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84章 战小人

作品:《六零俏军媳

    “天黑的晚,吃完饭,老子在去泳池里练一会儿。”战常胜咽下口里的馒头道,抬眼看着他如吃猫食一般,“就你这饭量,别想在体能上超过老子。”

    “谁像你一样,饭桶,不应该叫,饭缸。”景海林没好气地说道。

    “老子的训练量大,自然吃的就多了。”战常胜又抓起一个馒头啃了一大口道。

    “喂,刚吃饱,可不能下水。”景海林看着他提醒道。

    “这点儿常识老子还不懂啊”战常胜嘴里嚼着馒头闷声说道。

    “我说你不能嘴里别嚼着东西的时候别说话。”景海林瞥了他一眼道,“喷的到处是饭,很难看的。”

    “你不能看我吃东西的时候,别和老子说话。”战常胜随口就怼道。

    “得是我嘴欠。”景海林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结果嘴欠地又说道,“你能不能说话别老带着,老子的,你是谁的老子,让人听着沾人家的便宜。”

    “是你自己多想了,老子可不想沾你的便宜,要是有你这么个儿子,还不把老子给气死啊”战常胜朝他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道。

    “我在跟你说话,我就跟你姓。”气的景海林口不择言道。

    “别别别,我可不要你这样的儿子。”战常胜嘴又损道。

    “不吃了。”景海林腾的一下站起来道。

    “别介啊你这馒头和菜还没吃完呢”战常胜拉着他的胳膊坐下道,指着饭菜道,“浪费可是犯罪,是可耻的。”又好言好语地说道,“好好好我道歉,我道歉,以后尽量说话不带话把总行了吧”

    景海林重新坐下来,咬着黑面馒头泄愤道,“接下来几天你们要指挥操作护卫艇如何出海,最后如何靠岸,如果最后考核成绩不过关,对外可千万别说是老子教的你,老子丢不起这个人。”

    “啧啧”战常胜看着他猥琐地笑道,“景大斯文,你也说老子这,老子哪儿的。”

    景海林食指指着他道,“跟着你老子就没学到好,这脏字往外蹦。”随后又道,“这个你可得给我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别关键时刻掉链子。”

    “明白,明白。”战常胜大拇指指着自己道,“这些日子我们实际操作了主战炮位操炮,对空反演,鱼雷发射训练一一都合格。”朝他摆摆手道,“我知道,这离靠码头最考验指挥官的水平。”

    “你知道就好。”景海林黑黝黝地双眸看着他道,他交教出来的学生他有信心,可书本上的毕竟与实际操作差距太远。

    “也不知道家里的女人们怎么样了”景海林放下空碗筷担心地说道。

    “还能怎么样肯定想我们了呗”战常胜拿着空碗筷去了水龙头下面冲洗,“反正我想她们了,不知道她和孩子好不好。”

    正在洗碗的景海林闻言,手一顿,摇头道,“你可真是什么话都敢说。”

    “这话好笑,人之常情,我为什么不敢说”战常胜洗好碗筷,甩甩上面的水,朝宿舍走去。

    “你这么想家不好吧像你这种人应该是舍小家顾大家的,舍生忘死。”景海林洗好了碗筷追了上去道,压低声音道,“这与政治宣传可不符啊”

    “什么这种人我是没有感情的木头嘛”战常胜轻蹙着眉头道,“什么叫保家卫国,保护小家,守卫国家,家与国不可分,卫国也是为了保家为了保护爱人,保卫子女作为军人守卫国家,守卫人民,也是希望国家强盛,爱人子女快乐安康那些心里没有小家的人,说他爱大家,你相信吗反正我不信。”

    景海林闻言眼底一亮道,“家庭才是社会最小的单位,只要每个家庭都健全,这个社会就不可能不健全;只要每个家庭都健全,这个国家就不可能不健全。”

    所以齐家治国是这么来的,国是由众多家组成的。没家难以有国,但没国却可以有家。这是事实,虽然残酷,但这些话景海林可不敢宣之于口,否则分分钟完蛋。

    战常胜将碗筷放了宿舍就走了出来,溜达、溜达,溜溜食儿,景海林今儿被他给刺激的也吃多了,放下碗筷也出来走走,消消食。

    “哦对了,高考完了都过去俩个多星期了,成绩应该出来吧”战常胜看着身边的景海林道。

    “想让我帮着查查你小舅子的成绩。”景海林踱着步,慢悠悠地溜达道。

    “那也是你的徒弟,你不想知道他考的怎么样”战常胜怂恿道,“你在教育系统,认识的人多,快点儿帮我查查。”

    景海林闻言朝办公区走去,战常胜闻言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景海林借用了一下电话,经过转接,总算打了出去,将丁国良姓名和准考证号报出,放下了电话。

    战常胜幽深地双眸看着嘿嘿一笑道,“还说不关心,国良的准考证号都知道。”

    “啰嗦。”被戳穿的景海林不自在地说道。

    还得等一会儿,战常胜看着他就问道,“国良跟着你学了那么久,他考的好不好,你心里能没有底儿吗”

    “我是有信心,可考场上什么事情都能发生,凡是没有绝对。”景海林气的直咬牙,咬着后槽牙道,“你以为考试那么容易啊还是认为读书很容易。”

    战常胜眯着眼睛深沉地将气呼呼的景海林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施施然地说道,“考试是很容易啊”拇指指着自己道,“我不就是嘛”

    “你那是读书吗你那是应付考试,死记硬背,学问应该是融会贯通。”景海林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语气不悦道,“你都会吗”

    “呵呵”战常胜唇边勾起一道浅浅的弧度,似笑非笑地看着他道,“照你这么说,还考试干什么”

    景海林被气的吐血,“我我不跟你说了。”

    战常胜吹着口哨一脸得意地看着他,景海林气的满脸通红,跟这个痞子无赖说不到三句话就呛呛了起来。

    “那是我说的有道理。”战常胜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气的七窍生烟。

    “叮铃铃”电话响了起来,景海林拿起了电话,“喂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