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有问题?

作品:《六零俏军媳

    “干嘛现在做,夏天还早呢”战常胜心疼地看着她道,“我看你这些日子,做完春装,现在又做夏装。”

    “趁着肚子还不大,肚子鼓起来,可就坐不到缝纫机面前了。我也怕到时候没时间。”丁海杏笑容轻松地说道,“这衣服对我来说小意思。”

    丁海杏突然想起来道,“你们什么时候换夏装,白色的上衣。”

    “四月底、五月初,还有一个多月呢”战常胜目光看向她手里的服装道,“你的手可真巧,到时候我和闺女一起换新装。”眉眼含笑地看着小水兵服,拿过来道,“我拿给红缨让她看看。”兴冲冲地出去了。

    正巧碰上正在端饭菜的红缨,战常胜站在她身前道,“红缨,看看这个好不好。”

    在学校待的久了红缨自然认的出来,“水兵服”努努嘴道,“又不太像,太小了。”

    “这是妈妈给你做的夏天穿的衣服当然小了。”战常胜笑着说道。

    “给我做的”红缨惊讶地指着自己道。

    “我们这里有谁能穿吗”战常胜将衣服在她身上比划比划道,“我们红缨穿上一定很漂亮。”

    “谢谢爸爸”红缨看着战场胜感动地说道。

    “喂你可谢错人了,应该谢谢妈妈。”战常胜拉着走到她身前的丁海杏道。

    “我也没有谢错啊”红缨笑眯眯地看着他们两个道,“爸爸拿过来的,谢谢妈妈做的。”只有这样才能压下内心的激动。

    “调皮”丁海杏揉揉她的脑袋道,“快拿进去放好了,天气暖了,我们再穿。稍后我们再做一身换洗。”

    战常胜将衣服递给了红缨道,“快拿回去放好了,我们要开饭了。”

    红缨拿着衣服进了卧室,丁海杏也跟着进去,看着红缨将衣服放在床上,然后郑重的叠好了,一回身看见丁海杏,“妈妈。”

    “这衣服爸爸拿给你,我手里的衣服得亲自给你。”丁海杏将两套内衣递给了她道,“这是内衣。”抖开在她身上比划了一下道,“我们红缨大的,得穿内衣了,不能在空荡荡了。”

    丁海杏没有夸张,现在许多女人上身都没有穿内衣的习惯。

    丁妈和丁姑姑解放前还穿着肚兜,解放后就是汗衫似的内衣,可不就空荡荡的。

    “谢谢妈。”红缨感激地看着她道。

    “咱们一家人,以后可不许这么客气。”丁海杏看着她温柔地说道。

    “嗯”红缨看着内衣是小背心,接受起来也容易,将内衣也收好了。

    “杏儿、红缨,在屋里聊什么呢”战常胜坐在餐桌前叫道。

    “来了,来了。”丁海杏拉着红缨出了卧室,先去洗手间洗了洗手,然后坐在餐桌上。

    “哥,吃完饭你要给家里寄钱寄信的话,帮我把我给解放收集的中考复习资料,寄给他。”丁国良看着他道。

    “行,没问题。”丁国栋点头说道。

    “你原来的复习资料,解放不能用啊他的成绩很好的。”丁海杏停下手中的筷子看着他道。

    “也能用,不过我发现城里的复习资料,要比县里的全面,让解放多接触、接触,中考也能考个好成绩。”丁国良紧绷着脸道,“城乡教育真是天差地别。”

    “我想着有你,就没寄复习资料,早知道早寄了。”丁海杏懊恼道。

    “姐,别自责,解放考上高中没问题。他在他们班可是第一。”丁国良赶紧劝道,“一个人不可能方方面面都想得到的。”

    战常胜看着他,他不如不劝呢“来来,吃鲍鱼,这是你们早上捡的。”

    “姐,你们早上捡的海鲜可真多。”丁国良立马附和道,哎早知道私下里说了,害得姐胡思乱想的。

    被这么一打岔,丁海杏也配合着不再提及此事,其实她心里也有想法解放越学习好,将来会更痛苦,等他毕业了正巧赶上那场声势浩大的运动,不能高考了,这心得多痛啊

    而国良却不同,正巧今年上大学,毕业一分配就躲过去了。她家的成分不管干什么都没有什么让人可指摘的。

    吃完午饭收拾停当后,丁国栋看着他们道,“没事的话,去邮局寄完东西的话,我就直接回厂子了。”

    坐在柳编沙发上的丁海杏抬眼看着他道,“你回厂子又没什么事这么早回去干什么”

    “吃了晚饭再走也不迟。”战常胜也随声附和道。

    “谁说没事,这沙发都是成双成对的,那个才编了一半儿,还有我想着再用柳条编一个圆形的小茶几,所以”

    言外之意我忙着呢

    “那等一下,我做好的海鲜酱,你带走回去下饭好了。”丁海杏忙说道,海鲜酱是用干贝与海米为主材做的,打开就可食用。

    “我去给你拿。”战常胜起身去厨房,少倾从里面拿了一个罐头瓶出来递给了丁国栋。

    丁国栋接过海鲜酱,看着他们俩道,“我走了。”

    “哎等一下哥,上次的小酥鱼你没吃完吗”丁海杏突然想起来问道。

    “吃完了,应该吃完了。”丁国栋迟疑了一下说道。

    “这话听着别扭,吃没吃完你不知道啊”丁海杏满脸疑惑地看着他道,“再说了吃完了瓶呢”

    “瓶忘拿了,我下次给你带来。”丁国栋神色如常地说道,“我走了,不跟你们多说了。”得想法子找个空罐头瓶。

    “哥,给你复习资料。”丁国良追在后面道。

    丁海杏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脸的若有所思,“你说我哥,他那么着急干什么连复习资料都忘了。”挠挠下巴道,“肯定有问题。”

    战常胜笑了笑道,“别胡思乱想了,都是大人了,虽然单纯质朴,可不是傻瓜,真有什么事,肯定会告诉我们的。”拉着她起来道,“你不睡觉吗”

    “那我就不想了,你帮我看着点我哥,别让欺负了,他实在太老实了。”丁海杏嘱咐道。

    “是是,我记住了。”战常胜摇头轻笑,大舅子在那么单纯的环境,能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