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优势

作品:《六零俏军媳

    有高进山在一边帮腔,方巧茹开启妈妈最擅长的唠叨只是碎碎念了高建国满头包,就作罢了,现在这副螃蟹样儿,估计要老实几天,才能再出去淘气。

    aaaaaa

    六门功课,三天就考完了,丁国良他们出了考场,脸上挂着轻松的笑意,可见考的不错。闷热的空气吹来,感觉浑身置身于烤炉中,“还是家里凉快。”

    同来的同学纷纷围住了丁国良,看大家的样子,就知道他们考得都还不错,从他们怎么也掩饰不了的欣喜表情可以看出来。

    他们则纷纷感谢丁国良的慷慨,不是他的复习资料,大家也不可能如此的轻松。

    不然拿到卷子的那一刻他们都懵了,从未见过的题型,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早知道,试题不太难的话,我应该报考北大、清华。”

    大家纷纷表示应该报考省外的好一点的学校,不过这马后炮说什么都晚了。谁让现在是提前报的志愿呢

    相比较丁国良他们这些人神态的轻松,其他从考场里出来的人开心大笑,那一定是超水平发挥的;有的人虽然一本正经,但嘴角的微笑出卖了他,应该考的不错;有的人蹲在地上抱头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这就不用猜,肯定考得一定一塌糊涂;有的人郁郁寡欢,一定是发挥的不好

    人生百态尽在这一刻,然而对大多数考生来说这个夏天考试已经结束了,多想无用。

    丁国良没有去找丁海杏,而是第二天就跟着大部队回了杏花坡。

    丁爸、丁妈看着儿子回来,是想问也不敢多问什么已经考完了,再问也是枉然。

    丁爸也忙着大队的事,也没时间,憋到了晚饭后。

    大家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拿着蒲扇在星空下纳凉。

    丁国良看着小心翼翼地他们道,“爸、妈,姑姑,我考的不错,你们放心吧肯定能考上第一志愿的。”

    “既然去了市里,那你怎么不去找你姐。”丁爸一脸奇怪地看着他道。

    “我这不是想给我姐姐、姐夫一个惊喜。”丁国良嘿嘿一笑道。

    “国良这么有信心,你干嘛非考军校,这北大、清华多好啊那可是首都的大学耶”丁明悦始终想不通侄子非得当兵。

    “姑姑,您就那么讨厌当兵的。”丁国良笑容可掬地看着她道。

    “是,我不否认他们奉献,可他们想过背后女人所承担的痛苦吗”丁明悦心有戚戚地说道。

    话不投机半句多,丁国良爱莫能助的看着表弟解放,“上军校,身穿军官服,头戴大盖帽好不威风,在军校看惯了,我觉得姐夫学校就很好。而且当海军我有优势。”

    “朝里有人好做官。”丁明悦戳着他的脑门道,“没想到你有这种低级思想。”

    “你可不许给你姐夫添麻烦”丁妈一脸严肃地说道。

    “要这样的话,你上别的学校好了。”丁爸随声附和道。

    “你们”丁国良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们批判自己的长辈道,“停停”赶紧又道,“我的意思是我当海军的优势,说我在海边长大,我会游泳,也会潜水,跟着爸出海打渔,比旱鸭子强吧”

    “原来说这个啊”丁妈笑着说道。

    丁爸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背上道,“你这小子,大喘气,快被你给吓死了。”

    “好了,接下来就耐心的等通知好了。”丁妈看着他问道,“也不知道这通知书,啥时间下来。”

    “军校优先招生,估计七月下旬就出来了。其次才轮到清华、北大等全国一流重点院校。军校招生的对象为家庭出身好,德智体全面发展的应届毕业生。政审很严格的。”

    “咱家政审绝对合格,无可挑剔,你放心吧”丁爸高兴地说道,同时想起了败家的老爹,心中叹息一声,这真是世事难料

    “这军校也分着三六九等的吧”丁妈问道。

    “嗯我们老师说了,这哈军工程学院的要求最高;每年咱们省被录取者多为革干、革军子弟;其他军校,如军医大等也招得不多。而且上军校,一切生活、学习费用全部由国家负担;所以不会给咱家添负担的。上军校,成了预备役军官,军龄也就是工龄从入学的那一天算起。”丁国良将自己所知的竹筒倒豆子似的,全说了。

    “妈,妈听见了吗考军校真是好处多多。”应解放双眼放光地说道。

    “好像其他大学也是生活费有补贴,学习费用也是由国家负担。”丁明悦眼底如霜,声音微凉地说道,“就是自掏腰包,妈也供的起你上大学。”

    应解放如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了。”丁妈赶紧打圆场道,“如果国良考上军校话,通知书在七月底来的话。”看向丁爸他们道,“那我们就七月末进城如何早点儿去也不至于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啊”丁爸闻言顿时不乐意道,“预产期不是在九月份吗去那么早干什么粮食怎么办我们怎么办”

    “虽然预产期在九月,可你这外孙如果早出来一个星期可怎么办杏儿头一次生孩子,也没个长辈在身旁,能不害怕吗”丁妈一脸担心地说道,缓了口气又道,“至于粮食,夏粮不是收了,我带过去不就得了,新下来的粮食,咱还给常胜他们寄过去点儿,不是吗”

    “等等坐月子喝小米粥最好了,你不等新小米下来再走啊”丁爸急急忙忙地说道。

    “让解放去市里的时候带上不就得了。”丁妈很轻松地说道。

    应解放立马拍着胸脯道,“包在我身上。”

    丁爸瞪了应解放一眼,“解放个小孩子,能放心吗没出过远门,不知道路怎么走,我怕你迷路吗”

    “舅舅,你就放心吧这鼻子下面是嘴,我不会问啊”应解放信心十足道。

    丁爸看着这个不开窍的外甥,拼命的使眼色。

    结果应解放一脸蒙圈,“舅舅,你眼睛不舒服吗干嘛一直眨眼睛。”

    “呵呵”

    丁爸的心思大家都猜得到,那急吼吼的样子搞笑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