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扳回一城

作品:《六零俏军媳

    高进山盘腿坐在床上,严肃地看着方巧茹道,“哎我就不明白了,你干啥老是跟人家老战比,咱家是你缺吃的了,还是缺你喝的了。好好的日子不过,干嘛非给自己找不自在。”

    “我不是为了那二十斤麦子,这是态度问题,懂吗态度问题”方巧茹跪坐在床上道,“没有一味付出,有来有往才对嘛反正我心里就是不平衡。”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你心里不平衡啥的人家大舅子每个星期都来老战家吃饭,你看看我大弟弟文山,就头一个星期来汇报了一下。其他的时候来过吗春天摘来的野菜不都让国栋捎来了,在野外捡到什么好吃的、好玩儿的,都给孩子们送来。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可是你说的礼轻情意重。哪怕有片菜叶子你也喜欢。”高进山板着脸道,“你不是经常说礼尚往来,我弟弟做的不够好吗你以为那东西是白拿的,说句扎心窝子的话,那些东西比粮店卖的贵多了,老战不知道给了老丈人家多少好处,你愿意干这傻事啊”缓了口气又道,“再说句过分的话,老战的岳家这么做,无非是让老战对他们的女儿好点儿。你都是我们老高家的人了,还用得着捧着你吗”

    一番话把方巧茹给说的讪讪的,“哎呀快吹熄灯号了,我睡觉了。”

    高进山好笑地看着回避话题的她道,“巧茹,不是我家不给,是家里真的穷的家徒四壁,别太苛刻了。”心里乐开了话,终于东风压倒西风,扳回一城,不容易啊还是大弟弟给自己长脸。

    回头也得说说战常胜,丈母娘家寄来的包裹,别四处显摆,闹的大后方不稳定,太不利于安定团结了。

    aaaaaa

    第二天丁海杏送红缨上学出门的时候,遇到了同样送孩子上学而出门的方巧茹。

    “红缨快走啦”站在楼道外的景博达冲红缨招手道。

    “来了。”红缨穿着干净的水手服,颠颠儿的跑过去。

    “等等我们。”高建国拉着高双庆蹬蹬地追了上去。

    四个孩子叽叽喳喳的一起朝学校走去。

    丁海杏和方巧茹眉眼带笑地看着他们的背影,渐渐的远去。

    “红缨妈妈,这些日子谢谢你了。”方巧茹扭头看着她道。

    这没头没尾的谢我什么丁海杏一头雾水地看着她。

    “我家建国和双庆这些日子多亏你照顾了,我和孩子爸都没时间。”方巧茹说明缘由道。

    “哦”丁海杏恍然一笑道,“这没什么孩子们都很乖。”

    “乖什么我家那俩皮猴子,我还不知道,这要不是有你看着,还有红缨和景博达两个人给他做榜样。他坐不到三分钟,那屁股就跟扎了针似的,坐不住。”方巧茹爽朗地说道,不客气地揭自家的孩子的老底儿。

    丁海杏呵呵一笑道,“建国很聪明。”

    “那倒是,就是贪玩。”方巧茹嘴上数落着儿子,可眉宇间根本就不是那回事。

    “弟妹,看你的肚子,再过俩三月就要生了吧”方巧茹看着她的大肚子道,“真快,跟吹气似的,就鼓了起来。”笑呵呵地又道,“看样子像男孩儿,跟我怀孕的时候一个样这样正好,一儿一女,凑成个好字。”

    “常胜也盼着生个儿子。”丁海杏笑了笑道。

    “男人们都一样,都想着生儿子,传宗接代嘛”方巧茹宽慰她道,“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反正还年轻,再生嘛”紧接着又道,“哎这孩子的东西都准备齐了吗没齐的话,找我缺什么我给你买。”压低声音道,“内部价。”

    “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丁海杏话落又想起来道,“嫂子,有没有那种泳衣带弹性的料子。”

    “你想做泳衣,你这样可不能下水。”方巧茹立马说道。

    “不是,不是给我做的。”丁海杏压低声音道,“是想给孩子做件泳衣,商场的样式不适合她穿,顺便在做些内衣。”

    方巧茹点点头,天气越来越热,到了暑假肯定去海边玩水,离得又这么近,男孩子小,光着屁股跑都没事,女孩子就不行了。

    方巧茹犹豫了下道,“可是这种料子贵。”

    “钱不是问题。”丁海杏财大气粗地说道。

    最主要的是布料有了出处,师出有名。

    “行”方巧茹爽利的应道。

    “我给你拿钱和票去。”丁海杏抬脚朝家里走道。

    “不着急,等我拿回来料子,你在给钱得了,这种布料也不要票,只给钱就行了。”方巧茹追上去说道。

    “那先谢谢嫂子了。”丁海杏停下脚步道。

    “谢什么举手之劳的事情。”方巧茹笑了笑道,“好了弟妹不耽误你了,我上去了。”

    “嫂子,慢走。”丁海杏看着她上楼,才推开门进了家。

    方巧茹那个羡慕啊看人家没有家里拖累,娘家又给力,难怪人家花钱这么阔气,哪像他们,双职工,花个钱还扣扣索索的。

    真是人和人不能比啊

    aaaaaa

    转过眼就到了期末考试,早餐时刻,丁海杏给战常胜和红缨一人拿了俩煮鸡蛋放在他们面前道,“来来,一根油条,俩鸡蛋。”

    “你还迷信这个。”战常胜摇头轻笑道。

    “我不迷信这个,我深信功在平时,急时抱佛脚可不行。”丁海杏悠悠然地看着他们两个道,“只不过讨个好彩头。”

    “来来这是油条。”丁海杏夹着油条放在他们的碗上道,“我从食堂买来的,还热乎着呢快吃。”

    “我不喜欢吃煮鸡蛋,淡了吧唧的没味儿。”战常胜将鸡蛋剥壳,递给了丁海杏。

    “这是我腌的咸鸭蛋,腌的正是时候,蛋黄肯定冒油呢”丁海杏努努嘴道,“快吃,吃了咸鸭蛋,少上几回厕所。”

    “你以为我们一紧张就会想着上厕所啊”战常胜嘴角掀起清浅的笑意道,“老子就不知道紧张为何物”

    丁海杏好笑地摇头道,“我是怕你们那么一大碗粥下肚,水喝多了。”随即又道,“好了,好了,快吃”真诚的嘱咐道,“我在这里预祝你们俩这一次考试高分,全是送分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