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天然‘大冰块’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海杏挑眉看着他道,“你脸红什么”

    “没什么,吃饭热的。”战常胜夹菜给她道,“快吃,快吃,爸妈寄来的粉皮真好吃。”将话题给差了过去。

    吃完饭,战常胜与红缨收拾干净餐桌后,战常胜走到卧室就问道,“怎么样收拾好了吗”

    “中午太阳毒辣,到半下午再去好了。”丁海杏将床上放着的大蒲扇递给他道,“看你热的,快扇扇。”

    战常胜关上房门插上,脱掉身上的长裤,只穿着背心拉开椅子坐下,手里的大蒲扇,呼扇、呼扇的。

    “心静自然凉,你这样,凉快不到哪儿去。”丁海杏歪在床上道。

    战常胜扔掉手里的蒲扇,脱鞋上床,将丁海杏抱在怀里道,“我真是傻,身边有个天然大冰块,还自己扇什么扇子。”

    “唔简直太舒服了。”战常胜将侧躺的丁海杏从背后将她抱了个满怀,摸着她的大肚子道,“宝宝,你热不热啊爸爸都快热死了。”

    “怎么没反应啊”战常胜在她的肚子上摸了一圈都不见任何回应。

    “估计午休呢”丁海杏枕着他的胸膛道,“你说我把头发给剪了怎么样”

    “干嘛要剪头发”战常胜疑惑地问道。

    “坐月子不可以洗头,这长头发还不馊了。”丁海杏轻声说道,“剪成短毛盖儿,好打理。”

    短毛盖儿就是现在的那种特别普遍的干部头。

    “千篇一律的短毛盖儿,不好看,不许剪。”战常胜霸道的说道,“我还是喜欢你长发飘飘的样子。”继续说道,“再说了,你把头发编着,不梳头都不会散。”

    “咦你不怕味儿啊”丁海杏打了个冷颤,嫌恶地说道。

    “不怕”战常胜嗅嗅鼻子道,“杏儿香香的,像杏花的味道。”

    “甜言蜜语。”丁海杏仰起头翻了个媚眼给他。

    “天地良心,我从来不说假话的。”战常胜脸贴的着她的脖颈、肩头使劲儿的嗅嗅道,“这味道很淡,真的很好好闻。”

    温热的唇在她圆润的肩头留下印记,“杏儿。”温柔地叫道。

    “嗯”丁海杏轻声应道。

    “我现在想亲亲你怎么办”战常胜声音暗哑道。

    “你现在在干什么呢”丁海杏媚眼横了他一眼道。

    得到鼓励,战常胜直接低下头,噙住了她的粉唇,这些日子由于苦读,他可真茹素了些日子,虽然不能驰骋沙场,可耳鬓厮磨都没有。

    战常胜舌尖撬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如将军一般巡视领地一般,不放过任何一寸地方,不断地缠绕着,吞噬着

    “唔”怀了孕的身体本身非常的敏感,本能地扬起一股颤栗,舌头在口中搅动的感觉是那么地明显,身子在发热,他的辗转吮吸,触乱着她的每根神经。简直就像是要吞了她似的。

    这样的深切的吻,直到喘不过气来,两人才分开,丁海杏软软的倒在他怀里大口的大口的喘息,耳听着他胸膛里传来急促的心跳声。

    战常胜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我好想你,感觉到了吗”

    “呸”丁海杏清晰的感受到背后他那重型武器的威力,带着情欲的声音沙哑道,“忍着,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战常胜苦笑一声自己的自制力在她面前碎成了渣渣,他怕控制不住自己伤了她和孩子,起身道,“我去卫生间冲个冷水澡。”说着如兔子一般蹿了出去。

    还好自己过几天就要去艇上实习了,离的远了,也会断了那份欲念。

    哗啦一下,战常胜拿着接满自来水的脸盆,倒在身上,彻底浇灭了身上的火热,才擦擦身子回了卧室,继续插上房门。

    “你怎么湿漉漉的就进来,你忘了拿换洗衣服可以叫我啊”丁海杏坐起来道。

    “没关系,一打坐,这衣服很快就被真气给烘干了。”战常胜盘腿坐在了椅子上,徐徐然看着她道。

    “你这样太暴殄天物了吧”丁海杏一脸惊讶地看着他道,居然用真气烘干

    “这叫物尽其用,一举两得。”战常胜剑眉轻挑,悠悠然地说道,“你也赶快睡会吧”

    丁海杏重新躺了下来,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aaaaaa

    就在战常胜与丁海杏耳鬓厮磨的时候,在工厂的丁国栋也迎来了一个债主。

    “丁国栋”沈易玲站在宿舍的门口道。

    宿舍由于是平房,太阳一晒就透了,大中午的,室友们都躲到附近的树荫下,或睡觉,或纳凉去了,谁会待在闷热的宿舍里。

    大中午丁国栋想着没人来,所以窗户和门大开,穿着背心与花裤衩,别说这穿堂风一吹还挺凉快的。

    可看见门口的沈易玲,丁国栋的脸都绿了,抓着毛巾被就裹在了身上,把自己上下给裹严实了,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怎么来了。”

    “你不来,我自然就来了。”沈易玲大大咧咧地走进来道。

    “我太忙了,所以”丁国栋心虚地说道。

    太忙了不是借口,而是真忙,心虚自然是图书馆里尴尬了。

    沈易玲又不笨,自然知道眼前这家伙在躲他,送来的样书都换人了,等了两个星期都不见他出现,只好来讨债了。

    “还好,没有异味,也挺整洁的。”沈易玲潇洒的伸脚勾了一张桌子下面的凳子,就这么横刀立马地坐了下来,看着如受了气的小媳妇儿似的丁国栋一脸的好笑。

    丁国栋也觉的这样有碍观瞻,红着脸说道,“那个同志你先出去一下。”

    “外面热死了,我才不要出去。”沈易玲娇蛮地说道,“把你的扇子给我,大中午的真是快把我给热死了。”

    丁国栋将床上的大蒲扇递给她,小声地说道,“女孩子应该说话斯文一些。”

    沈易玲扇着扇子挑眉道,“怎么你是在说我说话粗鲁吗嗯”尾音上挑,威胁的意味很重。

    吓的丁国栋一哆嗦,“没有,没有。”对于这个女土匪,怎么地她也说个女的,丁国栋抬眼看着她道,“那个沈同志这里是男人宿舍,你看你是不是先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