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周到

作品:《六零俏军媳

    “真没骗我们”丁爸深深地怀疑他们道,松开了他的耳朵,为了让自己收下自行车,哄骗他们。

    “爸,不信你去看看,这自行车上零件,有凤凰的、永久的、大金鹿的”丁国良赶紧揉揉自己的左耳朵,想了想,赶紧从篮子里翻出信件道,“这是姐夫写给你们信,不信看看。”

    丁爸拿过信,直接打开,抽出里面的信纸,抖开,一目十行的看完。

    “这孩子,真是太贴心了。”丁爸感动地鼻头酸涩道。

    “那这些怎么回事”丁妈指着炕上放的篮子道。

    “哦这里面有我的复习资料,还有解放的复习资料。余下的是粮油。”丁国良将东西拿出来放在了炕桌上。

    “这俩孩子咋又往家里拿东西。”丁妈虎着脸瞪着丁国良道,“你这小子咋不说拒绝呢”

    “妈,二比一,我怎么说的过姐夫他们两口子。”丁国良扁着嘴可怜兮兮地说道。

    “算了,都已经拿来了,还能怎么办”丁爸拍着自己的大腿道,“等杏儿做月子的时候,今年种的小米也下来了,多给孩子带些小米。”

    “这不用你吩咐。”丁妈点头道,连忙又道,“我再给孩子们多纳几双鞋和鞋垫。”

    “爸、妈您要真觉得拿着不舒服。”丁国良出谋划策道,“别光想着纳鞋垫做鞋,您可以给外孙子做婴儿床,编摇篮,学步车或者骑木马啊爸您要手艺有手艺,不比买的强。”

    “对哦”丁爸忙不迭地点头道。

    “爸这是图纸您照着做,没问题吧”丁国良将图纸递给了老爷子道。

    丁爸拿着图纸看了看,大手一挥道,“没问题,小意思”

    “那我做什么”丁妈着急地指着自己说道。

    “您给外孙做虎头鞋,虎头帽,还有耳枕”丁国良掰着手指一样一样的说道,这些都是临来的时候丁海杏抓着他告诉他的。

    丁海杏知道以爸妈,耿直的的性格,这么多东西,肯定会心不安,这样拿着也理直气壮。

    “这些都是我这个当姥姥要做的,不算、不算。”丁妈摆摆手道。

    “编草帽,给我姐和红缨编草帽。”丁国良继续说道。

    “草帽”丁妈拍着他的后背道,“你不是寻我开心吧你姐和红缨会稀罕那玩意儿”

    “痛痛”丁国良夸张地说道,“妈,我是您亲儿子。”

    “我姐要的草帽,跟我爸下地戴的草帽差不多,只不过要好,看一些。您等等”丁国良从篮子里翻找出底图来,“当当看看,漂亮吧”

    “嗨我当什么呢不就是上上色儿吗”丁爸探着脑袋一看,失笑道,“这简单,没问题,等收了麦子,留着麦秆,我给红缨和你姐编草帽。”

    “大哥、大嫂,咱家来客人了。”丁明悦疾步走进来道,“那自行车是谁的”

    “姑姑,那是咱的。”丁国良从炕上下来,站在炕前道。

    “呀你小子咋回来了。”丁明悦看着他道。

    “我不回来报名怎么参加高考”丁国良笑嘻嘻地说道。

    “他姑姑坐下,咱们坐下说话”丁妈朝炕里挪了挪屁股道。

    丁明悦一欠身坐在了炕沿上,“说到高考,你复习的怎么样了这么早回来没问题吧”

    “没问题,只要正常发挥应该能有学上。”丁国良谦虚地说道。

    “好好好”丁爸脸上笑开了花,灿烂的很。

    “不过不到最后一刻,你可不能松懈”丁妈严肃地说道。

    “对对家里的事,你什么事都不用干,专心迎战七月的份的考试。”丁爸立马随声附和道。

    “爸、妈不用那么紧张,我有复习计划的。”丁国良嘴角划过一抹自信地笑容道。

    “你自己知道怎么做就好。”丁妈看着他道,反正我们不会打扰他的。

    丁明悦看着他道,“国良快给我说说,那自行车怎么回事”

    丁国良重新坐到了炕上,把事情说了一遍。

    丁明悦砸吧着嘴啧啧称奇道,“还能这么干真是”摇头失笑道,“你们可真行。”紧接着又道,“只是怎么不能个二八车,咋想着弄个弯梁车。”

    “我们考虑过了,我考上大学走了,车子就留给你们了,爸和姑姑骑的话,弯梁小巧摔不着你们。”丁国良说出了换车的初衷。

    “还是你们想的周到。”丁明悦看着他笑道。

    “妈,我饿了,咱们中午吃什么”丁国良拍着自己干瘪的肚子道。

    “那我赶紧做饭去,真是光顾着跟你说话了,我都忘了做饭了。”丁妈麻溜的从炕下来,趿拉着鞋道,“国良想吃什么”

    “随便,只要能填饱肚子就成。”丁国良催促道,一路骑车回来,真的饿了。

    “好”丁妈边说边朝外面的厨房走去。

    “大嫂我帮你。”丁明悦挑开帘子追出去道。

    aaaaaa

    丁国良骑着自行车回来,那么高调、招摇,全村人的想不知道都难

    郝父自然也知道,事实上他当时就在棉田里,与社员们一同移栽棉苗。

    丁大队长一说不干了,郝银锁就搀扶着他回了家,一进门就歪在了炕上。

    “老头子怎么样啊”郝母担心地看着他道。

    “死不了。”郝父哼哼一声道。

    “我给你捶捶。”郝母翻过他的身子,让他侧躺着,然后捶他的腰。

    瞪着郝银锁道,“你说你,知道你爸干不了重活你不能多帮衬着点儿。”

    郝银锁黑着脸道,“我怎么帮,大队长还亲自下地呢”

    “那是做样子呢”郝母不屑地撇撇嘴道,“美其名曰和社员们同甘共苦,实际上就是监督你们干活儿的。”

    “妈您怎么能这说,丁叔那都是实打实的,这可做不了假的。才不会弄虚作假,也不屑那么干。”郝银锁极力的维护道,“人家都干的,为啥我爸就那么娇贵。”

    “你这臭小子,怎么说话呢。”郝母提高声音道,“那是他傻、他笨你看别的村谁家队长这么干,活该他吃苦受累。笨的要死,连生产队长都不会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