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市高中

作品:《六零俏军媳

    “这学校想的可真周到。”丁爸有些意外地说道。

    “很正常,不自己想办法,就等着饿肚子吧”丁明悦不以为然地说道,城里的好多单位都这么干,都有自己的后勤养殖基地。

    没办法都是让着苦日子给逼的。

    “我们考上了,也是整个市的荣誉。”丁国良微微一笑道,黝黑的双眸中闪烁细碎的流光。

    “我现在担心你填报的志愿,也不说跟你姐说一声。”丁爸担心地说道。

    “给我姐一个惊喜。”丁国良笑嘻嘻地说道。

    “你这小子,我说多填报几个志愿,万一出现不测,也好有个学上。”丁明悦拍着他的脑袋道。

    “我这是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丁国良面色严肃地说道,“不成功,便成仁。”

    现如今的高招是“考生先填报志愿,而后参加全国统一考试”的办法。

    而在此之前前,会有几十所高等院校提前寄来了他们的招生宣传小报。当然县中学少的可怜,是校长亲自去市里刻印了一些同学们有最大希望考上的大学,外省的大学尤其是最高学府,北大、清华,带回来几张激励一下同学们,万一超常发挥呢

    校长回来后便将这些小报陆续张贴在高三年段教室边的走廊上,供同学们参阅。

    在丁国良他们这些考生的眼里那些美丽的校园令人向往。其实小报上印刷的模糊不清,几乎都是整版的黑字外加黑白照片;讲究点的,那就是大小标题采用美术字,加上一些插图和花边,仅此而已。

    小报上的内容无非是本校历史沿革、系与专业简介、文体活动面貌等。对各高校寄来的宣传品,感兴趣的人不多。因为填报志愿,多数同学主要还是听班主任的;班主任根据各人兴趣爱好,日常学习成绩,家庭出身,先为需要帮助的同学提出报考志愿的初稿,由各人带回家,征求家长的意见。

    可丁爸、丁妈哪里知道考什么大学好,知道首都的大学,那是因为名气大,天下谁人不知。其他大学谁知道啊对了,记得特别清楚的一个那就是战常胜所在的军校。

    乡下地方能会写字就不错了,大多数都是大字不识一个的,所以大多数人都回复“同意班主任的意见”。学校便根据全体毕业生“试填报得志愿”进行统一平衡;发现哪几所高校报考的同学过于集中,即通知班主任做好调整工作,以免本校同学间出现不必要的内部竞争,“自相残杀”。待全校总平衡后,才让考生正式填报志愿。

    志愿表分为表一与表二,表一专供填报全国重点院校,可选填七、八所院校,每所院校可选报三个系;表二专供填报非重点院校,可选填三、五所院校,每所院校可选报两个系。

    就丁国良他们这一届的情况,由于他学雷锋,分享了他一部分复习资料。

    所以大多数学生报考的多是省内的大学、大、中专院校,如全国重点的,北大、清华,他们不敢报,也没信心报。

    这要是考不上,可就没机会了。

    aaaaaa

    丁国良曾经问过丁海杏姐姐、姐夫费了这么大的力,万一自己考不上,可真太对不起他们了。

    当时姐姐说今年考不上,咱就复读一年,指定能考上。

    复读丁国良惊讶的好半天没说出话来,在他的认知里从来就没有复读两字,大多数应届毕业生,考不上,就不上了,要么去找工作,要么家里托关系找工作,乡下出来的那就回乡下务农,像父辈一般面朝黄土背朝天一辈子。总之不会再上学了,日子过的紧巴巴的,哪里还有钱去复读。

    说实在的,两份志愿表的前两、三所院校,丁国良和他的同学大伙填报得还算比较认真,后几个志愿就随便填了,直到塞满为止。

    “老头子,儿子的事情,咱们插不上嘴,这给外孙的婴儿床你做好了没。”丁妈想起正事问道,“可不能耽误我八月底去。”

    “放心吧已经上了一遍桐油了,等干了我在上第二遍桐油就好了。”丁爸指指自己道,“你还不相信我的手艺,我可是尽的岳父大人的真传。”

    “大哥,只刷桐油,不刷油漆的吗”丁明悦好奇地问道。

    “哦姑姑不用刷漆的,我姐不喜欢油漆味儿,只刷桐油就可以了。”丁国良赶紧说道。

    “那么大的婴儿床怎么运过去。”丁明悦担心道。

    “可以拆卸,大队的骡车驼到汽车站,把这些东西绑到车顶,就像自行车那么运回来。”丁国良轻笑道,“多掏个运费,也比城里买的好,有姥爷给外孙的心意可是千金不换。”

    “油嘴滑舌的。”丁明悦看着他道,“组装杏儿会组装吗”

    “姑姑,你忘了我大哥在吗大哥的木工手艺不差。”丁国良笑嘻嘻地说道,“姑姑,我可说错了。”

    “也不知道解放去县城拿到通知书了没有。”丁妈看向大门外道,“都快中午了。”

    “咱家的解放成绩可是全县第一名,妥妥的县高中,不用担心啦”丁国良自信满满地说道。

    “说起这个,多谢国良了,你带来不少习题。”丁明悦欣慰地说道。

    丁国良提前回来,没少帮解放复习功课,前些日子表兄弟俩可是没日没夜的复习。

    “妈,妈,我考上市高中了。”应解放跌跌撞撞地跑进来道。

    “你这孩子,分数摆着呢考上是应该的,这么毛毛躁躁的干什么”丁明悦看着满头大汗的他道,“你瞧瞧跑的满身的汗,快,快去石槽里舀些水洗洗,晒了一天了热乎乎的。”

    “妈,大舅、舅妈我也可以去滨海市了。”应解放满面红光地说道。

    “妈答应你了,你考上高中,让你去找你姐玩儿两天。”丁明悦起身走到石槽边,拿着瓢舀了水倒进木盆里,“快过来洗洗脸。”

    “妈,大舅、大舅妈,我是说我可以去市里念高中了。”应解放激动地从兜里掏出通知书道。

    “什么”丁明悦激动地跑过来抓着他的胳膊道,“你给我把话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