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训练瞄准

作品:《六零俏军媳

    “是吗”他满眼兴味地看着他道,“怎么看上他了。”

    “是,首长,请您务必将人留在咱们舰队,这好不容易培养个人才,不能让人家给抢走了,亏死了。”驻地一号积极游说道,“如他这般见过血的军人很难得了,军人没见过血,不能叫真正的军人。”

    “主战炮操演的不错,打过靶没”他突然问道。

    “没有打过靶,这段时间在进行坐滩练习瞄准。”驻地一号汇报道。

    实弹打靶可不敢随便让学员练习的,他们打靶是炮弹,在陆军子弹都不敢随便的打,别说海军的炮弹了。

    没办法,一个字穷国家的底子薄,没办法让他们敞开了进行实弹打靶。

    由于他们的驻地地处北方,练习瞄准只能再夏天,所以暑期上艇实习,外加坐滩瞄准。

    “坐滩练习了多长时间了。”他又问道。

    “从来这里的第一天起,每天中午都在海滩上练习坐滩。”驻地一号回报道。

    “只是操演根本不能知道效果,这样增加一项,实弹打靶,就在三天后。”他嘴角划过一抹弧度,冷酷的说道。

    “首长时间是不是太紧了。”驻地一号犹豫了一下说道,“陆军的实弹射击,跟咱的实弹打靶不一样。”

    “按我说的安排吧”他直接下令道。

    “是”驻地一号敬礼应道,对于正在海上的战常胜只能让他们自求多福了。

    aaaaaa

    战常胜按照预定的路线在海上巡航到了快中午,下令开始返航。

    到在靠近码头时,站在驾驶舱的战常胜下令道,“右进二。”

    水兵得令后立马操作,“右进二,右车进二。”

    战常胜炯炯有神的双眸紧盯着前方,“左车进五。”然后又道,“把定,航向,120”

    舵手接到命令后,“把定,航向,120”开始执行命令,手里的舵按照命令操作。

    舵手报告道,“航向2820到。”

    战常胜得意地眼神看向旁边站着的景海林,压低声音道,“怎么样一次成功。”

    “还没到最后呢千万别功亏一篑。”景海林挑衅地看着他道。

    “哪能呢”战常胜轻哼一声道,又询问了一下水兵,回流情况,调整了靠码头部署。

    景海林瞥了他一眼,眸光深沉,这家伙真会装,他还以为他烧包的忘了呢

    战常胜拿起扬声器,铿锵有力地说道,“全艇注意,准备靠码头部署,准备左舷靠码头。”然后推开舱门,看着前面的情况,待舰艇缓缓的驶进码头,才又高声喊道,“带前缆。”

    舰艇上的人将缆绳扔向码头,码头上的水兵,捡起前缆,挂在了铁墩子上。

    战常胜目光向后,下令道,“带后缆。”

    后缆上的水兵也是如此的操作。

    战常胜随后又道,“解除靠码头部署,转入停泊值更。”

    一次性离靠码头操作,全程都稳稳当当的,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

    大写的合格两字。

    “怎么样”战常胜这胜利的小尾巴又翘了起来。

    “今儿风平浪静,是个人都能操作好,有什么好值得炫耀的。”景海林轻哼一声,悠悠然地说道,推开驾驶舱的门走了出去。

    “表扬一下我,是烂嘴还是能死啊”战常胜追出去急吼吼地说道。

    两人下了艇,穿过码头,漫步在回驻地的路上。

    “我不表扬你着尾巴都翘了起来了,我要是表扬你,你还不上天啊”景海林斜睨着他道,然而温润的脸上掠过一丝笑意,显然很满意他本次的表现。

    “你满意了,我可不满意。”战常胜眸光深沉遗憾地说道。

    “你遗憾什么啊”景海林诧异地问道。

    “这艇太小了。”战常胜幽怨地说道。

    “我也想要大的,甚至直接驱逐舰,你不是说了,这不太现实吗”景海林上下打量着他道,“今儿哪根筋儿不对了。”

    海军在创建初期,由于中型以上舰艇数量较少,主要依靠小型舰艇遂行水面战斗任务。初期还是从老毛子转让后进行改造的,数量还不多,难以保障我国漫长海岸线的沿海安全。

    所以才有了自力更生,艰苦造艇,新艇出现的。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战常胜心里非常迫切地说道。

    “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景海林宽慰他道。

    唉

    景海林双眸紧紧地盯着他突然说道,“吃完午饭,该进行坐滩训练了。”一下子转移了注意力。

    “啊”战常胜闻言有只能怪想死的感觉,坐滩训练,真是要把人给烤死了。

    景海林看见他变脸,总算将低落的情绪抛开了,连午饭都多吃了一个馒头。

    aaaaaa

    中午的海滩上,火辣辣的太阳,直射在海面上。

    战常胜他们十个人穿着短袖,盘腿坐在沙滩上,炙热的阳光扑面而来,即便层层海浪冲刷着他们的身体,也不能缓解此时的太阳的炙烤。

    在他们前面的不远处,有个一靶子,用轮胎制作的靶子,漂浮在海面上,随着海水起起伏伏的。他们就一直盯着靶子看。

    这就是坐滩练瞄准。

    教授他们坐滩的是龙苍海艇长,他站在海里,海水淹到他齐腰的位置,目光如炬地看着他们,粗狂的声音说道,“舰上火炮攻击的第一项内容,就是射击打靶。”他在海里来回的踱着步,如履平地一般,“要想打得准,就必须的看得准。”

    哗啦哗啦的海浪声,都遮不住他洪亮的嗓门。

    “要想看得准,就必须全神贯注,屏住一口气。”

    战常胜看着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大海,阳光泼洒在海面上金光灿灿的,看的眼睛睁不开,生疼,目光只能集中在靶子上。

    龙苍海继续说道,“这古时候啊人们练习射箭,是把一个跳蚤用马尾巴拴在门框上。”指着他们,声音洪亮地说道,“这第一年啊跳蚤在他的眼睛里边那就是一只跳蚤。”声音陡然拔高道,“这第二年,这跳蚤在他们的眼睛里面就是个磨盘了。这到了第三年,这跳蚤在他们眼里里边,就是头公牛。”指着前方的靶子道,“这样才能百步穿杨,一发击中。”目光回来看着他们面色严肃地说道,“都给我盯着前面的靶子好好看啊”指着他们又道,“屏住一口气,全神贯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