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考试风向

作品:《六零俏军媳

    洪雪荔目送儿子离开,目光看向满眼还迷茫丁国栋从学术方面解释了一下道,“大家还一致认为到了高中,数学、物理一旦念不好,要想赶上去就很难既然考理工科大学无望,又对医农科没有兴趣的话,那就只好报考文科。文科的大多数考试科目,如语文、外语、政治、历史、地理如肯用功,靠死记硬背,还有一拼。所以现在社会上形成了一种令当这样一种共识“一流的人才考理工,二流的人才考医农,三流的人才考文科”。现在的人们的确或多或少地有点瞧不起报考文科的考生,认为他们多有数理化念不好之嫌疑,故才走此末路;不然就没有大学可上了。其实不然。”顿了一下又道,“其实报考理科,是因为国家太需要这种专业性的人才了。数量上历来以工科为最,招生量最大,录取成功率高;再有就是理科生毕业后当不了发明家,至少也能分配到工厂、工程公司当技术员、工程师,做点实事;就现在的工作潮流倾向去工交基层,因为在那儿工作比较稳定,有技术的吃的香,如果是文科生工作就不稳定。”

    丁海杏听出了弦外之音,文科生容易扯上政治,被精简的可能性很大。现在社会上还嘲笑留在机关里的人为“部里蹲”,认为到那儿工作纯属混时间、脱离实际,荒废专业,卖嘴皮子,买空卖空,无所作为。

    当然,这种认识在丁海杏来看是十分片面的,可是社会风气如此,想象几年后的,地方政府可是首先受到的冲击。

    所以丁国良报理科好,理科相对于文科要安全的多。

    “那学医呢学医好,咱家祖上还是医生呢”丁国栋突然开口说道。

    “哥,咱家祖上是铃医,正统不认的。”丁海杏立马说道,话落瞥了丁国栋一眼。

    丁国栋也认识到自己说的话不妥,垂下了眼睑。

    好在洪雪荔房间里灯光暗,她也没有心思去注意这个,“大凡报考医学院的,多为医学世家子女。他们都寄望学医学,继承祖业;而不太愿意学药学或学卫生防疫专业什么的。当然,更担心医学院招生少,考不上医学院,就得服从组织分配上农学院、林学院,毕业后的工作”

    洪雪荔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有些话不能说,说了会犯错误的。

    她不说,不代表丁海杏不明白,她秒懂,于是起身道,“谢谢你给我们解惑,我们现在干着急也没办法,就盼着那小子争气了。”拽着丁国栋起身道,“我们不叨扰你了。”

    “我送你。”洪雪荔站起来道。

    “不用,不用。”丁海杏婉拒了,扶着丁国栋回了家。

    回到家丁国栋关上房门道,“我怎么觉得博达妈妈话没说完,不过读农林专业的话,国良那小子还不如在家种地呢”

    “呵呵”丁海杏坐在了沙发上看着他道,“哥这话可别在外面说,革命工作不分贵贱,只有分工不同。你这样会可是会挨批的。”

    “我知道,我就在家里说说。”丁国栋点头如捣蒜道,“考上农林专业,到时候还是回农村,农村什么样儿,咱就是农村出来的。无论是工作环境,还是生活条件,跟城里一比那时天差地别。”

    丁海杏心里明白考上农学院、林学院的同学则大多指望进校后能分配学农业机械、林产化工等专业,那样等于学工科,毕业后可被分配进工厂工作。这类“活思想”在如今是不能随便公开暴露的,否则会被严肃批评的;等于组织对你多年的教育都白费了

    所以啊这类学生那是有机会就改行,但凡能考上大学的,家境肯定不会太差,让家里帮助活动、活动,改行自然就容易的多。

    当然在这个时代也不排斥有少部分同学思想觉悟高,立志改变农村、山区面貌而特地报考农、林学专业,并坚持扎根农、林第一线,苦干了一辈子;他们言行一致,是值得钦佩的。

    “现在安心了吧”丁海杏看着他道,“快去洗澡吧”

    “哦”丁国栋起身道,“我去洗澡。”

    aaaaaa

    于此同时,杏花坡马上就考试的丁国良心态放的和轻松,一点儿也没有紧张的样子。

    烈日炎炎,半上午大家都从地里回来了,天气太热。

    所以上工的时间丁爸做了更改,天不亮,披星戴月的就下地,到了上午十点多就陆续收工,到下午四点在上工,天黑了在回来。

    这下子就避开了一天中最热的时段,杏花坡地少人多,所以上工的时间足够了。

    此时丁家人都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手里拿着大蒲扇悠悠的摇啊摇的。

    院子里点一把艾草,熏着蚊子,阵阵海风轻轻的吹着还挺凉快的。

    “大嫂,明儿国良就要去住校了,这粮票你给他准备好了吗”丁明悦问道,“给孩子都准备成全国粮票好用,不行的话我那边还有,跟人家淘换来的。”

    “早就准备好了,常胜他们寄来的粮票,我们都给国良攒着呢”丁妈高兴地说道,“时间短这些粮票富余的多,足够他用了。”

    “妈不用那么紧张,要真说没有粮票的话,我拿点儿粮食去市里也行。”丁国良看着为他辛苦的家人道。

    “行,今年新下来的麦子,你带上几斤。”丁妈爽快地说道。

    “妈,妈,玉茭子面就成,我要带的全是细粮,别人该怎么办”丁国良忙说道。

    他们的考场设在市里,所以必须提前去考场入住。偌大的一个县连考点儿都没有。

    “行,给你带玉茭子面。”丁妈应道,“还是随大流。”

    “妈,您不用担心我们吃的。”丁国良看着他们道,“我们班主任说了,所在考场的学校,会将校办农场收获的一点粮食,兑换成粮票,或在食堂里加工成饼子,分发给每位考生,保证让考生在考试期间每人每天可增加一两的粮食供应量,以缓解大家“吃不饱饭”营养不足的实际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