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急切

作品:《六零俏军媳

    “好好好真乖”丁妈慈爱地看着俩孩子道,目光看向洪雪荔他们道,“看看,我有俩帮手呢你们聊正事要紧。”

    带着孩子们进了厨房,孩子们进来也就是剥剥蒜,剥剥葱

    “呵呵”丁海杏笑得合不拢嘴,“我妈是不是太热情了。”

    洪雪荔真是无奈地摇头失笑,“我头一次遇上婶子这样的,太客气了。”委婉地说道。

    “我们请客就这样,不把人请来那是绝不罢休,你不来,那是看不起俺们。”丁海杏笑着说道。

    “呵呵”洪雪荔满脸笑容地看向丁国良道,“你要这些书籍干什么”

    “嫂子,常胜跟景老师联名写的那个海带缠潜艇的计划书上面同意了。”丁海杏高兴地宣布道。

    “真的吗”洪雪荔一脸惊讶地问道。

    “真的我们村已经接到了公社的通知了。”丁国良看着她说道。

    “那真是太好了,到时候缠它几艘潜艇,让他们再嚣张。”洪雪荔咬牙切齿地说道,接着又说道,“我去海洋大学帮你找找这类书籍,养好了,咱让他们的军舰有来无回。”

    丁海杏他们说话的时候,丁妈手麻利的整了一桌子海鲜大虾白菜、肉末海参、黄鱼、辣炒蛤蜊、清蒸梭子蟹、椒盐虾虎、还有最后一道黄花鱼丸汤。

    “婶子的手艺真好。”洪雪荔看着满桌子海鲜,虽然没有什么拼盘,却看起来质朴,那诱人的香味,勾的人口水泛滥。

    “都是乡下手艺,哪有你说的那么好。”丁妈被夸的不好意思道,谦虚地说道,“都是粗茶淡饭,你不嫌弃就好。来来,都别看着了,咱吃吧”

    “嗯”洪雪荔吃得非常地满足,是真的很好吃。

    男主人不在家,只有他们女人和孩子,所以也没有酒,敞开了肚子只管吃。

    吃罢午饭,洪雪荔提着篮子才离开。

    “姥姥,您去休息吧这碗筷我来收拾。”红缨收拾起碗筷道。

    “妈,走咱们进去歇会儿。”丁海杏扶着丁妈一起进了卧室。

    外面的杯盘狼藉就交给了他们三个了。

    aaaaaa

    进了卧室,丁妈也坐在床上道,“杏儿,来跟妈说会儿话。”

    “妈,您不累啊又是做饭,又是坐车的,说话咱以后有的是时间。”丁海杏坐在床上斜靠着床头道。

    “坐车累啥子,这活儿天天干的。”丁妈看着被养的白白胖胖的女儿真是心生感慨,“这日子真是不敢想啊谁会想到现如今过上这样的生活。”

    “妈以后这日子会越来越好的。”丁海杏满脸笑容地看着她道。

    “你这眼看着都要生了,常胜他那边没有”丁妈小声地说道。

    丁海杏知道丁妈说的是她的婆家,“人没有来,寄过来好些棉花票,布票。就您做衣服的那棉花就是那边寄来的,常胜看不惯,直接给您打包寄回去了。”

    丁妈一脸错愕地看着她,“真是”随即就道,“这样也行,咱也不强求,作为晚辈咱就敬着就成了,逢年过节,寄点东西,心意到了,让外人挑不出礼儿。”丁妈叹声道。

    “哦对了,国栋也工作有小半年了,有对象吗或者这么说,跟哪个女同志走的近一些。”丁妈小声地说道。

    “呵呵”丁海杏闻言笑了起来。

    丁妈被她给笑的莫名其妙,干脆问道,“你笑什么”

    “我笑妈,这么迫不及待,我猜到您来肯定会询问我哥的个人问题,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屁股还没坐热呢”丁海杏眉眼弯弯地打趣道。

    “我是着急啊你哥都二十四了,这要是早几年结婚,孩子都满村子里跑了。”丁妈看着她道,“快点儿说你看这心急的孩子都出来了。”

    “这我还真不知道。”丁海杏看着老妈说道,“我哥就是有对象,也不会告诉我啊”

    “也对你哥那性子说好听的是心里能装事,说不好听的是三脚踹不出一个屁来。”丁妈无奈地说道,“看来我得找时间催催他。”

    “妈,上来休息会儿。”丁海杏拍拍床道。

    母女俩上了床,又聊一会儿,丁妈重点关注的是她和孩子的身体。

    聊着聊着母女俩就睡着了。

    aaaaaa

    大中午的,吃完午饭,战常胜和景海林坐在办公室内纳凉。

    “你说什么”战常胜双手撑着书桌一脸惊讶地看着景海林道。

    “我说,你小舅子,已经被咱的海军学院给录取了。”景海林惋惜道。

    “哈哈”战常胜高兴的大笑道,“好小子,好样的。”看向他道,“听你的声音好像不赞成他考军校啊”

    “不是以国良的成绩要是报考北大、清华也是稳上的。”景海林颇为遗憾地说道。

    “咋地咱海军不好啊”战常胜顿时就竖起眉毛道。

    “在艇上实习了这么长的时间,感觉如何啊”景海林抬眼慢悠悠地说道,“坐下说话,站着显摆你高啊”

    战常胜拉开椅子坐下来道,“你别给我转移话题,我不吃你那一套。”

    “这一次认识到差距了吧”景海林抿抿唇说道。

    “所以才需要我小舅子这样的高材生吗都去上北大、清华了,谁来守卫海疆,保卫国家呢你不是说海军是搞技术兵种,得有书生气,没有好的兵员哪里来的书生气。”战常胜静静地看着他,俊朗的脸上溢出一抹笑容,黑眸中流光闪烁,淡然地笑了笑道,“我小舅子政治觉悟高,应该表扬才对。”

    景海林在心里微微摇头,思想境界不同,这是没有办法调和的。

    “你说的话也对军校不能只收人家挑剩下的学生。”景海林认同地点点头道,“听你的意思你将来无论生儿子、女儿,都当兵去。”

    “哎知道我儿子、女儿叫什么吗儿子叫战沧溟、女儿叫战帼英,既然是军人儿女,当然都得当兵去。”战常胜眸光深沉,理所当然地说道。

    “说的理直气壮的,到时候也不怕孩子跟你抗议。”景海林好笑地看着他摇头道,“没听过儿大不由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