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你特殊啊?’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明悦好笑地看着他道,“大哥,大嫂走了还有我呢做饭、洗衣服还能饿着你了,还能让你穿的脏兮兮的出去。”

    “可是他姑姑中午不回来,我中午饭咋整。”丁爸担心道。

    “那样啊”丁妈双眸轻转道,“只好老头子你自己做了,有道是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你这老婆子,我是鳏夫吗让我自己动手。”丁爸急忙说道。

    “大哥,嫂子说的对,这以后恐怕会成为常态的。”丁明悦也附和道,抿嘴偷笑道,“大哥,您作为队长亲自带头下地种粮食,想要吃面的话,您得自己去磨坊用驴推磨磨面。玉米还是用两个棒子的互相摩擦把玉米粒弄下来这以往都是我嫂子的工作,现在你要干了。”

    农家汉子辛苦,女人也不承让,要在地里要薅草、种谷子要间苗、种黄豆要除草、种玉米要趟地、割麦子要赶时间防雷雨,龙口夺粮、种豆子要用连枷一点点地砸除了这些地里的活儿,洗衣服、做饭、生孩子,带孩子,这些家务事也都是女人的。

    “怎么让我干,这些活儿你嫂子不在,你干”丁爸想象一下自己扛着布袋,去磨坊,那里都是女人,就他一个男人,还是大队长,是在有损男人的威严。

    “哦那你就别吃饭了。”丁明悦老神在在地说道。

    “为啥刚才说的好好的,你给我做饭的。”丁爸立刻说道。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米我怎么熬粥。”丁明瑶眉开眼笑地看着他脸变绿道,“我可是有工作的,不是在家吃饱蹲。”

    丁爸被噎了个半死,抿了抿嘴指着丁明悦说道,“怎么连你也你到底站那边的,我是你哥。”

    “哥,你也别吼,这杏儿生孩子、坐月子需要我嫂子,少不得还得帮着带孩子。三冬三夏才抱大娃娃。”丁明悦理智地说道,“你说到时候我嫂子能回来,杏儿又是头一次生,我嫂子不帮,谁帮。”

    “我们养大他们三个已经尽了爸妈的义务了,他们的孩子自己生的,自己养。”丁爸异常严肃地说道。

    “你这老头子,谁家老人不是养大儿子,又带孙子的。”丁妈瞅着他道,“你特殊啊”

    “你这老婆子,哪里懂我的意思”丁爸振振有词地说道,“想当年咱们也是自己带大孩子的,也没有老人帮忙。”

    “所以你就这么狠心啊”丁明悦哭笑不得地说道。

    “我这么做,有我的考量,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养孩子的艰辛,才会知道为人父母艰辛,不然他们以为是自己长大的。”丁爸头头是道地说道。

    “哥,那如果是国栋结婚生子,这孙子你也不带。”丁明悦一副等着看戏的表情道。

    “一视同仁。”丁爸斩钉截铁地说道。

    “大嫂,我哥这话咱今儿咱可都听到了,他到时候如果不能执行的话,看妹妹我怎么笑话你。”丁明悦好笑地看着他道。

    “那现在,老头子,我七月末,能进城了吗”丁妈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

    “去吧去吧”丁爸挥手道,还能怎么着,目前闺女重要。

    这聊天聊的都不知道歪哪里去了。

    “我们要去的话,给我姐去封信好了。”丁国良拍拍额头道,“妈您到了城里怎么睡。”

    “我跟你姐睡一张床,晚上也能照顾你姐。”丁妈给了他一个你真笨的眼神。

    “那我姐夫去哪儿睡”丁国良惊诧地问道。

    “说你笨还不相信,你姐夫不是暑假上艇实习了。八月底才回来,到时候你就住学校的集体宿舍了,我住你的房间不就得了。”丁妈摇着大蒲扇说道。

    “好了,时间不早了,咱们进屋睡觉吧明早起还得下地。”丁爸起身道。

    “我给你端水,你去冲冲身上的汗,晚上睡觉也舒服。”丁妈跟着起来道。

    乡下没有澡堂子,夏天洗澡要么跳河里洗洗,要么就是石槽里晒水,晚上拿着水瓢,舀着冲冲。

    丁家用石头挨着厨房搭了一个简易的洗澡间,水就排在了菜地里,方便的很。

    aaaaaa

    又是一个星期天,早餐期间,丁国栋咬着虾饺道,“我看着厨房的煤球不多了,吃完饭我去买煤。”

    “去吧”丁海杏点点头道,想起来又道,“对门也去问问,他们需要买煤不,一起买了。”

    “我知道了。”丁国栋点点头道。

    “至于平板车,去后勤借。”丁海杏提醒道。

    “嗯”丁国栋点头道。

    “妈妈,我也想去煤站看看。”红缨双眸希冀地说道。

    “煤站有什么好看的,把你干净的水手服都蹭的黑乎乎的。”丁国栋憨厚的说道,“乖,在家玩儿。”

    “可我想出去转转,在家里好闷。”红缨噘着小嘴可怜兮兮地说道。

    自从爬树事件后,红缨他们三个着实的老实了一个多星期。

    妈妈肚子大了,没有大人陪着她也不能去海边玩儿,好无聊啊

    丁海杏眼神滴溜溜一转道,“红缨,别去煤站了,下午让你丁大舅舅,带着你去海边赶海玩儿去。”

    “真的吗”红缨一张小脸激动地看着丁海杏道。

    “真的。”丁海杏看着窗外的灿烂地朝阳道,“下午天就阴了,所以不怕被晒伤了。”

    “天阴”丁国栋担心道,“那会不会下雨啊像前两个星期,那雨下的令人害怕。”

    “不要啊”红缨如丧考妣地说道,她可不希望好不容易的海边游玩泡汤了。

    “只是天阴,我又没说会下雨。”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们两个道。

    “好好,天公作美。”红缨高兴地说道。

    丁海杏满脸笑容地看着红缨,与初见时的性格内向畏畏缩缩的,现在的她活泼开朗,像这个年纪的孩子一样。

    aaaaaa

    吃完饭,收拾干净餐桌,拿上煤球票和钱就敲开了景家的大门。

    开门的是景博达,看见丁国栋热情地说道,“丁大舅舅,快进来。”

    “你妈妈在吗”丁国栋弯腰看着他道。

    “我妈在呢进来吧”景博达侧身让开,丁国栋走了进去,途径厨房的时候,他特意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