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作品:《六零俏军媳

    呃这话让丁海杏怎么接,现在吃都吃不饱,文盲还一抓一大把的时候,你让他们看以后,眼前吃饱肚子最关键,马斯洛生存需求为第一位的。

    洪雪荔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话题扯远了,我想表达的是你们有远见。”

    “什么远见”丁国栋讪讪一笑,耿直地说道,“只不过想要跳出农门就跟自古华山一条路一样,只有一条路可走。这城里即便不考大学,生下来就能吃上供应粮,长大了可以接班当工人。反正怎么着都有出路。”

    丁海杏轻抚额头,大哥虽然是实话,但也别这么直白吧

    洪雪荔一怔,随即笑了笑道,“这两年经济困难效应凸显,就我们学校来说,今年招生的计划人数大大的压缩,估计别的学校也一样。这个你们心里要有准备。”

    “啊”丁国栋闻言立马担心道,“招生少,就意味着机会少,那咱家国良还能考上吗”如热锅上的蚂蚁的似的。

    这个丁海杏知道,即便不压缩高招人数,考上大学的也是凤毛麟角。

    别说高招规模比后世要小的多,就连现在的高中普及程度都不高,就杏花坡所在的偌大一个县只有一所高中。

    所以每年的高考落选者还是相当多的大、中城市里的几所重点中学情况好些,其余中学的高考录取率就低多了;至于边远地区的市、县属中学,每届毕业生中能有几位考上非重点大学,或考上大专,不被“剃光头”就算不错了。全社会同龄青年中仅有12的人有机会进入大学院校学习

    “国良他大哥,你听我把话说完。”洪雪荔看着他道,“针对国良复习的情况和我们的摸底儿,国良如果正常发挥的话,应该能有学可上。”她保守的估计道。

    这话她可不敢说的太满,凡是都有个万一,这事不到接到通知书都不敢十拿九稳。

    丁海杏对此不怀疑,不说有个大学教授给国良系统的复习功课。

    丁海杏还让国良走了捷径,其实也不算捷径,就是题海战术。

    因为前段时间战常胜大闹课堂,虽然平息了下来,可是丁国良小心翼翼的,所以丁海杏就趁机提出了题海战术,让他加强复习。

    而现在的老师都反对题海战术怕累垮了学生,他们贯彻的是少而精的复习精神。

    不像后世的学生从初中开始就大考、小考、月考、五年高考三年模拟那真是身经百战、从考试中杀出血路来的。

    丁海杏曾经问过国良,他们是怎么复习的。

    丁国良当时说道到了高三下学期开学不久,整个高中课程的教学任务就基本完成了,所以便转入高考总复习阶段。

    为了总复习取得良好的效果,他们学校会组织全年段同学一起听“专题性大课”;如请有专长的物理老师分别上“力学课”“热学课”“电学课”。这一类课上得新鲜、生动、别具一格,使大家也能领略到别班的课任老师的教学风采,有机会吸收他们的知识专长。

    大凡能挑去教高三的,都是全校公认课教得好,又有干劲的老师。为了本门功课能够给学生们多复习几个课时,有时不同学科的老师之间会发生因抢课时而闹摩擦的情况,他们互相指责别的学科挤占本学科的上课时间;甚至还较真地告到教务主任或校长那里,要求评理。

    老师们都非常的尽责,教学认真、严格,备课备到很晚,上课时眼睛都充血。每当校教务处刻印服务工作满足不了复习进度的要求时,许多老师都会亲自上阵,又是刻蜡板、又是油印、又是装订的,毫无老师架子可言,一切为了毕业班同学能考上大学,考上好大学

    可惜老师虽然尽职尽责,无奈县里的学校,老师教学质量终究比不上大城市的老师。

    丁国栋闻言稍稍安慰了许多,“希望那小子争点儿气,关键时刻发挥正常就好。”

    “人家都盼着超常发挥,怎么国良他大哥跟人不一样。”洪雪荔抿嘴轻笑道。

    “正常发挥就好,超常发挥能有几个啊”丁国栋憨厚地说道。

    “我想问一下,这志愿怎么报的”丁海杏看着她问道。

    “你说到这个,志愿已经报过了。”洪雪荔说道。

    “啊报过了,那小子也不说来封信说说。”丁国栋气那个不懂事的小子。

    “国良可能想着考上再说呗现在说有什么用万一考不上可怎么办”丁海杏赶紧劝慰他道,“哥,你不要这么紧张兮兮的好不好。”目光又转向洪雪荔问道,“我家国良是报考理科还是文科。”

    “这还用说肯定理科呗”丁国栋立马说道,“不是说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男生一般学理科的多。”丁海杏点头附和道。

    “其实女生也选理科的多,要么就学医。”洪雪荔看着两张充满疑惑的脸道,“社会环境造成的。”却不愿多说。

    丁海杏秒明白,这一时期政治运动多,事实告诉人们,学人文、社科、艺术专业的人“犯错误”的几率高;而念理、工、医、农专业的人政治上相对保险。加之受政策影响,人文、社科、艺术专业的禁区越划越多;自然选理科的就多。而且报刊上还不时地宣传“文科最好的大学就是社会”等观点。久而久之,社会上“重理轻文”的现象不断滋长。

    就把连只知道种地的大哥,都知道“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高见”自然获得广泛默认,批而不臭。

    “妈妈,碗我刷完了,天还没黑,我找红缨玩儿去了。”景博达甩着湿漉漉的手从厨房出来道,然后看向丁海杏道,“丁阿姨可以吗”

    夏日里天黑的晚,丁海杏他们六点吃的晚餐,现在才七点多,外面还大亮着呢

    这时候出去纳凉的人很多。

    “可以,记得带上防蚊虫的药包,别让虫子把你们给叮坏了。”丁海杏提醒他道。

    “知道了。”景博达忙不迭地说道,“我走了。”然后一蹦三跳地就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