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狡猾的丁妈

作品:《六零俏军媳

    “咦这是个办法。”丁国栋眼前一亮道。

    “海上养殖不但可以养鱼虾,还可以养海参、鲍鱼”丁海杏看着他们道。

    “咕咚”丁国良咽了下口水道,“海参、鲍鱼也能养。”那可是海参鲍鱼、不是海带紫菜。

    “是啊不都是海里长的,原来是散养,现在是圈养而已。”丁海杏话锋一转道,“不过海上养殖也有风险。”

    “风险”丁国良眼底划过一抹暗沉的幽光道,“姐,您说的是台风吧”

    “是啊一场风灾过来,就血本无归了。”丁国良点头道,“也不能过于乐观了,无论是农事,还是海上,都得靠老天赏口饭吃。”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杏儿你把着包袱收拾一下,妈给你做饭去。”丁妈起身道,“国栋,帮妈把粮食拿到厨房。”

    “妈,您还拿口粮过来了。”丁海杏不赞同道。

    “别跟我争这个。”丁妈拍着她的肩头道,“这个没得商量。”

    “妈,您坐下,让哥做饭去,这煤球炉您没用过。”丁海杏拉着她道。

    “就是没用过,才更要进厨房学了。”丁妈抓着她的手拍拍道,“你不让妈尽快的适应,还怎么帮你坐月子。”

    “那好吧哥你带着妈先熟悉一下。”丁海杏看向丁国栋道。

    “好”丁国栋领着丁妈进了厨房,手把手地教她如何的用厨房里的一切。

    丁国良的眼神从厨房转过来,看向丁海杏道,“姐,景家有人吗我想登门拜谢,没有景老师,我要想考这么好的成绩,真是不可能。”

    “景老师带着学员去艇上实习了,只有嫂子和博达在。”丁海杏看着他道。

    “那我给景老师带来的东西,让博达送过去好了。”丁国良想了想道。

    这边正说着话呢景博达蹬蹬跑了进来道,“丁阿姨,红缨呢”

    “红缨在屋呢”丁海杏指指红缨的卧室道。

    景博达闻言也不好意思进去,丁国良看着他道,“博达来的正好,这是我从家里带来的山货,你拿走好了。”说着从篮子里拿出一罐杏花蜜和一袋杏仁。

    “这”景博达犹豫着纠结地看着丁国良道,“小舅舅,我可不敢拿,我妈该数落我了。”无论他说什么都不答应。

    “这是小舅舅谢你爸爸的,没有你爸给我补习,我可考不了这么好的成绩。”丁国良弯腰看着他认真地说道。

    “那我也不敢”景博达甜甜的一笑道,“我爸常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言外之意,小舅舅你考的好,主要在你自己。

    这小家伙太会说话了,怎么都说不通,“得我自己送好了。”丁国良干脆道。

    “咚咚”洪雪荔敲敲洞开的大门道。

    “谁呀”丁国栋从厨房探出脑袋道,“呀博达妈妈快进来。”

    丁国良闻言就迎了上去,“师母,快请进。”

    “我听说婶子过来了,我就过来看看。”洪雪荔走了进来。

    “妈,给国良补习的老师来了。”丁国栋进厨房叫丁妈出来。

    丁妈一出来,就看见洪雪荔,走了过去,嘴里不住的道谢。

    面对丁妈热情,洪雪荔显然一时间不还真不适应。

    “国良,快把咱带来的东西给你师母。”丁妈推着丁国良道,“咋跟个竹竿似的,傻站着干什么”

    丁国良将篮子递给了洪雪荔道,“师母您不可以不收,这都是我们自己采的、自己做的。”

    “他师母,您这是嫌弃俺们的东西不好。”丁妈狡猾地说道。

    话都说到这里,“不是,不是”洪雪荔看着篮子里面的东西,“我知道乡下日子不好过,这些拿着换钱去。”

    “不差这点儿钱。”丁妈阔利的从丁国良手里将篮子夺过来,直接塞到了洪雪荔的手里道,“他师母拿好了。”

    洪雪荔一脸的纠结,“这”

    “这布鞋是给我做的吗”景博达拿着里面一双黑色方口的千层底的布鞋,看鞋的大小就是给他做的。

    “是啊给博达做的。”丁妈笑着说道,“乡下手艺,没有城里商场买的好。”

    “不会,不会我喜欢,那解放鞋穿着爱出汗,脚臭,布鞋在家穿着舒服。”景博达立马将布鞋抱在了怀里。

    洪雪荔不着痕迹地看了眼自己儿子一眼,你可真是的给你妈我长脸。

    “师母,这东西您也不是白拿的。”丁国良趁机说道,“您在地方大学教书,帮我们找一些关于海上养殖的书籍或者海洋大学,关于咱们这一代水域,海洋生物的特点。”

    “咱们坐下说话,坐下说话。”丁海杏看着他们说道。

    “好”洪雪荔坐在了长沙发上。

    “国良他师母、博达,今儿就留在家里吃饭。”丁妈看着他们母子俩热情地邀请道。

    “不用,不用。”洪雪荔婉拒道,“家里就我们俩人做饭快。”

    话落洪雪荔就后悔了,看着丁妈脸上的笑容,果然听见丁妈说道,“也不用在开一回火了,人多了热闹,还是嫌弃俺不干净。”

    “不是,不是。”洪雪荔赶紧摆手道,“看婶子就是爱干净的。”

    “你咋知道的,莫不是哄俺的。”丁妈故意地说道。

    洪雪荔连忙又道,“真的”接着举例道,“看婶子衣服浆洗的干净,指甲也剪剪的短短的,一点儿泥垢都没有。”

    “哎呀”丁妈红着脸不好意思,紧接着又夸奖道,“不愧是当老师的观察的真仔细。”

    “那还是嫌弃俺做的饭不好吃。”丁妈继续说道。

    “不是,不是,弟妹一手的好厨艺出自于婶子。”洪雪荔又连忙说道。

    “你就留下来吃饭,让俺们好好的谢谢你。”丁妈拍板定案道。

    真是想不留下都不行,洪雪荔无奈地笑了笑道,“好好,我留下。”

    “这才对吗跟俺别客气。”丁妈拍拍身上的围裙道,“你们聊正事要紧,我做饭去。”

    “婶子,我帮您。”洪雪荔起身道。

    “别别,你们的正事要紧。”丁妈立马说道。

    “姥姥我们帮您。”红缨和景博达笑意盈盈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