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实习

作品:《六零俏军媳

    “景老师,您让我打听的学生成绩我查出来了”对方缓缓地说道。

    景海林拿着听筒仔细的听着,眼睛越睁越大,哆嗦着嘴道,“那个你没看错吧”

    “考了多少分”战常胜心里那个着急啊自己也听不见,这家伙捂着听筒,一定是故意的

    “你给我老实点儿,让我问清楚了。”景海林灿然一笑,心里嘀咕该,急死你

    “没有,不是丁国良同学吗”

    “不会重名重姓吧”景海林心思转回电话不放心地问道。

    “不会,除非您把准考证号给错了。”他自言自语地又道,“真没想到一个农村娃,愣是把城市里的学生给压了一头。”

    “农村娃”景海林心头微动道,“家哪儿的”

    “杏花坡,谁知道那个犄角旮旯的。”他继续说道,“把阅卷的人都给震住了。”

    犄角旮旯景海林顿时不悦道,“喂那是我的学生。”

    “难怪了,您的学生,考这么高应该的,妥妥的北大、清华的料。”他赶紧恭维道,非常遗憾地又道,“可惜啊”

    “你赶紧告诉我考了多少”战常胜急得抓着他的胳膊问道。

    “慌什么”景海林捂着听筒道,然后又笑眯眯地对着听筒说道,“谢谢了啊”

    “不客气,这种好事多来几个才好呢”他笑着恭维道,他打听的学生考这么高的分数,他脸上也有光不是嘛

    “好了,我挂了。”景海林笑着将听筒挂上道,啪嗒一下挂上了电话。

    “快说,我小舅子到底考了多少”战常胜急得拍着办公桌道。

    “我说,考的不错”景海林高兴地说道。

    “怎么个不错法”战常胜双眸放光地说道。

    景海林嘴角上扬,拉了张椅子徐徐然坐下,慢条斯理地说道,“他的分特别的高”就是不告诉战常胜他小舅子具体的分数。

    战常胜好笑地看着他略带揶揄的口吻说道,“喂,这样有意思吗”轻哼一声道,“你不说,老子不会查吗我找沈校长查”

    说着拿起了听筒,“小样儿,只不过晚几分钟的事情。”

    “我说,放下听筒吧浪费国家资源。”景海林认真地说道,“语文考了八十一,政治考了八十五,数理化成绩全都在九十分以上,他的物理和数学是满分一百。这小子,居然考了满分。”惊讶连连,“这分数我敢保证即使不是咱们市的理科状元,分数也是名列前茅。”

    “呵呵”战常胜淡定地说道,“这有什么值得惊讶的,我小舅子本来学习就挺好的吗像我”眼底的笑意,泄露了他此时的心情,真是不愧是他的小舅子。

    “哪有这么往自己脸上贴金的。”景海林错愕地看着他道。

    “我说差了吗我的成绩不是第一嘛”战常胜烧包地说道,忽然又道,“他要是考不上,那才值得奇怪呢”说着摆摆手道,“我走了啊”

    “你去哪儿”景海林看着他的背影道,

    “游泳。”

    空气中只留下战常胜两个字。

    aaaaaa

    天气晴朗,灿烂的阳光洒在海面上,泛起层层金色的浪花,湿咸的海风拂面,今天考的是学员们指挥护卫艇离靠码头。

    战常胜上艇里里外外检查了一遍,回到驾驶舱内,手里拿着扬声器站在驾驶舱外发布口令道,“离码头部署,离码头部署。”左右看看铿锵有力的又道,“人员,左舷站坡。”待战士们各就各位后,粗狂的声音又响起来道,“我艇准备船尾离码头。”看向船尾下令道,“解后缆。”

    站在后缆处的水兵,立马将婴儿手臂粗的后缆绳,从码头边上的铁墩子上拿下来,走了两步,递给了后艇上的水兵。

    后艇上的水兵举起右手臂,嗓门洪亮的喊道,“后缆收回。”

    收到回报,战常胜看向护卫艇的前部道,“解前缆。”

    护卫艇前部的水兵也是如此操作,收回前缆后,水兵举起右手高声喊道,“前缆收回。”

    战常胜才进入驾驶舱,然后一系列命令下达后,舰艇顺利的离开了码头,没有出现一点儿的意外。

    战常胜的身旁景海林将他从头到尾的行动一丝不苟的记录下来。

    顺利的出了出航,驾驶舱内,战常胜又下令道,“目标三号海域前进”

    站在码头上一个高大的男人,肩膀的四颗星星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他全程看了舰艇离岸的场景,就问道,“刚才是新来的学员干部吗”因为驾驶舱上的男人他没见过,所以才有此疑问,看肩章才如此猜测的。

    “报告首长,刚才是咱们学院暑期来实习的学员干部。”驻地一号汇报道。

    “哦”男人微微眯起眼睛,看着离开自己视线的护卫艇,渐渐变成了黑点道,“知道刚才指挥员是谁吗”

    “报告首长,是战常胜,从野战部队转过来的。”驻地一号说道。

    战常胜就是那个陆军的土包子海军的新兵蛋子,提出来的被动防守的,海带缠潜艇的计划,发动人民群众,让帝国主义再一次陷入渔民群众的汪洋大海。

    刚开始看到这份计划,谁都会觉得再开玩笑,荒谬至极,上面为此争论的非常的厉害。以他的推测,以现有的政治风气,发动群众备战,迟早会通过的。

    至于效果很难一时看出来,要铺开海上养殖,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且养殖业都有周期性。

    “他们这一期的干部学员的成绩如何”男人饶有兴致地问道,“不会又是来镀金的吧”

    “报告首长,他们不是来镀金的,战常胜这一次在校的成绩第一名,理论非常的扎实。”驻地一号顿了一下又道,“这一次暑期艇上实习,成绩也很好。”接着详细地介绍了他们在艇上实习的情况。

    “首长,战常胜是这批干部学员中最为出色的,体能比咱的海军陆战队都强。”驻地一号说着又笑了起来,“由于是野战军转过来的不会游泳所以这段时间正苦练泳技呢虽然泳技差了些,不过这水下憋气的功夫比咱们这里最好的蛙人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