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师如父母

作品:《六零俏军媳

    窗外知了声声的叫个不停,尽管开着门窗,教室里依然是闷热无比,如在蒸笼一般。

    所在考场的学校为孩子们顺利考试,还从市里的制冰厂买来了不少大冰砖,并砸成冰块放在考室里给考生降温;盛冰块的容器五花八门,有木盆、搪瓷盆、铝合金盆、陶盆、洋铁桶等,都是从住校的教职员工家里借来的。

    这样就不会一手的汗,把考试卷给弄湿了,字迹模糊了。

    丁国良将考试用的钢笔、尺子、铅笔、橡皮等文具摆在了课桌上。

    从兜里拿出手绢擦擦手心儿里的汗

    说不紧张是假的,深深的吸气,呼气待试卷发下来后,丁国良从头到尾快速地看了下卷子,心里有了底儿,题虽然有难度,但自己在题海战术中,都见过类似的题。

    顿时喜上眉梢,信心大增,深吸几口气,认真的作答。

    aaaaaa

    而在同一个城市下的丁海杏并不知道自己的弟弟正在城里其中一间学校考试。

    洪雪荔吃过早饭就过来了,知道弟妹关心国良的考试,又是孕妇,特意来安慰她的。

    丁海杏一拍额头惊呼道,“糟了,忘了把我的手表给国良了,没有表就没法子合理的安排时间,万一”

    现如今成年人代表的都不多,就别提高中生了,有佩戴手表的考生那是凤毛麟角。

    “弟妹,别担心,别担心,学校便动员教职员工把家里数字标示比较清晰的座钟捧来,挑选最好的,放置在考室的讲台上,帮助考生掌握考试的时间。”洪雪荔赶紧说道。

    “还有这样的操作。”丁海杏一脸惊讶地说道。

    “嗯所以别担心。”洪雪荔笑了笑看着她道。

    丁海杏手里拿着大蒲扇使劲儿的忽扇、忽扇,“干嘛非挑在盛夏考试,人家古代考科举还有春闱和秋闱,就是避开盛夏与严冬。这么热的天考试,这汗要是滴在卷子上不就花了。”

    “老师们在每个班级准备着冰呢”洪雪荔为了缓解她的紧张继续说道,“有些考生有临场紧张的毛病,校医务室人员会提前准备好凉开水,督促他们提前服用一或半片镇静剂,大概是溴化钠药片之类的,后入场参加考试。

    有的老师利用考前的一点时间,还在给自己的学生作心理辅导工作,传授考场上遇到各种意外,应如何灵活应对的实用方法关爱程度不亚于父母。

    对高考所需,教职员工及其家属们普遍表现得很热情,一致认为“前方打仗,后方支援、服务”天经地义。一切为了考生,一切为了学校一年一度的荣誉,他们不避麻烦、不怕借出的用品意外丢失、遭损。”笑的温柔地又道,“国良的老师参加过这么多年的高考,对于程序早就熟的不能在熟了。所以弟妹你真的不用太担心了。学校对考生们服务非常的周到。”

    丁海杏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我太紧张了,让你看笑话了。”

    “我能理解,鲤鱼跳农门嘛”洪雪荔摇头轻笑道。

    丁海杏羞赧地垂下头,在如今这年月强调的是“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不做温室里的花朵”,反对“娇生惯养”,即便你是独生子女,家长如果敢在公共场合,表现得如此细心、体贴、亲昵、黏糊,关爱有加的话,那你和你的家长肯定会遭到同学们的嘲笑,让你多年都抬不起头

    所以不会出现家长护送考生进考场的情况,而且考试时,考场周边没有多少人,安静得很,只有几位工作人员在那儿溜达;至多偶遇省、市招生办的领导来考场视察。

    哪像后世不像话,场外挤满了全程等候的家长,有的还特地请假,车水马龙的,问长问短的、翘首以盼的,好像遇到什么大了不起的事情;甚至还劳师动众,影响、牵带、震动着全社会,简直有失体统,为全世界所罕见

    “嫂子,你这么一说,我这七上八下的心可算是放进肚子里了。”丁海杏恢复了以往的神色淡然。

    丁海杏这么紧张的缘故,一是国良是她和国栋的希望,姊妹三个只有国良上学,当然希望他能考上大学,不辜负他们兄妹的牺牲。二是,丁海杏改变大哥的命运,自然也希望国良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自己的命运,不在年纪轻轻因为她惨死。

    “嫂子,我没事了。”丁海杏看着她温婉秀气的洪雪荔道,“打扰你忙活了。”

    “其实我也没什么事”洪雪荔紧紧锁着她白净的小脸,“放假了,闲着也是闲着。”

    “你不用搞研究吗”丁海杏好奇地问道。

    “研究”洪雪荔冷漠地笑了笑,她有多久没去实验室,摸摸那些机器了。

    她早就被剥夺权利了,现在只有授课任务。

    丁海杏看着神色不停变化的洪雪荔,小声地说道,“嫂子,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没有,没有。”洪雪荔回过神儿来,伸手捋了捋耳边的碎发道,“是我走神儿了。”随即转移话题道,“也不知道孩子们在干什么”

    “我听博达说,他们要去抓知了。”洪雪荔摇头浅笑道,“这些孩子,一到放假就玩儿疯了,见天介不着家。”

    “什么抓知了”洪雪荔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这个臭小子。”

    “怎么了”丁海杏满脸疑惑地看着她道,“抓知了玩儿很正常啊我小时后就爬树”眼睛不由得瞪大了,跟着站了起来。

    “弟妹,弟妹,你别着急,我去找找,你在家里等着就好。红缨肯定不会爬树的,我这就去找找。”

    安抚完丁海杏,洪雪荔匆匆忙忙的出了战家大门,一溜小跑的,听着树上的知了的叫声,看着树上没有出现孩子们的身影。

    “这臭小子到底跑哪儿了学校好像操场边上的树粗大。”洪雪荔边跑边自言自语道。

    远远的洪雪荔就看见操场外的大树上,儿子的身影儿,此时还高兴地冲旁边树上的高建国大喊,“怎么样看看我抓的知了比你的大吧叫声多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