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免死金牌

作品:《六零俏军媳

    有道是谷雨前后、种瓜点豆。雨水多了起来,一场春雨一场暖,天气,也一日比一日暖和,正是春播的好时机,田里,到处可以看到忙碌的身影。

    丁国栋昨儿将楼前的菜地翻了翻,又洒了洒水,此时的地干湿正好。

    一大早起来,吃罢早饭就弯着腰,在地里种瓜点豆。

    而丁海杏坐楼前的石凳上,看着丁国栋在菜地里忙碌,身后跟着红缨和景博达还有高家三个孩子,总共五个小尾巴。

    帮着播种,拿着喷壶浇水。

    高艳芳抬起圆圆的脑袋,看着丁国栋道,“丁舅舅,它们长大了,我是不是就有菜吃了。”

    “当然喽”丁国栋重重地点头道,“不过我们不要忘了浇水哦”

    “忘不了。”高艳芳点头如捣蒜道。

    别说,有丁国栋指导着,几个孩子还真干的似模似样的。

    尖椒和西红柿、茄子丁海杏在家里已经育苗,都长了一扎长了,现在只要移栽到菜地里就好。

    豆角、黄瓜、丝瓜只要播种就好了。菜地不大,所以也栽种不了过多的品种,都是经常食用的菜。

    “妹夫呢吃罢饭就没见他,上哪儿去了。”丁国栋拿着喷壶给孩子洗手道,已经栽种完毕了。

    沐浴在阳光中的,丁海杏单手托腮看着他道,“跟着徐家大哥,出海了。”

    一到节假日战常胜总要去海上溜达一圈,被景海林给刺激的这学问可是突飞猛进。

    而景海林被战常胜给激,坚持锻炼身体。

    当然两人一见面,总忘不了互损对方,掐上一架。

    景海林说战常胜陆军转过来的土老巴子,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战常胜攻击起景海林的弱点,也丝毫不犹豫,出去别穿这身蓝军装,说出去丢人,你要是老子的兵,早就别开除了,我从来没看见像你这样弱鸡的兵。

    总之被人对方刺激着,互相进步,也算是另类的进步方式。

    “我回来了。”战常胜提着篮子满载而归道。

    “这一次又有什么收获”丁海杏站起来道。

    “哦”丁海杏看着篮子里的海鲜道,“品种还真不少。”目光看向丁国栋道,“大哥,我们有口福了。”

    “我来收拾它们。”丁国栋从地里出来,走到车子前,接过篮子。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挨着海边自然顿顿离不开海鲜。

    午饭是清蒸虾虎、酸辣鲅鱼丸、酥炸蛎虾、海蛎子汤,还有两道野菜,酱拌苦菜、素菜之珍的酱拌龙须菜。

    餐桌上,丁国良看着他们道,“我复习的差不多了,我想过两天回家。”

    “七月初才考试,你待到六月份也行啊”战常胜看着小舅子说道。

    “你复习的怎么样景老师说什么”丁海杏理智地看着他道。

    “景老师说该复习的都复习了,余下的就看我自己或者临场发挥了。离考试还有差不多俩个多月了,回去还有报名的事情,得我亲自出面,所以必须回去。”丁国良看着他们道。

    话说到这里战常胜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丁海杏抬眼看着他语气轻柔地问道,“你什么时候走”

    “如果可以明天吧”丁国良抿了抿唇说道。

    “那好吧明天我送你。”战常胜眸光深邃,徐徐然说道。

    “明儿星期一,姐夫你没课吗”丁国良看着他们道,“你们都不用送我,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知道汽车站怎么走。你们忘了我骑车过去。”

    战常胜看向丁海杏,两人四目相对,点了点头,战常胜才道,“那好吧”

    吃罢午饭,丁国栋帮忙收拾好碗筷,然后去洗澡,洗澡回来,带着脏衣服就回了厂子,洗衣服。

    战常胜则拿上钱和票证,去了服务社,回来时大包小包的。

    “国良,这些明儿回家的时候,带给爸妈。”战常胜将东西放到了八仙桌上。

    “我不拿。”丁国良想也不想地拒绝道,“我要拿回去你们的口粮,老爸非打断我的腿不可,”

    “谁说这是我们的口粮了,富余下来的粮食,让你拿你就拿,你就告诉他们,这是我孝敬爸妈的。”战常胜声音低沉,却不容置疑道。

    “拿着吧油水大了,这粮食就剩下来了。在这里住了几个月,想必你也看出来了,我们缺粮食吗”丁海杏温润如水地说道,不容拒绝。

    “这么多我带不了啊我还有那么多的复习资料。”丁国良做最后的挣扎道。

    “臭小子,胡说八道,骑着自行车,前后都能带。”丁海杏捶着他的肩头道。

    “那好吧”丁国良最终答应了,“先说好,你们得给我写一个免死金牌。”

    “好好,我会写封信让你带走的,保证不让爸妈揍你。”战常胜好笑地说道,“我现在给你写行了吧”

    “嗯”

    “这是车钱。”丁海杏塞给他两块钱道。

    “姐,我有钱,你要这样我可给你急啊”丁国良板着脸道。

    不过在丁海杏眼里没什么气势。

    “大哥每月开工资都会给我零花钱,一张车票,我还掏的起。”丁国良说着将钱塞还给了丁海杏道。

    真是她姐被姐夫给宠坏了,住在这里几个月,吃住在这里。现在又当着姐夫的面,又是吃又是拿的,像什么样子

    好歹你也避讳着点儿姐夫,就这么大咧咧的,让姐夫怎么想他们娘家人。

    aaaaaa

    第二天吃完简单的早餐,战常胜和丁海杏帮忙把他要带的东西绑在了自行车上。

    “这是要走了。”景海林走下台阶看着丁国良道。

    “是景老师。”丁国良看着他不舍地说道。

    “该说的昨天晚上我都说过了,别紧张,该复习的都复习了,正常发挥就可以了。”景海林拍拍他的肩头鼓励道。

    “嗯”丁国良鼻头发酸,眼眶发红重重地点头道,相处了几个月,丁国良打心眼儿里敬重他。

    知道他有多忙,在简陋的实验室内不忘自己的研究。

    “傻小子,考上大学,放暑假可以来你姐夫家玩儿啊”景海林看着眼前朴实稚嫩的真情流露的小伙子道。

    “好了,该走了,别误了汽车。”战常胜催着丁国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