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水兵服

作品:《六零俏军媳

    而丁国栋则带着换洗衣服去洗澡去了,回来将自己换下来的脏衣服洗干净晾了出去,下午走的时候正好带走。

    丁海杏发现被刺激的战常胜看着书本也不在点头想睡觉了。

    用战常胜自己的话来讲书本就是我的安眠药,一碰上它就想睡觉。

    别看以前摆着样子一副头悬梁锥刺股,好好学习的架势,却根本没走心。

    丁海杏双手托腮支在书桌上,笑眯眯地看着他道,“今儿怎么这么乖。”

    “唉”战常胜长叹一声,抬眼看着她,幽黑的双眸深不见底,“我以为去跟当地渔民学学出海经验,熟悉熟悉海上地形,真要遇见敌人,老子也不怕他,笤帚疙瘩也能揍他。”声音低沉道,“可是今儿只是单单听听人家美帝海军课程的安排,就知道人家比咱强太多了,听听人家那实习的地方都是舰队,跟着出海远航。人家的后备部队都这么的强。我还不知道实习在哪儿呢即便实习不知道是不是在岸边摸摸护卫艇,不知道能否出海。”给自己打气道,“不努力不行啊”

    “那你好好努力吧总有一天会赶上他们的,不努力永远也赶不上。”丁海杏眼神坚定地看着他道,“你会看到我们自己的航空母舰的。”

    “你就那么肯定”战常胜手臂搭在椅背上,幽深的双眸看着她道,“那是航空母舰耶不是木头船,破舢板几块木板、钉子就搞定了。”

    丁海杏悠悠然地看着他淡然地说道,“正是有像你们一样,许许多多这么拼,这么努力的人。所以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唇边很快就染上了一道神采飞扬的笑意。

    战常胜闻言嘴角划出一抹温暖的笑意,下定决心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你好好努力吧”丁海杏拍拍他的肩膀道,然后进了卧室继续做衣服,天气渐热,得给红缨做内衣了,当然她没敢做前卫的胸衣,而是做的保守少女背心似的胸衣。

    这些日子家里的伙食好,红缨不但个头长了,胸前也开始有了小小的弧度,洗澡的时候丁海杏就记在了心上。

    现如今内衣大都是自己做的,商场里买的样式少,也不适合少女。

    为了做合适红缨的内衣,丁海杏可没少想办法,因为没有合适的布料,最终在空间中找了毫不起眼的象牙白色的带弹性的棉布,做成了大半截修身的小背心。

    至于她怀孕嘛就不再去束缚胸前的肉疙瘩了,自由生长去。

    她在不用担心下垂,不过从遗传学角度来说,丁妈和丁姑姑一辈子没有穿胸罩,内衣都是汗衫形的,也没见下垂,胸型也挺好看的。

    内衣做好了,还得有夏天的衣服,丁海杏想了想既然在海军学院,就做水手服,把红缨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乖巧可爱。

    水手服的起源来自于早期英国海军的服装,也叫海员服,甲板服。后来在英国国内作为儿童服装流行。当时的英国海军是世界最先进的海军,所以各国都纷纷效仿其制度、服装样式等。

    后来许多国家都将水手服作为校服,这也是墙内开花墙外香。

    其中以霓虹的学生水手服最为有名,却是挺漂亮的,水手服最初在霓虹也只是海军士兵的服装,当时正值霓虹明治维新时期,人们都沉溺于富国强兵的思想之中,因此这种带有军事涵义的服装也就正对他们的胃口。

    丁海杏没打算做成霓虹样式的,尤其是百褶裙子虽然好看,却短的不能在短了,露着白花花的大长腿,以现在保守的社会风气,穿出去,会被斥责为有伤风化的。

    白色的上身是蓝色大翻领的咱们的水手服,只不过领子下面是红色的蝴蝶结,或者红领巾也可以,下身做成裤子,七分帅气的马裤。

    七分裤,美美的小腿,包七分露三分,有露有不露,倒也能展现个人美感。

    本来丁海杏想做裤裙,百褶裤裙,这样好看,想了想最后还是作罢。这险她可冒不起。

    裤子就用靛蓝色的劳动布,她倒是想用麻、卡比棉、牛仔布或者麻涤混纺、聚酯纤维和尼龙,可现如今哪有那么多的面料。空间中倒是有,可惜拿不出来。

    只能用现有的布料,就这样已经很时髦了,穿在红缨身上一定很亮眼。

    中午饭也不用她做,所以丁海杏就安心的做衣服。

    战常胜埋首在书中,两个小时后,抬起头,伸伸懒腰,想不到今儿看书的效率还挺不错。

    以往那些计算公式,战常胜如看天书般似的,今儿沉下来心来,居然也能看进脑子里。

    老子非学给对门的看看,让他也知道老子也是有脑子的。

    战常胜抬起手腕上的表,“哟该做饭了。”于是起身去了厨房。

    “妹夫来的正好,我已经把早上杏儿他们捡的海鲜给处理了。再清洗一下就可以做了。”丁国栋提湿漉漉双手道。

    “好”战常胜从房门后挂钩上取下围裙麻溜的系在了身上。

    战常胜掌勺,丁国栋帮着打下手,整了一桌子菜。

    “我回来了。”红缨和丁国良进了家门道。

    “回来的正好,洗洗手,我们马上开饭。”战常胜从厨房探出脑袋看着他们两个道。

    “是爸爸姐夫。”两人笑着应道,转身进了卫生间。

    战常胜回头看着丁国栋道,“大舅子,那道茶香虾仁,盐已经放够了,一会儿差不多你端下来盛在盘子里好了。我去叫杏儿洗手吃饭。”

    “好嘞妹夫你去吧”丁国栋欣然应道,“这里交给我了。”

    战常胜站在卧室的门口,看着坐在缝纫机前忙活的丁海杏,敲了敲门框道,“孩子妈,该吃饭了。”

    丁海杏抬眼瞥了他一眼道,“马上就好。”说话当中剪短了线头抖开衣服。

    战常胜走过来道,“你这水兵服也太小了吧况且你男人不穿这个的。”

    “这不是给你的做的。”丁海杏看着他轻笑道,“看样子也知道这是给红缨做的,夏天穿。”说着将裤子拿起来道,“看看一套。爸爸海军,闺女是小水兵如何”满脸的笑意。