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皇帝不急太监急

作品:《六零俏军媳

    “怎么了,这会儿子大发感慨。”郝长锁看着他问道。

    “我今儿看了一出大戏。”郝铜锁把今儿的事情详细的一遍。

    这个车间主任也是个妙人,真是翻手云覆手雨,不但安抚了姓李的,还让人家感激涕零的,看来自己要学的还很多。

    郝长锁抿了抿唇道,“现实有许多的荒谬,许多的不公,这才哪儿跟哪儿啊”拍着他的肩头道,“现在知道了吧未来也许会有更多的不公。”

    “我不是转正了,成了工人了,还能有什么事”郝铜锁双眸充满迷糊地看着他道。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在工资上,你没有文凭,调级的时候,工资肯定比人家有文凭的低。”郝长锁直白地说道。

    “我能转正就心满意足了,每个月开三十块钱,我这是做梦都能笑醒,我很知足,非常知足。”郝铜锁脸上挂着质朴天真的笑容。

    郝长锁恍惚看到了他自己,想当年他也是这般天真,现实给他上了结结实实的一课。

    傻小子,等回来你就知道了。

    “哥,不跟你聊了,我赶紧走了,我是趁着中午休息时跑来的。”郝铜锁看着他道,“我明儿一早坐火车回家办手续,你有什么让我捎的吗”

    “你等一下,你嫂子有些衣服你帮我捎回去让锁儿穿好了。”郝长锁话落转身回了营地。

    “谁来了”歪在床上的童雪看着去而复返的郝长锁道。

    童雪身子渐渐的重了,就直接休病假,在家里待产了,

    “是铜锁来了。”郝长锁翻箱倒柜地说道。

    “你怎么不让他三叔进来。”童雪坐了起来道,“你在干什么都翻乱了。”

    “他明儿回家,你上次不是收拾了些衣服正好让他捎回家。”郝长锁直起身子问道,“你放哪儿了”

    “我放在书房了。”童雪指着内里间道,看着他蹬蹬走进去,她提高声音道,“这不年不节的他三叔回家做什么”

    郝长锁从书房将包袱提出来道,“具体的我回来告诉你。”

    郝长锁从家里拿出一个包袱,递给了郝铜锁道,“将这些衣服捎回去。”从兜里又掏出十块钱道,“这是我给爸妈的。”

    “是”郝铜锁将钱和包袱拿了过来,“哥,你还有什么给爸妈要说的吗”

    “哦”郝长锁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告诉妈,小雪回娘家坐月子,所以妈就不用过来了。”

    “哥,这哪儿有回娘家坐月子的。”郝铜锁顿时不乐意道,“咱爸咱妈可都盼着孙子出生,来看孙子呢嫂子住到娘家还咋去看,在这里就这么多条条框框的,到了娘家,我们岂不是更不敢登门。”

    “你以为我想啊”郝长锁顿时急了,“小雪坐月子需要各种营养,你哥我一个小连长哪有那么好的条件,小雪回娘家才能舒服的坐月子,各种营养才能跟得上。”

    家里穷的吃不饱饭,他妈来给嫂子坐月子,都拿不出像样的细粮。

    郝铜锁闻言悻悻地挠挠头道,“哥,对不起。”

    “这事你好好的跟家里人解释。”郝长锁叹声道,“坐月子不来,等小雪休完产假,上班了,少不得得让妈来看孩子,到那时妈可是天天都能抱孙子。”

    这么一说郝铜锁心里好受了点儿,提上了包袱,就走了。

    郝长锁看着他消失在眼前,才转身回了家。

    童雪见他回来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回事你们兄弟俩神神秘秘的。”

    “我三弟转正了。”郝长锁拉着凳子坐下去,面对面地看着她道。

    “怎么会”童雪一脸惊讶地说道,“农村户口转正比上青天还难,你们怎么做到的。”

    郝长锁起身去书房找了找报纸,翻到写自己弟弟的文章,递给她道,“这报纸里表扬的说我弟弟,因为立功,所以厂里特批让他转正了。”

    “那真是太棒了,他三叔,可真能干。”童雪由衷地替小叔子高兴,目光看着他道,“这下子你高兴了吧”

    “当然高兴了。”郝长锁满脸笑容地说道,自己的弟弟真是给自己长脸了,靠自己的努力终于转正了。

    aaaaaa

    三天时间扎眼就过了,早餐的食堂里,“今天海上实弹打靶,怎么样老战紧张不”景海林看着吃的喷香的战常胜道。

    “老”战常胜突然改口道,“我从来不知道紧张为何物。”唇角掀起一抹笑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某人看起来很紧张啊”

    “笑话,又不是我打靶,接受考验,我紧张什么”景海林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

    事实上景海林真的很紧张,因为这次实弹打靶来的突兀,不同寻常,让他不由得有些担心。

    看着战常胜干掉了俩馒头,又拿起一个馒头就啃,真是没心没肺的人,令人羡慕啊真是皇帝不急,我这个太监急啥子呸呸,我才不是太监呢

    看看紧张的他都词不达意了。

    吃罢早饭,各自洗干净碗筷,放回宿舍,战常胜他们在码头集合。

    今儿天气晴好,海风吹着海浪拍打着海岸,哗啦哗啦作响。

    “天公作美,看来老天都像着你。”景海林担心地看着战常胜道。

    “我倒是希望,增加难度更好,比如刮个风,下个雨似的。”战常胜黑眸幽幽地看着他笑眯眯地说道。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成绩打不好,你给我等着。”景海林食指重重地点着他道。

    “放心,真要打不好,我自个跳海里游回来行了吧”战常胜沉寂了片刻,语气很是平静地说道。

    “老战、老战,景老师,快看,快看。”身旁的战友们提醒他们道,

    “看哪儿啊”战常胜顺着他的视线望了过去。

    原来是驻地的一号陪着一行人上了护卫艇,能一号亲自作陪的,那职务不用说,肯定比一号大。

    “我嘞个乖乖,两杠四星,是大校。”

    “比这里的一号大,最少也是个副军。”

    “这是基地首长过来的检查工作的。”

    “哎你们说那是谁啊谁眼神好,帮忙看看。”

    “老战你眼神好,快看看,认出谁来了吗”

    “我就是看出眉眼、鼻子,我也不认识啊你们忘了我是新兵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