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如此父子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有什么小屁孩儿懂什么”高进山指着高建国又道,“给你个教训,不然好了伤疤忘了疼。”突然又道,“你也知道害羞。”一脸不负责任的笑容。

    “爸”高建国气急败坏地喊道,“你还是我的亲爹吗这样坑儿子。”

    回答高建国的是高进山爽朗的笑声,“我去把炸知了倒出来一半儿然后给人家送下去。”进了厨房,倒出了一半的炸知了,亲自送了下去,也将盘子还回去。

    老战不在家,他一个大男人不好进去,所以在门口给了红缨炸知了,人转身上了楼。

    高进山进门就看着自家臭小子,手里扭着一个吃的满嘴流油,咬的嘎吱、嘎吱的,津津有味儿的。

    “爸快来吃,没想到这么好吃。”高建国嚷嚷道。

    高进山走过来手指扭了一个放在嘴里嚼吧嚼吧道,“嗯还是油多了炸出来好吃。”起身道,“我去倒杯酒,就着。”

    一口酒,就着炸知了,这日子真是美妙啊

    高进山一伸手,盘子里没剩几个了,“喂臭小子,知不知道尊老,你咋快吃完了。”

    “爸,一共才十来个。”高建国又扭了一个道。

    高建国干脆端着盘子道,“剩下的都是我的,按说你还在惩罚期就不该吃的。”

    将剩下的几个炸知了吃完了,杯中酒也喝完了。

    “哎呀糟了忘了给你妈和弟弟、妹妹们留了。”高进山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道,结果摸的鼻子上都是油,不过现在顾不上了,得先安抚这个小崽子,抬眼看着他道,“这事可不许告诉你妈”

    高建国笑的如小狐狸似的说道,“那我妈回来训我,你得护着我。”

    “你这小子,敢跟我讲条件,反了你了。”高进山指着他道,“行,爸答应护着你。”

    高建国得到了保证,如螃蟹一般横着走到了卫生间,结果一解手,就疼了起来,“哇哇”大哭了起来。

    高进山闻言蹭的一下飞奔进了卫生间,“咋了,咋了。”

    高建国泪眼连连抽泣地说道,“一尿就疼。”

    高进山看过去,还真是红了,“该,谁让你淘气,看你还爬树不。”

    “呜呜”高建国又大哭了起来。

    “好了,别哭了,没事,过两天就好了。”高进山板着脸道,“别哭了,这点儿小伤都受不了,想想人家江姐在渣滓洞里,坐老虎凳、扎竹签不是说自己是革命的接班人吗就这爱哭鼻子的样子,怎么接班。”

    高建国抬起手背擦擦,“我不哭。”

    高进山总算哄住了儿子,“好了,我去卫生所给你拿些药。”

    “哦”高建国点了点头道。

    “怎么样完了吗”高进山看着他问道。

    “恩”高建国鼻音浓重地哼了一声道。

    高进山直接抱着儿子回到了客厅,“老实的坐着,我给你拿消肿的药去。”话落转身离开。

    aaaaaa

    丁海杏看着红缨端回来的炸知了,笑了笑道,“你和博达吃吧嫂子也尝尝味道不错的。”

    “你们吃吧”洪雪荔看着盘子里炸知了道,看着不少,其实没多少肉。

    “嫂子吃吧这东西,一人吃五、六个就行了,再多就不好了。”丁海杏出声道。

    “妈你也吃。”红缨端着盘子递到了丁海杏眼前道。

    “我去拿筷子。”景博达蹬蹬跑到厨房熟门熟路的拿了四双筷子出来。

    “我不吃了,有他呢不能乱吃东西。”丁海杏婉拒道,紧接着又道,“你们快吃吧凉了味道就不好了。”

    “那好吧”洪雪荔他们将剩下的十五个炸知了分着吃了。

    “恩确实好吃。”景博达点点头道,砸吧着嘴,一脸的回味。

    “炸知了猴才好吃呢”丁海杏浅笑着说道。

    “知了猴”洪雪荔一头雾水道。

    这知了一个地方一个叫法,让她一时还真不知道说的是啥

    “就是蝉的幼虫时期,从土里刚爬出来的时候。”丁海杏简单的说道。

    “哦”洪雪荔恍然,景博达则双眼亮晶晶地说道,“丁阿姨,咱们去抓知了猴”

    景博达的话还没说完,洪雪荔厉声道,“臭小子,你还在惩罚期呢还想着吃知了猴,你给我老实点儿。你的保证呢忘了”

    “哦”景博达吐吐舌头道,“我没忘。”

    “好吃你不看用了多少油。”洪雪荔没好气地看着他道,“油放多了,就是再苦的野菜也会好吃的。还嚷嚷吃炸知了吗”

    “不吃了,不吃了。”景博达忙摆手道,家里的油瓶子一下子去了那么多,真是好心疼。

    “好了,咱们走吧别打扰你丁姨了,为了你们中午都没睡觉,挺着着肚子跟你跑来跑去的,就那么心安理得啊”洪雪荔少有严厉地说道。

    说的红缨和景博达羞愧地低下了头,“我们错了。”

    “好了,好了,孩子们知道错了。”丁海杏和稀泥道,“被你们这么一闹,我也没时间去想国良高考怎么样了”

    “对哦今儿丁小舅舅考试,也不知道考的怎么样了”红缨担心道。

    “你已经上了考场了,咱们担心也没用。”丁海杏抿了抿唇道,“该干嘛干嘛去。”

    洪雪荔站起来看着景博达道,“走,跟我回家去,这几天关你紧闭,不许出去玩儿。”

    “哦”景博达乖乖的跟着洪雪荔走了。

    红缨看着空空的油油的盘子道,“我去洗盘子,洗完盘子我看书去,晚饭我来做。”看着她又道,“妈您进去休息吧”

    “嗯”丁海杏点点头,在她的搀扶下进了卧室,将她安置好了,红缨才离开。

    教养、教养,养孩子很容易,给口吃的就成,教孩子可就难喽教孩子做人比什么都重要,要让他们从心里真正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aaaaaa

    到了傍晚时分方巧茹带着高双庆回来,一看见光着屁股挂了彩的高建国,“怎么回事”

    高进山轻描淡写的将情况说了一下,重点说道,“我已经教育过了,儿子已经深刻的反省过了,看他伤成这样你还忍心拿鸡毛掸子揍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