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雷雨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国栋挠挠头,不好意思道,“来了这么久,我都忘了跟宝宝打招呼了。”看着她的肚子道,“宝宝,还记得大舅舅吗”

    丁国栋看着她肚子明显起了变化,这边凸起一块儿,那边又凸了起来,每次这么看着都震惊,好像肚子里的孩子真能听见似的。

    “看,宝宝跟你打招呼呢”丁海杏笑道。

    丁国栋站在床前,腼腆羞涩地说道,“那个,杏儿你做的内衣很舒服。”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道,“进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吗”

    “嗯”丁国栋点点头道,“我去洗衣服了,你有要洗的衣服没有。”

    “没有。”丁海杏果断地摇摇头道。

    “大热的天,穿一天衣服,你不怕有味儿啊有什么好害羞的,我是你哥,还是你嫌哥洗的不干净。”丁国栋佯装生气道。

    “好好,把我裙子给你。”丁海杏无奈地将床尾栏杆上搭的裙子递给了他,“对了哥,晚上关好窗户,要下雨。”

    “知道了。”丁国栋拿着裙子出去,体贴的关上了房门。

    夏天的衣服少,且单薄,所以洗起来特别快,丁国栋将衣服洗干净就挂在了卫生间的晾衣绳上的时候,红缨也洗澡回来了。

    “大舅舅。”红缨站在卫生间门口道。

    “红缨回来了。”丁国栋看着她道。

    “呀你把妈妈的衣服洗了。”红缨看着晾在绳子上的裙子道。

    “是啊我洗衣服,随手就洗了。”丁国栋看着她道,“你的衣服呢正好水还没倒,我来洗。”

    “不用,不用,我在澡堂子洗过了,在投洗一遍就好了。”红缨赶紧摆手道。

    “那我给你腾地方。”丁国栋甩着湿漉漉的手道,话落出了卫生间。

    红缨将洗澡用具放在固定的位置,然后拿着脸盆接了点儿水,投洗了一下,晾在了绳子上。

    出了卫生间,红缨看着丁海杏的卧室没有灯光,就知道她睡了,就没在去打扰。

    丁国栋听见外面的动静,打开半掩的房门道,“杏儿睡了,你也回房休息吧”

    “大舅舅你也休息吧”红缨看着他说道。

    话音刚落,丁国栋就听见窗外呼啸的风声,就看见刚才还微亮的窗外,此刻远处乌云翻滚,黑压压的压过来,转眼间白天变黑夜。

    丁国栋摸着了灯绳,拉开了灯。

    “妈说的还真准,这雷雨说下就下了。”红缨看着窗外一道接一道丈蛇粗的闪电打下来,划破了密布的黑云,划破了寂静的夜空。

    楼前大树的枝桠在风中摇晃,一条条树枝像一根根在皮鞭,在空中狂舞着、抽打着。紧接着就见就听见咔嚓一声,轰隆隆的雷声。

    丁国栋看着她道,“红缨怕不怕。”

    “这有什么好怕的,打雷闪电,自然现象而已。”红缨神色轻松地说道。

    “那赶紧进屋去吧看看窗户关了没。”丁国栋催促道。

    红缨赶紧进了房间,看着关好的窗户,才走过来道,“大舅舅,我关好窗户了,我睡觉了。”

    “好,去睡吧”丁国栋看着她道。

    红缨关上了房门,并插上,然后就脱鞋上床了。

    丁国栋不放心杏儿,走到她的卧室前道,“杏儿,下雨了,你怕不怕。”

    丁海杏提高声音道,“不怕,红缨怎么样”

    “红缨不怕打雷,已经关上门睡了。”丁国栋高声说道。

    “那哥,你也赶紧回屋吧这么大的雷电,少不得要停电的。”丁海杏提醒他道。

    “停电”丁国栋担心道,“那你起夜方便吗”

    “呵呵”丁海杏笑了笑道,“我枕头边放着手电呢你不用担心我。”紧接着又道,“红缨你也不用担心,她身边也有手电。”

    “那好吧”丁国栋先拉了客厅的灯,才回了卧室,关上房门,插上,刚想拉了灯绳,突然房间就黑了下来,“还真停电了。”拉上了灯绳,脱了鞋,爬到了床上。

    “这么大的雷电,怎么可能睡的着。”丁国栋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的闪电,嘁哩喀喳的雷声开路先锋是夺目的闪电和惊天动地的雷声,它们胁迫着狂风暴雨铺天盖地地向大地冲来。狂风挟持着雨丝像无数鞭抽打着窗户。闪电一亮一亮的,像巨蟒在云层上飞跃,一个暴雷猛地在窗外炸开,险些把丁国栋给轰懵了。

    自言自语地说道,“真是好久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了。”

    丁海杏没想到这场雷雨这么大的气势,坐在床上看着窗外电光闪闪,雷声隆隆,老天爷还不时以雷霆万钧之势倾下了惊天撼地的滂沱大雨。这雨也拼命地往下打,打的窗户都噼里啪啦得响。

    丁海杏真怕这雨点子把窗户给砸破了,还好这玻璃够结实。

    这时,雷声、雨声、风声搅和在一起,真是太可怕了,好像天就要塌下来似的风越刮越猛,雨越下越大,一道道闪电划过天空,像金蛇狂舞“轰”一声霹雳,震得地动山摇。

    雨越下越大,像千千万万的珠子从空中砸了下来,气势十分庞大。大雨滂沱,电似火龙,霹雳震天。透过玻璃望去,远处什么也看不清,大地被一层水雾笼罩着,像给大地蒙上了一层白纱。屋檐上的水多了起来,拉成一条线。

    雨下了一个多小时都不见停歇的意思,丁海杏不由得担心道,“这么大的雨,不知道这楼房会不会被淹。”

    打着手电下了床,趿拉着拖鞋的打开了房门。

    丁国栋也没睡觉,看见房门外的光线立马打开了门,手遮着眼,适应了光线后,“杏儿,这黑灯瞎火的你出来干什么万一嗑着、碰着可咋办回去,回去。”

    “你也没睡啊”丁海杏看着他问道。

    “这么大的动静想睡也睡不着。”丁国栋说道。

    丁海杏担心地说道,“雨太大了,不知道咱这一楼会不会淹啊”

    “你别动,别动。”丁国栋赶紧说道,“手电给我,我出去看看。”

    说着丁国栋将她给送回了卧室,“你在床上待着,我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