然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架势。说我们是劣等民族,是东亚病夫。”景海林冷冷冰冰地说道,“把霓虹对我们的侵略,说成是优秀的大和民族对我们的改良。”

    “放他娘的屁小鬼子狂什么狂,被我们给揍趴下了还嚣张什么”战常胜蔑视地说道,“谁让人家认了美帝当爹呢”看着他道,“你就理解点儿吧”浓浓地嘲讽的意味,忽然又道,“你这么小肚鸡肠的,就让他这么欺负你,这可不像你的行事风格吧你没虐死他个鳖孙。”

    “当然,我从文武两方面虐死他个鳖孙,武力方面直接碾压了他,我不是说过,以我的成绩完全可以进海军陆战队的。学校任何的军事考核我都远远的将他抛在身后。”景海林略带得意地说道,“在文的方面,本来要比学业呢他说不行,这些都学过的,要比也比从未接触过的。我说行。”

    “你们比什么”战常胜好奇地问道。

    “我们比谁先学会法语,找一个法国留学生做证人。”景海林轻松自若地说道。

    “不用猜,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赢了。”战常胜捶着他的肩膀道,“行没给咱爷们丢脸。”

    “他不服气,我们就继续比德语、意大利语、拉丁语”景海林淡淡一笑,淡然地说道。

    “你又赢了。”战常胜看着他神色悠然地说道,“这么说你会好多国家的语言。”

    “嗯”景海林简单地应了一声道。

    “哼”战常胜冷哼一声,景海林扭头看着他道,“你那是什么表情。”

    战常胜语气不善地说道,“我们总是学人家的语言,总有一天让他们学我们的语言汉语”

    景海林闻言一怔,随即哈哈大笑道,“等我们强大了,他们自然会学我们的语言。”拍着他的肩头道,“老战,为了这个伟大的理想,努力吧”

    战常胜攥紧拳头,目光坚定心里暗暗发誓

    aaaaaa

    随着学校开学,战常胜和景海林也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我的天啊”丁海杏看着站在门口晒的如黑煤球的战常胜惊讶道,“你你去下煤窑了吗怎么晒成这样。”

    “在太阳下面晒着,自然就晒黑了。”战常胜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道,“让我好好的看看。”面色红润,只是这桃心形的小脸在大肚子满前越发的显瘦了,“你没好好吃饭吗看都瘦出尖下巴了。”

    “你眼神不好使吗我都快胖成双下巴了,还说我瘦。”丁海杏将脸靠向他道,“你捏捏这脸都快成了爆开的肉包子。”

    “呵呵”战常胜身后传来熟悉的笑声,丁海杏听声音就知道是对门的景海林。

    丁海杏嗔怪地瞪了战常胜一眼,歪着头看向景海林打招呼道,“景老师,您怎么也晒黑了,不是再艇上实习吗”

    “我这样看着健壮。”景海林笑了笑道,声音轻快。

    “是啊看着健壮,绣花枕头嘛”战常胜嘴角轻扯,揶揄道。

    景海林食指点着他道,“你这嘴里就没有一句好话。”

    丁海杏给了景海林一个抱歉的眼神,“快进去吧一去两个月,嫂子和博达可想你了。”话落拉着战常胜就进了家,然后关上了房门。

    战常胜扶着丁海杏进了屋子,嘴上问道,“怎么样我不在这段日子家里都好吧”

    “好着呢妈来了有二十多天了,国良考上军校了你知道吗”战常胜扶着丁海杏坐在沙发上道。

    “知道了,景老师在高考成绩出来的第一时间,就托人打听了。”战常胜张望了一下道,“妈呢你说妈来了。”

    “妈上菜市场买菜了。”丁海杏靠在沙发的椅背上说道。

    “那红缨呢”战常胜又问道。

    “你们开学,红缨也开学了。”丁海杏看着他笑道,“你这当爸的是不是把我们给忘了。”

    “怎么会这不是过糊涂了。”战常胜随声找了个借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