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白水拉练

作品:《六零俏军媳

    “谢谢战教官了。”李守义刚才是半昏迷,人还是有一点意识的,所以清楚的听见他们四人的对话,目光看向景海林他们眸光轻闪道,“也谢谢你们了。”

    “不客气。”曲中原笑了笑道,“大家都是同事又是战友,发生这种事当然要互相帮助了。”

    “可以起来了吗”战常胜看着他道。

    “可以了”李守义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担心地看着战常胜道,“战教官,我不会余毒没有清理干净吧”

    “回到家,如果没有其他人被毒蛇咬伤的话,这药给你,回去外敷,剩下的吃了,保证没有任何后遗症。”战常胜看着他说道。

    “真是太谢谢你了。”李守义忙不迭的弯腰鞠躬道,如果没有他,今儿这条命就交代在这里了。

    “能走了吧走的话,赶紧的,我们脱离队伍太久了。”战常胜看着他们四个道。

    “走,走。”一行五个人,开始踉踉跄跄地去追赶大部队。

    有李守义这个伤兵在,跑步前进那是不可能的,也走不快。

    这样迟迟的不来,沈校长不放心,派车下来。最终把李守义给载了回去,与大部队汇合。

    战常胜他们四个继续慢步,走上了太平岛。只是走上去,景海林他们三个就已经累的爬不动了,一到地方,就狼狈的坐在地上,再也不想起来了。

    沈校长看着他们东倒西歪的样子,这脸阴沉的如锅底似的,“只是行军就这般熊样子了,这要是再加大难度。突袭,围追堵截,进行实战的话,你们是不是打算全军覆没啊”痛心地看着他们道,“此次野外徒步拉练活动,旨在锻炼了你们的意志品质、挑战了体能极限,检验了各级各类指挥员、战斗员的指挥处置能力,增强了你们的组织指挥、机动反应和处突能力,培育战斗精神,磨练你们的战斗意志的目的,可看看你们的样子一项指标都没达到,还是先从体能训练开始吧”

    他们被训的抬不起头来,真是无颜见江东父老。

    “还不起来给搭帐篷不然晚上怎么休息。”沈校长看着他们吼道。

    战常胜他们来的最晚,人家的帐篷都已经搭了起来,也分好组了,他们几个自然分成了一组了,还得赶紧行动起来。

    景海林他们颤巍巍的起来,开始搭帐篷,看样子今儿天公故意来添乱,一副要下雨的架势。

    所以搭帐篷时一定要做好防水工作,不然的话就水漫金山了。

    “战教官你给我过来一下。”沈校长叫着战常胜走到一边。

    “小战,李守义的蛇毒真的解了。”沈校长压低声音道。

    “解了,您看他现在活蹦乱跳的,就证明没事了。”战常胜指着在帮忙搭帐篷的他道。

    “真是,幸好有你,不然这次拉练就出现了重大的人身事故了。”沈校长心有余悸地说道。

    “其实没有我,李老师的蛇毒也能解,只不过要多受一会儿罪。”战常胜谦虚地说道。

    “行了,你小子过分谦虚就是骄傲了啊”沈校长指着他道,随后又道,“行了,去搭帐篷吧”

    搭好帐篷,到了午饭时间,又开始垒简易的灶台,烧火做饭,野外训练,是不可能带着炊事班提着锅灶来的,所以用利用身边的一切。

    野外埋锅造饭可不是食堂里应有尽有,所以野外拉练又叫白水拉练,简言之就是白水煮饭的野外拉练。这种淡口味的艰苦生活,他们不适应也得适应,不过他们吃的看起来也很香,毕竟饿了,吃糠甜如蜜,啥都能吃,更何况是干面条呢,没有青菜,还有其他的呢挨着海边少不了鱼吃。

    吃饱喝足了,即使说野外训练,战地文化也不能忘了,励志的话语总是能激发人的信心和奋斗精神。

    没有什么比拉歌更激励他们了。

    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向着法西斯蒂开火,让一切不民主的制度死亡

    今儿唱的格外响亮,那震耳欲聋的吼声,仿佛要击穿耳膜似的。

    沈校长听在耳朵里很高兴,总算斗志昂扬了,不像是被打了败仗的散兵游勇了。

    到了傍晚天空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大家纷纷躲进了帐篷里。

    由于事先筹划过,所以帐篷搭的很好,没有出现漏雨或者是被水淹的情况。

    下雨了也不能户外行动,所以一踏进帐篷,就集体躺地上就睡着了,根本不挑这个时候能让你睡觉就已经很不错了,别期待有什么床了。

    春雨贵如油,雨淅淅沥沥的一直下,农民伯伯会很喜欢的。可是对于战常胜他们这群老爷兵来说,真是难捱,太平岛三面环海,凄厉的风吹着格外的阴冷,也幸好大家挤在一起,互相取暖,才能挨过这漫长的晚上。

    “唉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接下来还要两天两夜呢完了、完了,非要了俺的老命喽”曲中原耳听帐篷外滴滴答答的雨声道。

    景海林和向南征忙不迭的点头附和道,“是滴,是滴。”

    “你们说,沈校长不会真的不时的来一会吧”向南征担心道,“这样太浪费时间了。”目光落在战常胜的方向,其实黑漆漆的啥也看不见,“战教官,你就没打听一下。”

    “这个我怎么知道不过鉴于你们今天的表现,肯定会加强你们的体能训练”

    战常胜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他们倒抽一口冷气。

    战常胜接着又道,“不过野外拉练估计不会有了。”这般兴师动众的学校也没有过多的时间与精力,有一点不得不得承认他们的主要任务是教学。

    景海林闻言真是谢天谢地样子。

    战常胜抿嘴偷笑,再听到一个比刚才还坏的消息,那么刚才的消息接受起来就没有那么困难了

    外面黑漆漆的,风在咆哮,雨一直不停的下,“这帐篷不会被吹跑了吧”

    “不会有战教官亲自指导的怎么会被吹跑的。”景海林随口就道。

    “你倒是对我信心十足。”战常胜闻言哭笑不得道。

    “野战部队出身,这对你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曲中原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