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催婚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眸光发亮地又道,“抗美援朝时期,中朝部队的海防则是通过大量布置水雷来实现的,整个抗美援朝时期,在朝鲜海岸附近布了10万颗以上的水雷,从而有效阻止了可能发生的第二次仁川登陆。现在的海防,则是轻型水面舰艇配合强大海岸警备火力,以及海军航空兵来保障的。”

    “你说的是种防御性的海洋战略,是建立在我国被世界孤立,几乎没有海外贸易的前提之上的,它可以确保种花大陆海岸线的安全,但是对大陆外的离岛,则基本没有控制能力,而且随着航空技术的发展,这种被动的防御在付出了大量代价后也无法有效应对美帝航母战斗群的远距离打击。”景海林紧锁着眉头看着他道,“总归一点,咱还得走出去,不能被动的防守,要做的事情还多着呢穷起咱们这一代甚至下一代都未必能与海军强国抗衡”

    “唉”听的让人垂头丧气的,战常胜感觉浑身有劲儿使不上,心里那个憋屈啊起身干脆的脱掉上衣,裤子,只剩下背心,短裤,朝海边走去。

    “你要干什么”景海林看着他的后背叫道。

    “心情不好,游个5000米。”战常胜朝他摆着手,一头扎进了海里。

    景海林只能看着他如浪里白条似的,越游越远,真是好生羡慕他的体能。

    而他则起身下脚则把他刚才画的地图统统用脚丫子给踩没了。

    aaaaaa

    丁妈午觉醒来,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看着妮儿睡得香,也没叫醒她,轻手轻脚的出了卧室。

    丁国栋听见外面的动静,打开房门,从卧室里出来,“妈,怎么不在睡会儿。”关切地又问道,“是不是睡惯了炕,睡不惯床啊”

    “你妈我不认床的,到哪儿都睡得着,睡醒了自然就醒了。”丁妈摆着手道,“你就别瞎操心了。”

    “杏儿呢还在睡。”丁国栋看着紧闭的杏儿紧闭的房门道。

    “嗯”丁妈点点头,抬眼看着他道,“你给我讲讲这家里的讲究,就像当初你们刚来时,杏儿给你们讲的注意事项。”

    “好”丁国栋看着丁妈语气温和地说道,“妈,您给我来。”

    丁国栋将家里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说了个遍,“妈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这有啥难的。”丁妈笑了笑道,“入乡随俗,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妈还没老糊涂呢不能跟常胜和杏儿丢脸不是嘛”

    招手道,“正经的事情说完了,你过来,我们谈谈。”

    母子俩进了客厅坐在了沙发上,丁国栋清澈的双眸看着她道,“妈,您想说什么”

    “国栋,你也二十四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不婚不嫁惹出笑话。你什么时候解决个人问题啊”丁妈眸光如炬地看着他道。

    丁国栋闻言双颊绯红,不好意思道,“妈,这事不急。”

    “不急”丁妈陡然拔高声音道。

    “嘘”丁国栋食指放在嘴边,小声地说道,“妈,妈,小声点儿,杏儿在睡呢”

    “我小声点儿。”丁妈压低声音道,“我要说什么来着”让这小子一打岔给忘了,瞅着他一瞬不瞬地说道,“哦想起来了,你不急,我急,你都二十四了,不是十四,我们可等着抱孙子呢”

    “妈,这话让杏儿肚子宝宝听见可是要伤心的,这外孙子抱着不行啊”丁国栋立马说道,对不起了小外甥,拿你来当挡箭牌。

    丁妈立马说道,“谁说的,外孙子也是我的宝贝。”捶着他的胳膊道,“你这个混小子,找揍是不是”

    “您有外孙子抱,就别盯着我好吗”丁国栋轻叹一声道,“我才在城里工作,这是兜比脸干净,我寸功未见,囊中羞涩,我拿什么娶媳妇,娶回来让人家跟着我吃糠咽菜啊”顿了一下接着又道,“妈咱家啥情况我都知道,杏儿结婚虽然没花钱,妹夫甚至还给了彩礼,可是妈,用这钱结婚,我能心安吗”

    一说到钱,丁妈的底气也不足了,敛眉沉思了片刻,突然抬头瞅着他道,“你这个混小子,差点儿被你给绕进去。现在娶媳妇哪里需要那么多钱,一斗小米就换个黄花大闺女。”

    “妈,以前觉得和谁结婚都无所谓,反正是传宗接代,养家糊口,就这么搭伙过日子,度完一生就可以了。”丁国栋想了想认真地说道,“可是现在看着杏儿和妹夫的婚姻生活,我不想因为结婚而草率的结婚,我要冷静的观察,结婚可不像家里突然来了客人,慌慌张张的去菜市场,来不及看鱼是否新鲜、菜是否水灵,就看见什么买什么这是一辈子的事”

    “你妹妹和常胜结婚可是飞机般的速度,他们俩也没有过多的了解吧”丁妈立马说道。

    丁国栋被噎了个半死,想了想又道,“有道是是娶错老婆祸及三代。不是没有道理,万一娶进来的女人是个懒婆娘怎么办万一娶进来的不孝顺你们,闹的兄弟阋墙怎么办万一娶进来的是个一天到晚爱嚼舌根,不喜欢做家事怎么办”

    “你担心这么多,怀疑这么多,永远别想结婚了。”丁妈看着他意味深长地说道,“人有的时候就应该朦朦胧胧的,彼此不太了解,不太熟悉,彼此还很新鲜,没有暴露彼此的缺点,赶紧结婚了。你们现在成天的说什么婚姻自由,说什么谈恋爱,恋爱,这时间长了彼此缺点暴露了,一准出事。即便结婚了,也是吵吵闹闹的,日子过的稀里哗啦的,凑合着呗”

    丁国栋瞠目结舌地看着丁妈道,“妈你咋这么说话呢照你这么说,那婚后的日子可咋过,实在太恐怖了。简直跟赌博似的。”

    “结了婚了,那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谁也跑不掉了。想要把日子过好了,那就看男女的谁的脑袋聪明了,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丁妈富有哲理的说道。

    “这是一辈子的事,哪有妈说的那么简单。”丁国栋坚决地摇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