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傻眼了

作品:《六零俏军媳

    沈易玲脚下的凳子咯哒咯哒直响,身体颤巍巍的,看得人心惊胆战的,丁国栋不自觉地放低声音,轻声道,“你先下来好吗”

    “是你啊”沈易玲瞥了他一眼道,“你等一下,我马上就。”

    话都说没完,哗啦一下人却凳子上摔了下来。

    “小心”丁国栋伸开双臂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

    “呼还好,还好,灯管没用摔碎了。”沈易玲双手举着灯管道,一低头,黑眸看着丁国栋的头顶道,“你”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胸前的到他呼出来的热气。

    丁国栋只是下意识的接住她,根本就没有多想,然而现在他整个人都傻了。因为眼前就是女人的胸前的小兔子,颤悠悠的,柔柔软软的,刷的一下全身的血液蹿到了脸部,赶紧闭上了双眼。

    由于夏日里穿的薄,丁国栋却能清晰的感觉她身上的热度,一缕幽香直窜鼻翼。

    “喂看够了吗”沈易玲红着脸道。

    “我没看,我闭着眼睛的。”丁国栋赶紧说道。

    “你抱够了没还不赶紧把我放下来。”沈易玲特尴尬地说道。

    “哦”丁国栋闭着眼睛赶紧将她放下。

    沈易玲看着他的脸红的如煮熟的虾子似的爆红,似乎还能感觉冒着热气。

    丁国栋只想离开这令人尴尬的境地,又快速地说道,“我走了。”因为是闭着眼睛的,砰的一下撞上了书架,额头顿时起了个大包。

    本来不好意思的沈易玲看着他呆头呆脑的样子,“噗嗤”笑了起来,关心地问道,“撞疼了没有。”

    丁国栋听见她的笑声就更囧了,背对着她的丁国栋低着闷声道,“没有,没有,我皮糙肉厚的不怕的。”紧接着又道,“我走了。”双手摸着书架,小心翼翼地朝外走。

    沈易玲清灵的黑眸晃了晃,摇头失笑道,“睁开眼睛吧”接着又道,“过来帮忙,把灯管给按上了。”

    丁国栋闻言睁开眼睛,扭了过来,低着头道,“我来按吧”

    沈易玲看着他额头鼓起来,红红的大包,又想笑了。

    丁国栋弯腰把椅子扶好,又把凳子放在上面,“这种事情要男人做,你一个女人怎么能做呢”

    “女人为什么就不能做了”沈易玲闻言黑着脸道,“你看不起女人啊”

    丁国栋慌乱的摆手道,“不是,不是,我绝对没有看不起女人。”

    沈易玲面露笑容道,“算你识相。”

    丁国栋小声地嘀咕道,“只是这些爬高上低的事情,还是男人来做的好。”

    “你心里是不是在说我,刚才从上面摔下来。”沈易玲黑着脸说道。

    “你咋知道的”丁国栋憨憨的说道,说完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赶紧捂着自己的嘴。

    沈易玲一脸好笑地看着他,这脸上都写的明明白白,瞎子都看得出来,黑眸轻闪,干脆道,“那你来。”

    “好我来。”丁国栋低着说道,扬起头看看吊着的灯板,“这个要怎么按”

    “看见木板下两个圆形的耳朵吗”沈易玲看着他点头继续说道,“灯管两端插进去就好了。”

    “哦”丁国栋点点头,麻利的爬上去,踩在了方凳上面,低头看下去道,“将灯管递给我。”

    “拿好了。”沈易玲一手扶着凳子,一手将灯管递给了他道。

    丁国栋拿着灯管顺利的将一端按上,人高马大,自然手臂也长,轻松地就将另一端也按了上去,小心翼翼地松开了手,没有掉下来,“好了。”踩着凳子下来,将凳子搬下来,看着凳子上踩的鞋印,低着头问道,“抹布呢”

    “在窗台上。”沈易玲指着身后的不远处的窗户道。

    “哦”丁国栋快步走过去,拿过抹布将凳子和椅子都擦了擦,又将抹布送回原处,“我走了。”抬脚就走。

    “回来”沈易玲看着还挺细心的他道。

    丁国栋转过身,低着头木制地地板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你忘了拿书了。”沈易玲好心地提醒他道。

    “哦”丁国栋闷声又道,“在哪里”

    “跟我来”沈易玲率先朝图书馆前台走去。

    “哦”丁国栋低着头跟在她身后,到了前台。

    “这一次的书有些多。”沈易玲从柜台下面搬出一摞书放在柜台上面,“能带走吗”

    “能”丁国栋点点头道,搬起书就走。

    “哎等一下”沈易玲伸手叫住他道。

    “你还有什么事”丁国栋搬着书,低下头,额头紧贴着书道。

    沈易玲看着他别扭的样子,这才发现他到现在都一直在低着头,没抬眼看她一眼。

    “喂我很面目可憎吗”沈易玲阴着小脸质问道,双眼却泛起笑意。

    “不是,不是。”丁国栋赶紧说道。

    “那为什么都不看我”沈易玲食指敲敲前台看着他厉声道。

    “这样这样避免我们两人的尴尬。”丁国栋小声地解释道。

    沈易玲闻言脸刷的一下红了,突然恶声恶气地看着他道,“这么说你还记得刚才的事情。”

    “没有,没有。”丁国栋结结巴巴地说道。

    “既然不记得你尴尬什么”沈易玲心头微动道。

    “我我”丁国栋吭哧了半天,脸憋的通红也没说出个一二三来。

    沈易玲看着他窘迫的样子,抿嘴偷笑,握拳清咳两声了两声又道,“我警告你,不许把刚才的事情说出去。不然的话,你给我小心点儿。”

    丁国栋忙不迭地点头道,“不会,不会。”

    “你得向我道歉”沈易玲黑着脸低声道。

    “我道歉,我道歉。”丁国栋立马弯腰道,结果忘了手里的书,撒了一地,赶紧蹲在地上拾起来。

    “你这道歉太没诚意了。”

    沈易玲的声音从丁国栋的头顶上掠过,听的他头顶发麻,蹲着不起的他闷声问道,“你想怎样”

    “给我编个沙发吧那种蛋形沙发。”沈易玲挠挠下巴,斜睨着他道。

    丁国栋闻言松了口气,他还真怕她不依不饶的,万一告他耍流氓可就惨了。

    忙不迭地说道,“好的,好的。”

    沈易玲好心地说道,“你走吧”放他离开,再不让他走的话,估计会晕过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