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4章 撒欢儿

作品:《六零俏军媳

    战常胜他们这边说的热闹,外面可乱成一锅粥了,突然起来的吵杂的声音,让战常胜他们结束了聊天。

    “我去看看怎么回事”战常胜起身出了帐篷,得他们的帐篷没有被风吹跑,其他战友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战常胜踏进雨雾中,帮他们将帐篷重新搭好了,喝了一碗熬好的怪味的姜汤,浑身湿哒哒的回了帐篷。

    “战教官,赶紧把湿衣服脱了,不然海风一吹一准感冒。”景海林打着手电筒看着浑身滴着水进来的他立马说道。

    “景老师关掉手电筒吧看着快没电了。抹黑我也能看得见。”战常胜出声道。

    啪的一下,帐篷陷入了黑暗,战常胜并没有脱掉身上湿哒哒的衣服,虽然喝了姜汤,但身上依然冷的直打颤。

    又无法生火取暖,想了想直接席地而坐,打坐起来,催动体内微弱的真气,随着真气的流动,全身如泡在温水中一样,立马驱散了身上的寒冷。

    战常胜眼前一亮,这可比任何的取暖效果都好。

    aaaaaa

    窗外淅淅沥沥的下着小雨,晚餐桌上,战常胜不在家都冷清了许多。

    “姐夫不在家还真不习惯。”丁国良啃着馒头道。

    “外面下雨了,不知道爸爸会不会冻着。”红缨看着玻璃上密集的雨点儿道。

    “干嘛非选在这么糟糕的天气里训练呢”丁国良瞅着窗外凄风冷雨,打了个冷颤。

    “战场上还分下雨不下雨,敌人会等到雨停了再开枪吗就是下刀子你也得冲,军令如山”丁海杏少有的严肃地说道。

    “我只是想说野营拉练,又不是真正的战争,何必那么较真儿呢”丁国良小声地嘀咕道。

    “国良你这种心态可不对,军人是时刻准备着打仗的,只有平时训练从难从严,战时才能稳操胜券”丁海杏放下筷子冷着一张脸严肃地说道,“这话千万别让你姐夫听见。”

    “哦”丁国良忙不迭地点头道,讪讪一笑道,“姐,我就说说,我也知道军令如山。没有他们的舍生忘死,哪里有我们今天幸福的生活。”

    “知道就好”丁海杏重新拿起筷子道,“罚你说错话,今天的碗筷你刷了。”

    “是”丁国良点头应道。

    战常胜不在家,吃完饭,收拾停当后,各自休息。

    丁海杏插上了房门,拉好了窗帘,熄了灯,直接闪进了空间,难得牢头不在家,还不在空间里畅快的撒欢儿。

    可惜战常胜野营拉练是三天两夜,只有两个晚上,得抓紧时间,丁海杏瞬移到了雪山上。

    那熟悉的充足且精纯的灵气扑面而来,让她整个人都透着欢喜愉悦。

    盘腿坐在冰玉上,对于丁海杏来说,那熟的不能在熟悉,那一行行如刀刻在脑中的心法如一丝一缕的游丝一般,钻进了她的识海,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丁海杏沉浸在博大精妙鬼修心法之中,那一个个字体就像生命的火花在她的灵魂深处跳跃。

    丁海杏感觉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异常的兴奋,灵气从四面八方涌来,不断地冲刷着身体,一道道的灵力开始集结,随着心法运转,将进入体内的灵气,转化为真气,沿着奇经八脉流动,最终流入丹田。

    大道三千,殊途同归,大道世界必有其规则,所谓大道即万物的规则、万物的道理,一切事物皆有一定的。大道,万物之道。诸事皆有缘法凡是顺势而为。

    体内涌入寒气逼人的灵气一下子太多,丁海杏头发与眉毛上凝结成霜。

    差点儿让丁海杏的身体承受不住,幸好重生这些日子修炼、锻炼身体,不然非自爆而亡不可。

    而为了抵御严寒沉入丹田的真气犹如火山一般涌动着,一股燥热没由来的喷薄而出。

    体外是的灵气冰冷、空灵,体内的真气生气勃勃、烈火融融。

    两股力量碰撞着,撕扯着丁海杏。

    丁海杏小心翼翼的控制着两股力量,让它们顺着她的意识而冲击着体内的七十二脉,希冀着能打通身体的经脉。

    突然灵力从丁海杏的灵魂升起,疯狂的冲向四肢百骸,迸发出红的近乎黑色的光芒,与涌入体内的灵气交织在一起。

    冰与火两种气息在丁海杏的灵魂内外激烈的碰撞着激烈的火花。

    一会儿体内火一般的真气占据上方,丁海杏则感觉犹如置身天堂般的愉悦与快乐。

    一会儿体外冰冷的灵气猛的反扑过来,让她犹如置身与地狱一般冷入骨髓。

    冰与火不停的在体内碰撞着,争夺着。而丁海杏则是痛并快乐着。

    她努力让自己的神识尽量让自己的魂魄把冰与火这两股气,吸纳进来。

    丁海杏的魂魄犹如深不见底的大海,她的每一个念头,都能激起一阵阵的涟漪,冰火两股气不断地涌进她的体内。

    魂魄是有局限的,不管你的魂魄有多么的强大,也不可能一下子融纳如此大的灵气。

    冰火交织的两股灵气改变的是丁海杏的灵魂的力量,最终形成的一黑一白,在她的体内旋转着归入丹田。

    这样两种极端的危险的力量诡异且平静般的存在丁海杏的魂魄里面。相互碰撞,却又奇异的融合,颇有太极刚柔并济的架势。渐渐地她进入一种非常奇妙的修炼的状态当。

    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生生不息。

    丁海杏面部柔和了下来,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一双明澈如天边云彩的眸子微微睁开,展露星辉一般的光彩,盈盈水亮,恍若水洗过的宝石,最终沉寂下来,清澈如大海一般,深不见底。

    “妈,妈”红缨敲着房门道,自言自语地又道,“真奇怪平时这个点都起来了。”

    被吵醒的丁国良穿上衣服,光着脚就跑了出来,“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小舅舅,在自己家里应该不会吧”红缨迟疑地说道。

    “姐,姐,我姐夫不在家,你是不是要偷懒啊”丁国良冲着门大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