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反正不会是她

作品:《六零俏军媳

    沈易玲气的直跺脚,咬牙切齿地说道,“我那么面目可憎吗这么急着走。”哼又笑了起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没心没肺地说道,“哎呀肚子饿了,回家吃饭。”说着便离开了图书馆。

    aaaaaa

    “大哥,你还真来啊”丁海杏看着傍晚出现在家门口的丁国栋笑道,转身进屋道,“进来吧”

    丁国栋走了进来,顺手关上房门道,“我能不来吗妹夫拜托的,家里没个男人能放心吗有个搬搬抬抬的,还得男人来。比如这每个月搬煤球,我能让你和红缨搬吗”

    “大舅舅。”红缨端着碗筷从厨房出来道,“来的正好,去洗洗手,我们马上开饭。”

    “好的。”丁国栋转身进了卫生间,洗了洗手。出来时,餐桌已经摆好了。

    “很丰盛呀”丁国栋坐在餐桌前说道,小米绿豆粥、清蒸带鱼、海蜇拌黄瓜、茶香虾仁,量足足的。

    “夏天菜色丰富,自然就丰盛了。”丁海杏看着他道,“大哥在家吃饭,好好的补补,大食堂的饭菜,可好吃不到哪去”

    “没那么难吃,比在家里吃的好多了。”丁国栋非常满足地说道。

    “今年咱们杏花坡的夏收不错,爸妈来信时说,终于赶上两年前的水平了。”丁海杏高兴地说道,“虽然吃不饱,但终于不用挖野菜、啃树皮,吃土了。”

    “今年爸妈的粮食应该够吃了。”丁国栋非常欣慰地说道。

    爸妈除了大队分的口粮,妹夫每个月往家里寄五斤粮票,加上他每月的五斤粮票,和养老钱,家里今年的日子不在苦哈哈。

    “妈在信里说什么时候过来了吗”丁国栋抬眼看着她问道。

    这生孩子、坐月子,得有个长辈在,婆婆是指望不上了,就得靠自家妈妈了。

    九月份天气不冷也不热正好,妹妹还真会挑时间。

    “妈在信里说,八月底”丁海杏轻蹙了下眉头道。

    “没道理啊”丁国栋也发现了情况有些不对,这不是妈的性格,不可能这么晚才来。

    “按道理说,妈在国良考完试就该来了,家里没人做饭,洗衣服,不是有姑姑的吗地里的活儿已经过了夏收了,秋收时间不用那么赶,又不是龙口夺粮。”丁国栋嘀嘀咕咕地说道。

    “谁知道呢反正我也不着急,我和宝宝好的很。”丁海杏神色自若地说道,都是千年老妖的,虽然没生过孩子,但没吃过猪肉吗,没见过猪跑吗空间中的育婴书籍多的是。

    “姥姥不来,没关系,我会照顾妈妈和弟弟、妹妹的。”红缨满脸笑容地看着丁海杏道。

    “是是,我们家红缨很能干。”丁海杏笑道。

    三人边吃,边聊吃完这顿饭。

    饭后丁国栋和红缨两人分工合作将碗筷和厨房收拾了一下。

    丁海杏见丁国栋擦完桌子,拖完地,便挺着肚子走了过来道,“哥,干完了,拿上澡票去澡堂子洗洗。”

    “有什么你说话就行,干嘛非要走过来,我刚脱了地板,不怕滑到啊”丁国栋扶着她小心翼翼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我小心着呢”丁海杏笑着说道。

    “信你才怪都快当妈了,还这么毛毛躁躁的。”丁国栋一脸宠溺地看着她道。

    “呀哥我比你先生孩子,你的孩子,不得叫我的孩子哥哥或者是姐姐了。”丁海杏突然想起来道。

    “一惊一乍的,真是吓死人了。叫就叫呗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丁国栋憨憨的一笑道。

    “哥,坐,坐下我们说说话。”丁海杏指指隔壁的沙发道。

    “说什么”丁国栋乖乖地坐了下来道。

    “哥,你也工作快有半年时间了。”丁海杏看着他说道。

    “嗯”

    “现在工作稳定了,哥,你年纪不小了,该解决个人问题了。”丁海杏眸光认真地看着他道。

    “咳咳”丁国栋千想万想没有想到妹妹跟自己谈这个问题。

    “哥,这有什么好吃惊的,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丁海杏满眼兴味地看着他道,“厂子里没有女同志吗没人给你介绍对象吗没道理啊,我哥长的一表人才,工作又好,那些女同志眼有问题吗”

    丁国栋止住咳嗽,看着兴致勃勃的妹妹道,“你胡思乱想什么我根本就没想这事,厂里的女同志像我这般年纪的都结婚了。怎么你想你哥我犯错误啊”

    “那同事没有把什么家里的妹妹、闺女、侄女啦向你推呃,介绍的。”丁海杏满眼小星星,一脸八卦兮兮地看着他道。

    丁国栋伸手弹了她个爆栗道,“你这么感兴趣啊”

    “嗯嗯”丁海杏点头如捣蒜道。

    “你呀安生的生孩子,我还没有结婚的打算。”丁国栋拍拍她的脑袋道。

    “你以为我想管这事啊”丁海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是妈在信里让我问问你有动静吗”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道,“你等着,等妈来了,肯定追问你这个。到时候你想躲也躲不过去。”

    “啊”丁国栋一脸错愕地看着她。

    “别惊讶了。”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道,“快合上嘴,蚊子快飞进去了。”

    丁国栋合上嘴巴,一脸的烦恼。

    “这事你得上点儿心,大哥都二十四了,妈来了肯定审问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让妈给你上老虎凳灌辣椒水。”丁海杏危言耸听道,眼底尽是笑容,颇有幸灾乐祸意味。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咱妈才不会像你说的那样”丁国栋一脸傻笑地说道,“还上老虎凳,灌辣椒水的。呵呵”

    “哥,你到底喜欢什么样儿的”丁海杏满脸好奇地看着他道,扯着丁国栋的手,摇晃着,撒着娇又道,“哥,说说嘛”拖着长长的尾音。

    听得丁国栋直起鸡皮疙瘩。

    丁国栋抽回自己的手,使劲儿搓搓手臂道,“我说,我说。”

    “当然娶一个贤惠的,温柔似水的女人了,有道是长嫂如母,必须孝顺父母,友爱你和国良,也得体贴细心,不能胆大妄为,没有个女人的样子,跟个男人似的。”丁国栋咬牙切齿地说道,反正不会是沈易玲那恐怖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