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嚣张,狂妄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走了”沈易玲朝他摆摆手,娇俏地说道,“不用送我了。”

    谁要送你丁国栋在心里腹诽道,目送她离开,丁国栋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赶紧先把长裤给穿上。

    我勒个亲娘,差点儿吓的魂都没了。丁国栋起身去了车间,还是工作地点保险点儿。

    沈易玲头顶着火辣辣的太阳,骑在颠簸的黄土路上,“真是讨厌我脑袋有病,令人讨厌的男人”不过想起他的囧样,“呵呵好可爱啊嘿嘿嘻嘻这一趟来对了。”

    aaaaaa

    战常胜是下午四点多骑着自行车来的,丁国栋从位置上站起来,讶异地看着战常胜道,“妹夫,你咋来了。”

    “你有两个星期没有回家,杏儿让我来看看你,顺便给你带些东西。”战常胜看着他道,“这不我考完试了,趁着有时间就来了。没打扰你工作吧”

    “没有。”丁国栋摆手道。

    “那正好,我把东西给你送到宿舍去。”战常胜说道。

    “哦”丁国栋跟着战常胜出了车间,战常胜推着车子去了他的宿舍,将东西放进了宿舍内的桌子上。

    “怎么把西红柿、黄瓜都拿来了。”丁国栋讶异地问道。

    “这是咱们楼前你种的,杏儿说你是大功臣,这些生吃也可以。”战常胜拿着扇子扇着道,“你这宿舍很热啊晚上怎么办”说着坐在了凳子上。

    “晚上还好,紧靠着海边穿堂风吹着,还好啦”丁国栋腼腆地说道。

    “这里洗澡方便吗”战常胜关心地问道。

    “大家都是男人,水龙头下冲冲就好。”丁国栋笑了笑说道。

    “你怎么没有挂蚊帐,这里的蚊子好毒的。”战常胜惊讶地问道,“就算是有杏儿给你的驱蚊草药,毕竟没有家里的有纱窗封闭的严。”

    “没关系的。”丁国栋笑了笑道,“挂上蚊帐太闷了。”

    战常胜闻言抿了抿唇道,“我几天后要去艇上实习,杏儿那里就拜托大舅子经常去看看。”

    “去多久”丁国栋忙问道。

    “估计整个暑假,杏儿月份大了。”战常胜担心道,黑眸幽幽地看着他道,“白天还好,学校里人来人往的家属,到了晚上”拧着眉头道,“我其实想让妈来,可是国良要考大学,实在走不开。”

    “妹夫走后,我晚上回学校睡,晚上我回去。”丁国栋立马拍着自己的胸脯道,“有自行车,才半个小时的路程,我没关系的。”

    “那就拜托大舅子了。”战常胜起身道,“我不打扰你工作了,我走了。”

    “我送你。”丁国栋将他送到厂门口,目送他离开消失在眼前,才转身回了工厂。

    战常胜骑回了家,丁海杏已经起来了,正在吃西瓜,看见他进来,立马说道,“外面热吧吃西瓜降降暑。”

    战常胜从厨房端着搪瓷盆出来,里面放着四分之一西瓜和一个小勺,坐在了餐桌前道,“我上艇后,大舅子晚上会来家里住。你月份大了,我不放心。”话落舀了一勺西瓜放进嘴里,“呼舒服。”将西瓜咽下去道,“这点儿没的商量。”

    “那好吧那就辛苦大哥了。”丁海杏无奈地看着他道。

    “还有啊身子重,我不在的时候,不许去赶海,市场的海鲜便宜的很”战常胜唠唠叨叨地说道,“家务活有红缨呢放暑假了,让她多干一些。”

    丁海杏看着他边吃边唠叨,心间涌上阵阵甜蜜,双手托腮温柔地看着他。

    aaaaaa

    两天后,考试成绩下来了,战常胜的大名高居榜首,各科都以第一的成绩,实在令人意外,要知道他的年龄可不是读书最好的年纪。

    办公楼外,战常胜和景海林朝家里走。

    “怎么样”战常胜得意地看着景海林道,竖起食指道,“第一,老子第一耶”

    景海林看着烧包的忘乎所以地战常胜,真是幼稚的家伙,不就是想让他说一句干的好呗

    温润的眼底划过一抹幽光道,“纸上谈兵而已,就是死记硬背也能考第一,实际操作别露底了。”背着手踱着步,慢悠悠地溜达着。

    气的战常胜瞪着他的后背道,“给老子等着,上了艇绝对让你眼睛瞪脱窗。”冷哼一声加快脚步,追上他斜睨着他嘲讽道,“不过某人的体能训练,真是让人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景海林气的咬着后槽牙道,“你也给老子等着,迟早有一天老子不会掉队的。”

    “哎呀呀要求可真低啊”战常胜嘲笑声更大了。

    带着一身冷气的景海林进了家门,食指指着对门道,“老子等着你上艇的表现。”

    “对门又嘲笑你了。”洪雪荔抿嘴偷笑道。

    景海林面色尴尬哼了一声道,“嗯”

    “对了今儿成绩下来了。”洪雪荔突然想起来道,“对门没能让你高兴一会儿。”

    “各科成绩都是第一。”景海林高兴地说道,“这小子脑子真好”

    “你既然这么高兴还生气做什么”洪雪荔好奇地看着他道。

    “嘴巴不好”景海林咬着牙说道,“嚣张,狂妄。”

    “两个幼稚的家伙。”洪雪荔好笑地看着他道,笑眯眯地又道,“不过我要感谢对门,让你充满了活力。”

    “去,谁幼稚了,凭什么感谢他。”景海林不服气地说道,“我才不像他,有点儿成绩就骄傲自满。”

    “呵呵”洪雪荔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我去书房了。”景海林恼羞成怒不好意思的疾步走向书房,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aaaaaa

    “胜利歌声多么嘹亮,歌唱我们亲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战常胜唱着胜利歌声进了家门。

    “什么事这么高兴”丁海杏看着春风满面的他道。

    “考试成绩下来了,我和红缨考的一样的好。”战常胜高兴地宣布道。

    “咱家红缨可是第一。”丁海杏惊讶地看着他道,“难不成你也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