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败家

作品:《六零俏军媳

    “好的”沈易玲抬起水汪汪的桃花眼看着他伸手道,“给我。”

    丁国栋忙从兜里掏出记事本递到了她白皙修长的手上道,“在这里写”指着最下边一栏。

    沈易玲接过记事本签上自己的大名,写上书名,又还给了他。

    “谢谢我不打扰你忙了”丁国栋转身抬脚就走,端的是干脆利落。

    丁国栋出了图书馆推上了自行车就走了。

    沈易玲走到窗前看着丁国栋骑上自行车离开,消失在眼前。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有些奇怪三次见面,他都不拿正眼看她,她自认自己长的也不差啊

    真是奇怪的男人,好像她是洪水猛兽似的。微微摇头,起身将他拿来的两本书放在了书架上。

    aaaaaa

    丁国栋骑着自行车径直去了妹夫家,敲开了家门,丁国栋兴冲冲地把篮子举给开门的丁海杏道,“杏儿看来采了什么”

    “荠菜,俗话说,三月三,荠菜也能当灵丹。晚上我们包荠菜饺子。”丁海杏侧身让开道,“快进来,怎么这会儿来了,下午不上班吗”

    “厂子刚刚印好的书,车间主任让我送到学校图书馆,我的工作也做完了,下午没事了,我就来了。”丁国栋将手里的篮子放在了厨房的灶台上。

    “你都上哪儿挖的,这么多。”站在厨房门口的丁海杏看着他问道。

    “郊区遍地都是,田间地头、沟壑山坡,经常能看到野菜的身影。”丁国栋憨憨一笑道,“现在正是吃它们的好时节。”想起来又道,“篮子里有一些是文山给楼上挖的,让我捎过来的。也不知道楼上有人没,先拿出来放一边。”

    “知道了。”丁海杏将送给楼上的野菜拿了出来,现在估计没人了,等放学时让建国拿上去。

    “我这时候来,没打扰你休息吧”丁国栋从碗柜里拿出一个杯子,给自己倒了大半杯水,边走边轻抿了一口润了润嗓子。

    “没有我才刚睡醒。”丁海杏转身回到客厅坐了下来。

    “他们呢”丁国栋坐在她的对面问道。

    “常胜上课去了,红缨上学去了,国良在屋里复习功课。”丁海杏话音刚落。

    “哥,你怎么这时候来了。”丁国良打开房门手里端着大茶缸走了出来道,“我还以为我听觉出毛病了。”

    “来学校送书,下午没事就过来了。”丁国栋简单地说道,“你继续复习吧别管我们。”

    “我倒杯水。”丁国良拐脚进了厨房。

    “国良,帮我倒杯水。”丁海杏提高声音道。

    “好嘞”丁国良应道,给自己倒了水后,转身进了丁海杏的卧室,看见床头柜上她经常用的茶杯拿走,冲洗一下,倒了一杯水,端出来放到了茶几上,抬眼看着他们两个道,“姐,哥你们聊,我进屋了。”

    “嗯”丁国栋掂点点头道,“赶紧进去吧好好学习。”

    端着茶缸进屋的丁国良挥挥手道,“知道了。”

    丁国栋喝完了水,放下茶杯起身道,“杏儿马上就谷雨了,我去把楼前的地翻翻,喷喷水,明儿可好播种。”

    “行,你去吧”丁海杏端着茶杯道,在他走后,将杯中水一饮而尽,拿起丁国栋用过的杯子,进了厨房,冲洗干净后放回了碗柜。

    晚饭既然要吃芥菜馅儿的饺子,那么现在就得开始调馅儿了,丁海杏将丁国栋摘干净的芥菜洗了用热水焯一下,因为芥菜里含有草酸,所以用热水焯除对身体会比较有益。

    家里还有虾肉,正好做虾肉芥菜饺子,芥菜是需要大量的油来拌的,不然的话吃起来干涩,口感不好。

    趁着他们都不在,丁海杏从空间中拿出荤油、香油,将馅儿给调好了。

    才和面,等面醒好了,丁国栋也干完了楼前的活儿了,红缨也下学了,让高建国将他二叔摘的野菜,拿上去。

    孩子们写作业,他们兄妹三人则一起包饺子。

    人多力量大,等战常胜回来时,饺子正好出锅。

    “芥菜馅儿的饺子。”战常胜担心地看着丁海杏道,“杏儿你能吃芥菜吗”

    “能”丁海杏重重地点头道,“芥菜对孕妇好处多多。芥菜有提神醒脑的作用,可以缓解孕妇疲惫。还可以明目,改善准妈妈的视力,可以促进消化吸收。”

    “那就多吃些。”战常胜夹了个饺子放在她的碗里道。

    “不但对孕妇好,对我肚子里的宝宝也是好处多多。”丁海杏掰着手指说了一串,总之一句话荠菜好东西。

    “嗯这芥菜馅儿的饺子就是好吃。真是香”丁国良一口一个道,“姐,趁现在芥菜新鲜呢咱多吃几回。”

    “说的轻松”丁海杏缓缓地说道,“多吃几回,咱下半月就等着清水煮菜好了。”

    “我咋觉得今儿的芥菜特别好吃,”丁国栋琢磨道,“在家吃的时候可没这么好吃。”目光看向丁海杏道,“杏儿,你这馅儿里放啥了。”

    “多放油了呗不然干涩不好吃。”丁海杏老实坦白地说道,在苦涩的菜,有荤油和香油拌过,也成了珍馐美味。

    “你这丫头,这样吃家里的油够吗”丁国栋立马数落她道。

    “不是还有大哥的二两油票的吗过期可就作废了。”丁海杏美目含笑看着他道。

    “就是加上我的,也经不住你这么吃油,你这不叫吃,你这叫喝油。”丁国栋微微摇头,“你太败家了。”

    “好不容易吃一回,自然要吃的舒心了。”丁海杏噘着嘴委屈道。

    “杏儿咱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战常胜轻松地说道。

    有个如此宠媳妇儿的妹夫,他这个大舅子就别想好好的管教妹子。

    谁让妹夫底气足,财大气粗,底气足呢

    每次丁国栋都是无功而返,其实心里特别高兴有个如此待妹妹好的男人,怎么不替妹妹高兴呢

    不过这当大舅子该有的态度还是要有的,谁说丁国栋憨直,这脑子里也有农民式的小狡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