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豪放胎教

作品:《六零俏军媳

    “那还可以。”战常胜挠头道,“可我跟他说什么啊总不能像傻瓜似的,对着你的肚子说你好,宝宝,我是爸爸。”

    “对对”丁海杏笑道,“就这么说。”

    “可我不能只说这一句话吧”战常胜黝黑的双眸看着她悠悠然地说道。

    “唱歌,你除夕唱歌非常好听。”丁海杏一拍双手道,正愁没有音乐呢这不是现成的点唱机,“一首歌,大约也就两三分钟。”

    “这个倒不难,饭前拉歌,节目汇演、歌唱比赛啥的我们都没输过。”战常胜轻松地说道。

    “那你唱吧”丁海杏眉眼含笑希冀地看着他道。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战常胜洪亮的嗓门一开口丁海杏就给跪了,“停停打住、打住”

    “全全国”

    战常胜唱的正起劲儿呢硬生生地给憋了回去,无辜地看着她道,“是你让我唱的,不是说唱什么都行。”

    “那也不能唱这个啊你是唱给孩子听的,你大刀想砍谁啊”丁海杏气呼呼地看向他道,精致的小脸鼓鼓的如嘴里塞满食物的小松鼠似的。

    “当然是砍鬼子了,我还不知道砍谁吗”战常胜看着她轻笑道。

    “换一个”丁海杏赶紧说道,幸好国良离开了,不然还以为他什么神经了。

    “那我就换一个。”战常胜捻了捻手指想了想道,“日落西山红霞飞”

    丁海杏听得太阳穴直突突,战常胜看她黑脸的样子道,“这个也不行啊”

    绝对不能打击孩儿他爸的积极性,丁海杏笑眯眯地说道,“你就不能唱轻柔一点儿,温柔一点儿的。”

    “军歌都是这么慷慨激昂的,鼓励军人奋进向上的,怎么能温柔,那不是娘们兮兮的,没有男子汉的血性。不行,不行,老子不会唱,再说了宝宝也不喜欢听。”战常胜一改前面的不热衷的样子,积极起来道,“我给宝宝唱军歌,听着军号声长大,将来子承父业,也当兵。”

    丁海杏闻言满脸黑线道,“是女孩儿怎么办”

    “女孩儿也能当兵,巾帼不让须眉”战常胜漆黑如墨的眸子闪着亮光道。

    丁海杏感觉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咱念唐诗好了,唐诗好。”

    战常胜深邃的黑眸划过一抹流光道,“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咳咳”丁海杏惊的直咳嗽,“换一个”

    战常胜莞尔一笑又道,“那这个如何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你不会都给我念这么豪放的诗词吧”丁海杏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道。

    “怎么不好吗这词多么优美。”战常胜满眼笑意理由充足地说道,“听多了心胸开阔,为人大气,总比那些为赋新词强说愁,小里小气的诗词好。”

    “你就不怕宝宝以后调皮捣蛋不好管教。”丁海杏故意说道。

    “孩子就是要调皮捣蛋,规规矩矩的像什么样子。”战常胜理直气壮地说道。

    “这话我可记住了,希望你到时别嫌孩子淘气。”丁海杏眼波流转横了他一眼道。

    “那我继续了。”战常胜兴致勃勃地说道,“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丁海杏生硬地转移话题道,“你写的什么我可以看看吗”

    “还是海带缠潜艇,只不过这一次有论据更充分了,有海上种植资料,加上对门的潜艇资料,会很有说服力的。”战常胜双眸炯炯有神闪着自信地光芒说道。

    “那你继续吧”丁海杏乖乖地躺下道,“我和宝宝要睡觉了。”

    战常胜看着丁海杏微微凸起的小腹道,“宝宝,明儿爸爸再给你唱军歌。”

    丁海杏拉着被子蒙上头,闷声道,“饶了我吧”

    战常胜轻笑出声道,“你不喜欢听,不代表宝宝也不喜欢听。咱们家可是很民主的,你不能剥夺宝宝的权利。”说着坐过去拉开被子,露出了她精致的小脸。

    “那你不用那么高的嗓门,我可不想邻居以为家里怎么了。”丁海杏双手捧着他的脸颊道,“正常声音就可以了。”

    “嗯”战常胜点点头道。

    算了,随他吧胎教可不是让胎儿学习音乐,学习外语,甚至更多的东西,不是填鸭式的给胎儿进行教育。

    算了,难道真要让他拿着绣花针,捏着兰花指,想象那副画面,丁海杏就首先受不了。

    只要是对胎儿有益的事情都可以归入胎教的范畴。大到环境的改善、情绪的调节,小到听音乐、散步、和宝宝说悄悄话都是胎教的内容。有句话说的好,最好的胎教源自准父母的生活。放松心情,愉快地接受一个聪明活泼的小天使降临吧

    “好了,我不打扰你了,睡觉吧”战常胜低头亲亲她的额头,手又摸着她的肚子道,“乖,你也睡觉吧”

    “呀杏儿杏儿你的肚子好像动了。”战常胜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道。

    “看吧我就说咱家宝宝聪明,能听到的。”丁海杏手也放在了肚子上,四个多月胎动还不是很明显。

    “在等一两个月,你就会感觉到宝宝在我肚子里打拳。”丁海杏满脸笑意温柔地说道。

    “好了,不打扰你们睡觉了。”战常胜看着她道。

    “嗯”丁海杏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战常胜将最后的小尾巴写完,关上了台灯,脱了鞋上床盘腿入定中。

    仿佛一眨眼的时间,天就亮了。

    aaaaaa

    战常胜将自己的写了两个多月的计划书递给了沈校长,“这写的什么”看到标题,又看了几行,抬眼看着他道,“你在给我开玩笑。”

    “校长,这种军国大事,我怎么可能开玩笑。”战常胜异常严肃地说道,“咱们国家底子薄,在没有人力、物力、财力的情况下,发动群众打一场人民海防是很有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