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训练小狗呢

作品:《六零俏军媳

    两人进了卧室,丁海杏脱鞋上床,躺了下来。

    战常胜则坐在了书桌前,忽然想起什么,看着丁海杏道,“杏儿,没害喜,看来这肚子里的宝宝很体贴你。”挑眉又道,“刚吃罢饭,没有不舒服吗”

    “没有。”丁海杏害喜没有那么厉害,“只感觉胃顶的慌,没有想吐的感觉。”不过却依然非常的嗜睡。

    “哦对了,你在给家里写信的时候,让我爸寄一本袁枚的随园食单的书。”丁海杏忽然想起来道,她记得家里的晒棚上有这本书。

    现如今不是蒸就是煮,今天重复着昨天,明天又重复着今天,一日三餐不变样儿。

    种花那么多美食,更讲究色、香、味、意、形,俱全,在视觉、味觉、甚至听觉给人带来冲击。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做出来。

    “食单”战常胜兴致勃勃地说道,“你要学着做吗我看你在海边问对门博达妈妈怎么做好吃的。”

    “嗯”丁海杏点了点头道,“现在的食物太单调了,我想试试看,不知道能否成功”

    “你这么聪明肯定能行。”战常胜倒是比她信心都足。

    “对我这么有信心,你就不怕我把你当做实验的白老鼠啊吃得撑着啊”丁海杏媚眼横波,嗔怪地看着他道。

    “这年月还有撑着的时候。”战常胜挑眉看着她道,“那没还不美死”

    “不对、不对。”丁海杏意识到自己口误,侧着身子,单手支着脑袋,如猫儿的双眸看着他又道,“应该这么说,你不怕我糟蹋东西吗”

    “这怎么会糟蹋东西呢你的手不干净吗”战常胜看着她白皙修长又嫩滑,似乎还有些肉的小手。

    “我的意思是,我要是做的糊了,或者怪味儿,不对你的胃口怎么办”丁海杏笑眯眯地看着他故意地说道。

    “吃呗反正拉出来都一样。”战常胜随口说道。

    “呕”丁海杏捂着嘴干呕道。

    “这是害喜了。”战常胜立马抱着放在床前的垃圾桶放在她身前道,“要吐吐在这里。”一只手轻拍着她的后背。

    丁海杏将恶心感给压下去,微微摇头道,“我没事了,不是害喜。”

    “不是害喜你干嘛犯恶心。”战常胜抱着垃圾桶站直了身体。

    “是你的话引起我的恶心的。”丁海杏抬眼嗔怪地瞪着他道。

    “我说了什么话了吗”战常胜一脸无辜地看着她道,回想一下,“你不管做成什么样,我都会喜欢的。”

    “不是这一句。”丁海杏轻轻拍拍自己的胸脯道。

    “你还有什么”战常胜嘀咕道,“难不成是那一句,反正拉出来”

    “呕”丁海杏闻言这胃里就翻江倒海的。

    战常胜赶紧跪在地上举着垃圾桶道,“吐在这里。”

    丁海杏除了干呕什么也没吐出来,将那股恶心劲儿压了压道,“我没事了。”

    战常胜抱着垃圾桶坐在了椅子上,“你的胃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浅,这种话也不能说了。”

    “呕”丁海杏捂着嘴,朝他招招手,战常胜抱着垃圾桶一个箭步冲过来,跪在床前。

    丁海杏干呕了半天,也没吐出什么来,才摆摆手道,“你不许再乱说话。”

    “好好,我不说了。”战常胜忙不迭地点头道,上下打量躺下的丁海杏道,“我说你是不是在训练小狗呢”

    “是啊孩子爸,表现的不错”丁海杏满脸笑意地调侃道。

    “你哟”战常胜宠溺地看着她道,“这一回真的不犯恶心了吗”

    “不会了。”丁海杏摆摆手道。

    “咱家怎么有这种书”战常胜好奇道,笑着摇头,“食单、食谱。”

    “药食同源,吃出健康。药补不如食补。明白吗”丁海杏闭上了眼睛咕哝道,“我要睡觉了。”

    aaaaaa

    第二天一早,景博达起来洗漱完毕,看着爸妈卧室还紧闭的大门,敲敲道,“爸妈,快起床,我们该走了。”

    “博达进来吧”洪雪荔穿上毛衣坐在床上道。

    “哎呀呀要死了,要死了。”景海林躺在床上感觉浑身酸痛道,感觉这浑身都跟散了架子似的。

    “你这个样子,明天可怎么参加野营拉练啊”洪雪荔看着他担心道,“我都跟你说了,不让你训练,现在倒好,运动过度,这肌肉酸疼得持续一段时间。”

    “爸妈,你们今天还是别去了。”景博达看着老爸那难受的样子说道。

    “不行,不能让对门的把我给看扁了。”景海林硬撑着坐了起来道,感觉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你就别逞强了,如果弄的肌肉损伤,我看你明儿怎么办”洪雪荔劝道,“歇一天,歇一天。”然后看向儿子道,“博达,妈陪你去。”

    “你没事”景海林惊诧地看着她道。

    “我昨儿是跟着红缨妈妈走到海边的,我没事啊”洪雪荔轻松自若地穿上裤子道,看着他道,“你就老实的待在家里吧别逞强,锻炼身体应该讲究科学方法,不然身体受到伤害,就得不偿失了。”

    景海林也知道爱人说的对,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可是想起对门。他捏着被子,小声地不好意思地说道,“那怎么跟对门说。”他指指自己的耳朵道,“我现在都能听见他掐着腰,可恶而嚣张的笑声。”

    “呵呵”景博达闻言禁不住笑了起来,察觉父母的目光赶紧捂着嘴。

    洪雪荔好笑地说道,“放心吧我会保住你这个大男人的颜面的,我会说你昨儿晚上挑灯夜战,天亮才上床,可以吗”

    “这样还好”景海林咚的一下躺了去,结果好像颠的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瞬间五官都挤到了一起,说不出的难受,然后就一副挺尸状。

    洪雪荔关上了灯,拉着景博达出了卧室,“我去卫生间,你赶紧出去,不知道对门出来没。”

    “哦”景博达看向进卫生间关上房门的洪雪荔道,“妈您快点儿。”

    “知道了。”正蹲在便池上的洪雪荔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