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说多了都是泪啊!

作品:《六零俏军媳

    高建国拿了一牙西瓜,放在盘子里,嗷呜咬了一口,“好吃又甜、又杀,还凉凉的,好舒服。”

    “红缨这是你的。”景博达站起来拿了一牙放在了红缨面前的盘子里。

    “马屁精。”高建国撇撇嘴不屑地说道。

    景博达又拿了一牙西瓜放在了高双庆面前的盘子里道,“双庆这是你的。”

    “谢谢博达哥哥。”高双庆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齐的洁白的牙齿。

    景博达最后才拿了一牙坐下,乌溜溜地大眼睛有意无意的瞥了身边的高建国一眼。

    高建国冷哼一声道,“我这是在锻炼我家双庆独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然后又倒打一耙道,“你破坏了我训练双庆的机会。”

    景博达专心的吃西瓜,实在太好吃了,好吃的不舍的离开,也没时间听高建国废话。

    高建国半天不见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回应,一抬眼,就看见一牙西瓜快吃到底儿了。

    我的妈呀连他家双庆都吃的那么快。

    “吃到尾,西瓜还是这么好吃,比冰棍还好吃。”景博达眯着乌溜溜的眼睛,满足地说道。

    吃完一牙,这一回不用景博达帮着拿,人家充分响应哥哥的号召,站起来自己拿。

    一人两牙,谁也别抢。

    两牙西瓜下肚一扫暑气,可是这么好吃的西瓜还想吃怎么办

    景博达他们齐齐咬着手指,眼巴巴地瞅向了红缨。

    丁海杏和丁国栋在厨房忙活着,耳听的孩子们在客厅里叽叽喳喳的,会心一笑。

    同龄人所思所想都一样,红缨站起来道,“看我的。”

    红缨雄赳赳气昂昂地走到了厨房,“妈,西瓜好吃,我们嘿嘿嘻嘻”

    “怎么还想吃”丁海杏好笑地红缨道。

    “嗯这西瓜太好吃了。”红缨眉眼含笑,弯成了月牙。

    “只准再吃一块儿,不然待会没法子吃饭了。”丁海杏竖起食指看着她道,“你看这西瓜还有一个,想吃,只要你肚子能装的下,吃完饭再吃,我不反对。”

    “好”红缨看着桌子上又大又圆的大西瓜道。

    丁海杏切了四小牙儿西瓜放在柳编的西瓜果盘上递给了红缨,“去吧”

    有大哥这个手艺人在,丁海杏是物尽其用,家里的沙发垫子、杯垫、果盘、洗衣篓、垃圾篓、柳条手提箱,反正她画出什么样子,大哥就坐出什么。

    所以家里处处可见柳编的影子。

    红缨端着西瓜过去,一人一块,不多不少,“别噘嘴,西瓜吃的太多,还怎么吃午饭。”

    “我宁愿吃西瓜,我爸不会做饭,妈妈不回来,一准带我们吃食堂。”高建国撇撇嘴不嫌恶地说道。

    “我也一样,我爸连糖和盐都分不清,其实我妈做饭也不太好吃,早餐都是牛奶配馒头片或者是饼干。吃的都快吐了。”景博达吐吐舌头道。

    说多了都是泪啊景博达和高建国两人相视一眼,真是心有戚戚

    突然意识到对方是谁了,哼的一声,两人又同时别过脸。同时又觉得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对方没有差。

    “吃完了西瓜了吧赶紧收拾一下。”红缨看着他们道。

    “高建国你去把西瓜皮扔到外面。”景博达站起来道。

    “哎凭什么我去扔啊你干什么呢”高建国不服气道。

    “我去冲洗盘子,你干嘛”景博达将盘子里的西瓜籽儿用手,拨拉到了西瓜皮上,在将盘子落起来。

    “二选一,你做什么吧”景博达朝他努努嘴道。

    “那我去倒西瓜皮。”高建国立马说道,这个最简单。

    “那好”景博达提醒道,“别倒在楼前,招苍蝇,倒进学校的垃圾池里。”

    “啊那么远”高建国想想顶着日头穿越操场,头皮就发麻道,“你的要求怎么那么多”

    “我去好了。”红缨站起来道。

    景博达瞪着高建国,“你去不去”

    “我去,我去啦”高建国将西瓜皮放在了盘子里,端着就走,边走边嘀咕道,“早知道我洗盘子了,还凉快些。”

    景博达端着盘子进了厨房,丁海杏见状伸着手说道,“给我好了。你出去玩儿吧”

    “丁阿姨,就用水冲冲,我来冲。”景博达躲避着她的手道。

    “那好吧”丁海杏让开了地方,景博达径直走向水槽,将四个搪瓷盘子,打开水龙头,轻松地冲了冲,放在了灶台上。

    aaaaaa

    景博达冲洗干净盘子从厨房出来时,高建国也从外面倒西瓜皮回来。

    四个孩子坐在八仙桌前,没多久,厨房里就飘出来浓郁的菜香,勾的人口水直流。

    景博达和高建国看向红缨同时说道,“还是红缨妈妈的好”两人眼热的是真羡慕,同时看向厨房里的丁海杏道,“真是好吃的能吞掉舌头。”

    “你干嘛学我说话”两人又同时说道。

    “谁学你了。”

    “呵呵”红缨闻言一笑道,“你们好有默契。”

    “谁给跟他有默契。”两人又异口同声地说道,两人简直是神同步。

    两人两看相厌,同时别过了头,高双庆拍着手道,“我哥和博达哥哥好有趣耶”

    丁海杏端着呛虾虎出来,放在八仙桌上,笑眯眯地看着他们道,“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唉我妈要是像红缨妈妈在家里给我做好吃的就好了。”高建国吸溜着鼻子道,狗腿地又道,“丁阿姨,红缨实在太幸福了。”

    “你可真没良心,如果不是你妈妈在外面辛苦工作,你哪有鸡蛋和白面吃。你们会和外面的孩子一样,面黄肌瘦的,衣服也破破烂烂的。”丁海杏弯腰温润的目光一一扫视过他们,他们则羞愧的低下了头。

    说真的,在学校里待久了,和外面简直是两个世界,都快忘了这是吃不饱穿不暖的时代了。

    无论什么时候部队的条件要好一些。

    丁海杏摸摸他的脑袋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妈妈听见这话,该难过死了。”指着他们一个个地说道,“想想,你们的妈妈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不是先紧着你们,肉你们吃了,她们喝汤嘬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