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 ‘战美帝、揍霓虹’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丁国栋闻言不可辩驳,只好道,“那好吧”抱着书朝外走去。

    丁海杏拿一个柳编篮子,有点儿像野餐篮子,将西瓜放了进去,然后盖上盖子,提着出去,卡在了后座上。

    “行了,你回去吧外头日头毒。”丁国栋跨坐在自行车上道。

    丁海杏拾阶而上,进了屋,丁国栋骑上自行车就走了,午休的校园非常的安静,太阳晒的树叶都卷曲了起来。

    屋里阴凉、阴凉的,一出来,不一会儿丁国栋身上就一身的汗,顶着烈日,他骑回了工厂。

    丁海杏回到了家,倒了一茶缸水,放在八仙桌上晾着,红缨睡醒了,肯定会口渴的。

    然后拿着书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一眨眼就到了两点半,丁海杏放下手中的书,起身去了红缨的卧室,将她叫醒了,洗把脸,喝点水,就彻底清醒了。

    很快就传来景博达和高建国的声音,丁海杏让红缨背上书包,送她出去,孩子们一起背上书包上学校。

    等红缨走了,丁海杏独自在家简单的收拾一下,就又到了孩子们放学的时间,红缨他们回来先写作业,不到半个小时做完作业,就出去玩了。

    丁海杏又该忙着做晚饭,等到战常胜回来,先吃西瓜,吃过饭,他和红缨收拾碗筷的时候,丁海杏去洗澡。

    洗澡回来躺到床上,这一天算是过完了。

    战常胜怕热,无论是训练还是上课一天都是汗,所以收拾干净餐桌后,也去洗澡,回来把脏衣服洗了。

    坐在书桌前,还得挑灯苦读,苦读前照样先胎教一番。

    “今天我们的宝宝在肚子里乖不乖,有没有闹腾妈妈呀”战常胜盘腿坐在床上摸着丁海杏的肚子道。

    “我们宝宝很乖的,爸爸,求表扬。”丁海杏捏着鼻音说道。

    “乖,真是爸爸、妈妈的好宝宝。”战常胜煞有介事地说道,抬眼看着她温柔地说道,“你感觉怎么样这么热的天顶着个大肚子。”

    “我也很乖的。”丁海杏眉眼含笑地说道。

    “你不热吗”战常胜黝黑地双眸看着干净清爽的他道,伸手摸摸她的额头道,“冰冰凉凉的。”说着将她抱在了怀里,“真舒服,我真早该把你抱在怀里的。”接着又道,“你看我不动都是一身的汗。”

    丁海杏窝在他的怀里,如抱着一个大暖炉似的,这要是冬天指定舒服。说实在如果不是自己修炼,她才不会这么抱着他呢大夏天里真是遭罪。

    “你这样入了伏可咋整啊暑假正好去艇上实习,以后还要在艇上生活。”丁海杏柔声又道,“这到了海上,我听说潜艇里更热,环境潮湿。”担心道,“你可怎么办啊”

    “我在水上舰艇。”战常胜轻声说道。

    “水上舰艇也好不到哪儿去,一样热,在茫茫无际的大海上,连个遮挡都没有。”丁海杏叹声道,“还有这淡水、洗澡都成问题。”想起来她这眉头拧的都能夹死蚊子。

    “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受不了的苦。熬着熬着就熬过去了。”战常胜亲亲她的额头道,“所以啊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

    “呵呵”丁海杏被他给逗笑了。

    “舰艇上的伙食还是不错的”战常胜宽慰她道。

    “少来,能有家里吃的好。”丁海杏仰起头没好气地白他一眼道。

    “呀杏儿,你的腿怎么了。”战常胜突然担心地说道。

    “转移话题的语气太生硬了。”丁海杏娇嗔地瞥了他一眼道。

    战常胜轻轻地放下她,移到床尾,“你这腿变粗了,吃胖了。”

    “你才胖了”丁海杏抬脚就揣他道。

    战常胜一把握着她白嫩的小脚丫,惊讶道,“这脚也比原来大了一圈,这怎么回事不行,咱上医院看看。”

    丁海杏好笑地看着他道,“别大惊小怪的,只是肿了,等生完孩子就好了。我这不算什么有的肿的一摁一个坑。”

    “原来是这样,吓死了我了。”战常胜拍拍自己的小心肝儿道。

    “你别研究这个了,孩子出来,总不能宝宝、宝宝的叫吧”丁海杏脚丫子踢踢他道,“孩子他爸,给孩子起个名。”

    “我先说好啊你可不能起那些烂大街的名字,什么海军啊国庆啊建国、建军啥的。”丁海杏板着小脸严肃地说道,“这大街上吼一嗓子建国,十个有七八个回头。”

    “叫海军怎么了他老子是海军,宝宝叫海军不正好。”战常胜重重地点头说道,“这名字多有意义而且预产期在九月份,如果宝宝多在你肚子里待些日子,正好国庆出生,就叫国庆。”

    “去去”丁海杏捶着他的肩头道,“人家楼上双庆,都不叫国庆,咱儿子坚决不能叫国庆。”

    “呶呶这可是你说的儿子啊”战常胜幽黑的双眸浸满笑意地看着她道。

    “行了,说完儿子的名字,这女儿的名字,你也不能给我起什么花啊的,芬啊的,秀英、桂英、这些土的掉渣的名字。”丁海杏严肃地又道,“给孩子们取名字,得好听、好记、好认才行,记住这三好原则。”

    “那你让我取什么”战常胜挠头道,很是头疼耶

    “这取名字一辈子的事情,你可别让孩子将来怨你。说你给他取的名字不好听。”丁海杏食指戳着他的胸口认真地说道。

    战常胜食指轻扣着床,有一下没一下的,“女孩儿的名字”眼前一亮道,“女孩子就叫帼英,战帼英,巾帼不让须眉对吧而且这个英和咱闺女红缨的缨字同音。一听就是咱家的闺女。”双眼闪闪发亮道,“这可和你说的那些土得掉渣的名字不一样吧我们的女儿不输男儿,一听就是老子的种儿。”

    “这女儿的名字勉勉强强还合格。”丁海杏点了点头道,“儿子的呢”

    “叫战美帝如何”战常胜眉目轻挑忽然说道。

    “咳咳”丁海杏惊的直咳嗽,“你干脆给儿子叫揍霓虹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