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调戏’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我知道这是男生宿舍不用你提醒我。”沈易玲笑眯眯地看着他道。

    “既然知道,这样做不太妥当吧如果现在有人进来那怎么办一定会被误会的。”丁国栋担心地看着门口,生怕有人现在突然的出现在门口。

    “是这样吗”沈易玲无辜地眨眨眼道,轻松自若地又道,“这也要烦恼吗就告诉他不要误会就好了。”

    丁国栋无力地看着她着急上火地说道。“可是那不就叫误会了,误会就是弄不清楚才造成的。而且一旦被人误会,又很难让人化解的才叫误会。误会是很麻烦的。”

    “哈哈”沈易玲看着满脸通红跟火烧屁股似的丁国栋不厚道的笑了起来,清脆甜美的笑声听在丁国栋耳朵里如魔音穿耳一般,吓得他惴惴不安,就怕有人闯进来。

    “我听的很明白,你不需要解释。”沈易玲嘴角是止不住的笑意道。

    “你到底有没有女同志的自觉啊”丁国栋是真的怕,于是豁出去道,“你知不知道男女有别,男女授受不亲。”

    “我又不会对你做什么我一个女人都怕,你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儿你怕什么”沈易玲好笑地看着他道。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瓜田李下你懂不懂”丁国栋看着她道。

    “瓜田李下什么意思”沈易玲虚心地求教道。

    “瓜田李下你不知道什么意思”丁国栋不敢置信瞪大眼睛地看着她道,“你不是图书管理员。”

    “图书管理员,管理图书,又没规定一定非得要看吧”沈易玲微微扬起下巴,诡辩道。

    没毛病,这话没毛病,丁国栋裹了裹身上的,毛巾被道,“瓜田李下,就像你我这样,容易遭人误会。”

    “原来还是你刚才说的那一套,我都不在意,真是个老封建。”沈易玲挥挥手,非常男孩子气地说道。

    丁国栋张张嘴,又合上,看她神情自若,他却如火锅上的蚂蚁一般,“我实在无法理解你这个女同志,这是男人的宿舍,又只有一个男人在。”他指指自己道,“何况还是裹着被单的男人,你都不会觉的不好意思”

    “你裹的严严实实的,我又没看见什么我能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沈易玲一脸好奇地说道,话落还上下打量着他,神态慵懒悠闲地又道,“男人又不是老虎,我没有别的意思”突然眯起眼睛手指比了个手枪的姿势指着他道,“难道你有别的意思”

    丁国栋一脸惊悚地看着她,对她有意思那真是想都不敢想,除非脑袋被门板夹了,“好吧你坦荡荡,可你不怕你爱人听到什么风言风语的误会,这样会造成对你家庭的困扰。”

    “我没有结婚。”沈易玲看着他道。

    难怪嫁不出去,就这性格说好听点儿是豪爽,难听点儿就是姑娘太不自爱了。

    沈易玲眉目轻转看着他道,“我二十四了,比你大,应该叫我姐姐对吧”

    叫她姐姐丁国栋满身恶寒地说道,“不巧我也二十四了。”

    “那我生月比你大。”沈易玲一副这个姐她当定了的样子。

    “谁说的”丁国栋不服气地说道,“我生月肯定比你大。”

    “我正月里出生,你呢”沈易玲得意洋洋地看着他道,敢比我大,轻哼一声,很是嚣张

    丁国栋尴尬地一笑灵机一动道,“那个我该去车间了。”

    沈易玲抬起手腕看了下表,举起手,表转向他道,“你看看,才一点,我记得上班时间是三点。有你这么尽职尽责的工人,工厂应该给你嘉奖”

    丁国栋算是看出来了,你拐弯抹角的说话,她根本听不懂,“请问,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看来你也没有结婚”沈易玲突然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的”丁国栋好奇地问道。

    “能知道”沈易玲神秘兮兮地说道。

    “怎么知道的”丁国栋瞪大眼睛看着她道。

    沈易玲唇边很快就染上了一道神采飞扬的笑意,缓缓地说道,“结了婚的男人绝对不会羞涩的像个姑娘。”

    丁国栋恼羞成怒地看着她,连名带姓地吼道,“沈易玲”

    沈易玲伸出小指,掏掏耳朵道,“我耳朵没聋,不用那么大声,这么大的声音万一被人听见了,啧啧”

    吓得丁国栋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结果迎来了沈易玲大声的笑声。

    丁国栋气呼呼地瞪着她,“笑什么结了婚更应该注意男女关系,这是对婚姻起码该有的忠诚的态度。”

    沈易玲闻言桃花眼轻轻流转,神色如常地看着他道,“我们俩应该算是同事,对吧”突然又摇摇头道,“不对,我应该算是你的债主吧”

    “债主”丁国栋扭过头来看着她道,“我什么时候借过你钱了。”

    沈易玲一脸的严肃地看着他说道,“你忘了答应我什么”伸手讨要道,“我的蛋形沙发呢”

    “我编好了。”丁国栋眼睛瞥向床尾道,“你看。”

    沈易玲看向床尾,那漂亮的蛋形沙发立马喜笑颜开道,“不错,不错。”

    “你来的正好,带走吧”丁国栋只想赶紧把眼前这个瘟神给带走了。

    “你让我把它带走,我是女的耶”沈易玲指指自己道。

    丁国栋一脸错愕地看着她,耿直地说道,“你现在知道自己是的女的了。”

    沈易玲站起来,一步一步的靠近他,吓得丁国栋向后缩着,惊恐地说道,“你想干什么啊”

    “哈哈你好可爱。”沈易玲笑地花枝招展道。

    被人嘲笑的丁国栋板着脸道,“沈同志,你再拿我开玩笑,小心我修理你啊你别看我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其实我这个人脾气是很坏的。你要把我惹火吗”

    沈易玲站在长桌前,清脆的笑声止住了,却止不住眼底的笑意,好声好气地说道,“我知道了,我想玩火我会拜托你的。”笑眯眯地看着他道,“我走了,你有时间去学校时,把这个送到图书馆。”

    “好好好”丁国栋现在只求这个瘟神快走,这样简单的条件当然同意了,何况这本来就是给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